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三十六章 要出事了
    “你这人,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呢?你又没有证据,怎么说是我拿的?”

    “不对,即使没有证据我的钱也肯定是你拿的。快还钱!”

    见范思辙和陈启明两人,似乎没发现候公公的到来还在谈论什么钱不钱的事。范建也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看向闹着的范思辙。

    范建对范思辙的管教,还是很有用的。只是一声咳嗽,就让范思辙立马安静了下来。没有范思辙和自己闹,陈启明也不好再胡闹。原本想默默地走开,反正今日从范若若和范思辙这弄了不少的银钱。自己又可以,在京都城中玩一圈了。

    可陈启明才刚走动,候公公就发话了。

    “大宗师,慢步,陛下的旨是给您的!”

    “庆帝下旨给我,我记得我现在似乎还不是南庆人吧!怎么说,我也是东夷人。庆帝凭什么,下旨给我?还让我接旨?”

    “哎,大宗师这么说就生分了。虽大宗师是南庆人,但大宗师在南庆已然生活了十多二十年了。已然和南庆接下不可分离的缘分,前些日子,户部侍郎范建范大人的奏疏中。也写道,大宗师为何想求娶那林相私生女,也只是想找个能完全融入南庆的机会。”

    “所以呢,所以庆帝同意让林相私生女嫁给我了?”

    若真是这,那陈启明脑袋就大了。原本陈启明只不过是想耍一耍这庆帝,还有范闲。可庆帝真让林婉儿嫁给自己,那范闲还不得真和自己翻脸啊?

    “大宗师说笑了,陛下既然已经下过旨让林相私生女嫁给范闲,就不会再更改。”

    “那就好,那就好!”

    候公公这么说,不仅让陈启明松了一口气,也让范建松了一口气。范建也怕庆帝,就这么忽然转变心意,让陈启明代替范闲。可现在,候公公的话却似乎是将这事定了下来了。

    “那候公公,今日到范府上是?”

    “老奴按庆帝的意思,来给咱们大宗师一个机会加入南庆。按陛下的意思,既然范大人上奏书,想让大宗师在南庆找一个根。大宗师,和你范府上的关系又如此密切。那这个根,就从范大人府上找吧!我在这,先恭喜范大人了!”

    “候公公这话的意思是?”

    “我去,庆帝是让范建这小子手下老夫?这是什么操作?”

    “哎,大宗师这是说什么呢?既然大宗师曾求娶林相女儿,而范大人作为南庆重臣,家中的女儿似乎也到了适嫁的年岁了。所以,庆帝觉得既然大宗师喜欢留在范府中。那就让范大人的女儿,和大宗师结亲。这样,大宗师也能留在范府中,也能在南庆中有个根!”

    “我去,你是说让我取范建的女儿,范若若?这位公公,你不怕不是在逗我?我多大,庆帝难道不知道么?让我娶范若若,庆帝这操作看不懂啊!”

    一边的范建却是看不清庆帝如此做法,到底是为了什么。让这陈启明去娶若若,陈启明虽然看着年轻,可范建知道陈启明实际上比范若若年岁上大了好多。难不成,范建是为了自己上书说让陈启明替代范闲,恼了庆帝所以庆帝才会这么对自己。

    而自己上书中,作为陈启明代替范闲求娶林相私生女的理由。现在,也都变成了让范若若嫁给陈启明的理由。范建看了一眼懵逼了的范若若,又看了一眼还在站在原地心中不断吐槽庆帝的陈启明。范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当初怎们就答应了陈启明,这个不靠谱的大宗师还有范闲,让陈启明替代范闲成为求娶林相私生女的那个人呢?

    现在闹成这样,要怎么收场呢?

    看着庭院中面色各异的几个人,作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候公公。依旧带着满脸的笑容,对范建说道。

    “范大人,范大人,这是陛下的下的旨。范大人,还不快接旨!”

    说着,候公公就将手中的书卷递给范建。范建接过书卷,缓缓地打开书卷。再一次确认了,书卷上的内容。无奈地向候公公,回礼。

    “范建谢陛下为小女赐婚!望候公公,向陛下传达范建的谢意!”

    “当然,当然,老奴定会向陛下传达范大人的感谢的。”

    说完,候公公便转身离开了。

    等到候公公离开,陈启明才从懵逼的状态中醒过来。

    “公公慢走,此事我陈启明绝不可能答应。请公公.......”

    “别在这里叫了,宫中派来的公公已经走了!”

    另一边的范思辙也才刚刚,从懵逼中惊醒过来。仔细地端倪了陈启明一番,接着指着陈启明。“你说这人,要娶我姐?对了,他还是大宗师,意思我们范府中要有一个大宗师入赘了?”

    而在外面转悠了一圈的范闲,刚刚走入范府就碰到了那个从范府中离去似乎看起来有那么几分熟悉的公公。见到公公,范闲心想宫中来的公公。

    难不成,家中又除了什么事情了么?

    想到这,范闲原本缓慢的脚步加快了几分。走到庭院中,范闲便远远看见那指着陈启明的范思辙。看着这,范闲想莫不是这不着调的陈启明又做出什么事情了?

    走上,便看到楞在桌子边的范若若。

    范闲走上,拍了下范若若,再问道。

    “若若,发生什么事情了?”

    范闲的到来,让原本不知所措的范若若心中更加不知所措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庆帝会让自己嫁给陈启明。这位比自己老了十多岁的陈启明,虽然这陈启明看上去的模样和自己差不多。但这人常常是这般无赖模样,又时常叫范闲大侄子。

    这么一来,陈启明和我们范家的关系到底怎么算啊。

    想着,范思辙这个藏不住话的人。就对刚走入的范闲,说道。

    “范闲,才回来啊!你知道么,庆帝给我们家下旨了。庆帝让姐嫁给陈启明!庆帝让姐,嫁给大宗师了!我有一位大宗师的姐夫了!”

    一边同样坐在桌子边的柳如玉,心中现在除了高兴就只剩高兴了。

    庆帝让范若若嫁给大宗师,那这不是就将这陈启明牢牢地锁在范府中了。这对范府,有百利而无一害啊!柳如玉知道,那叶家为何能在京都中如此霸道。

    就是因为他叶家,也有一位大宗师存在。

    现在范家,看来也即将有一位大宗师了。

    今后出门,范家人走路也得更霸道了。等范闲再娶了林相私生女,啧啧啧,这京都中还有谁能比范家更气派?

    “什么,庆帝让范若若嫁给陈启明?庆帝,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唉,此事说来也怪我。先前你说,让陈启明替代你去林相私生女。我上奏疏给庆帝,可能是因为这事恼了庆帝。现在庆帝,是在报复啊!”

    “不行,这事绝对不行。让若若嫁给陈启明,我范闲绝对不答应。”

    一时间庭院中的几人,各自有着各自的想法。而此事的关键人,陈启明明白庆帝的这个旨意,看起来是让自己留在范府中,实际上庆帝是在逼迫自己走进他的棋局啊!

    一开始陈启明以为有对未来记忆的支撑,所以想同庆帝一般做一个躲在幕后的黑手。

    可庆帝只是一招,让陈启明娶范若若,似乎现在就逼得陈启明不得不走向前台。这一招,庆帝玩的妙啊!只是简单用范建在奏疏中的话,就让陈启明不能插手庆帝对范闲接手内库的规划。

    又让原本就将范若若,视为最亲近的亲人的范闲。极有可能,就这么和陈启明产生嫌隙。

    一旦范闲和陈启明之间产生嫌隙,那么陈启明想借范闲的手完成的事情。也就不可能,借范闲的手去完成了。

    这一招陈启明想解决,就只能自己去宫中找庆帝,范建的话似乎不起什么用。

    陈萍萍现在,也不在监察院中。

    似乎现在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这时候陈启明明白自己想躲在幕后的想法,最后还是只能破碎了。无奈,陈启明明白自己玩阴谋可能还是玩不过庆帝。

    原本陈启明想靠着对未来的推测,让自己走到和庆帝相同的位置上。让庆帝不敢将自己看做他手中的棋子,就这么随意的摆布。

    实话实说陈启明也想靠范闲这个世界的主角,成为自己的棋子,找到叶轻眉留给陈启明的秘密。然后陈启明就这么带着这个秘密,离开南庆找一个地方度过剩下的时光。

    大可以说陈启明是一个大宗师,天下这么大他为什么还怕一个庆帝。确实如此,可那只能隐姓埋名的生活陈启明在岛上过了那么久他过够了。

    可是现在看来,陈启明的想法破灭了。范闲没成为自己的棋子,现在反倒让自己可能成为庆帝的棋子。阴谋上陈启明斗不过庆帝,他就不信武力上他就不能在庆帝的身上撕下一块肉。

    既然庆帝要将自己拉入南庆的这摊水,那我陈启明就随了这庆帝的心意。想着,陈启明也没有再多说话。

    一跃从庭院中离开,身形向皇宫中移动。

    庆帝,你想让本大宗师进你的局,那我陈启明就来试试你庆帝的棋局是不是真能放下我这颗棋子!

    范闲看着陈启明离去,范闲想去追可被范建一把攥住。

    “接下来的事,范闲不是你能管的了!这位大宗师此去,怕是,唉!”

    坐在桌子边的范若若,看着陈启明离去的身影。这人,也不再坐在庭院中。起身向范府外走,范闲对向外走的范若若问。

    “若若,你去哪?”

    “此事,若是因为我而起。那么,只好由若若去终结了!”

    说罢,便离开了庭院。跟在范若若身后的范闲,见范若若离去,也急忙跟在身后。

    “若若,哥陪你去!”

    只是不知何时坐在椅子上的范建,看着皇宫的方向。

    “要出事了。要出事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