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庆余年之陈奇墨 > 四十六章 出手
    一路小跑,范若若从范府跑到监察院门口。再一次来到监察院,范若若没有选择犹豫而是直接进入了那守卫森严的监察院大门。

    边上一位身穿黑衣的监察院中的守卫,还想出手问询。却被身边站着的那个人,阻拦了自己想上前阻拦的意图。

    “不知道这女子是谁,你总知道,那个几乎没人守卫的木质监牢中住着什么人吧?”

    “你说,是那位东夷人?”

    “你看刚刚跑进的女子,跑的方向。”

    视为抬头一看,那那女子去的方向赫然是那木质监牢。

    “你说这女子便是那?”

    “不可说,不可说。”

    一路上没有人阻拦的范若若小跑着,再一次来到了那间木质的监牢前。只是这一次,在监牢中的陈启明的气息很微弱,就如同消失或者死亡了一般。就算范若若推开木质监牢的大门,陈启明也没有对范若若的进入没有丝毫反应。

    见到如此,范若若轻声问了一句。

    “陈启明?”

    但陈启明却没有丝毫动弹,而是依旧坐在原地。

    “难不成?”

    范若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连忙去试探陈启明的鼻息。可范若若的手尖,才触碰到陈启明的鼻息时。陈启明,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找我,什么事?”

    对于陈启明忽然间的发话,范若若明显的被吓到了。震惊中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发什么神经?坐在那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死了。”

    “你没说话,为何我要说话?”

    忽然被陈启明这么问,范若若一时语塞。只好将不知何人,放入她房间中的纸条交给陈启明。

    见眼前的女子递过一张纸条给自己,陈启明接过纸条。看清上面写的字之后,依旧闭着眼对坐在自己对面的范若若发问。

    “范闲今天去赴二皇子的宴席?”

    “嗯。”

    “明白了!”

    陈启明的记忆中依旧存在着那场,范闲进京都遇见的那场引出了之后的一系列事情的刺杀,牛栏街刺杀么?可是,对于这场刺杀,为什么会有人。

    提前将此事,告诉范若若,还让范若若来监察院中找自己。还是两张不一样的纸条,似乎这一次针对范闲的牛栏街。如果自己出手,或许会发生一些自己无法知晓的事情呢!

    可是,陈启明依旧还在纠结,自己到底出不出手。

    “陈启明,你不会知道,哥真的会出事吧?”

    “是,我知道,当你把这张纸条递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哥哥范闲,可能是会有危险的。对了,不仅是可能,也是肯定。”

    “那陈启明,你能去救范闲么?”

    “你为什么认为,我能救范闲。京都中的风云多变,你作为曾经范府中的才女。这点事情,你不是比我更能明白么?”

    “我是明白这个道理,可在京都中。你陈启明是大宗师,除非军队出动。不然,有谁有如此能力对付你。那天在皇宫中,你能一人档千军。京都的街头,若不是调动军队,有谁能挡住你救人?”

    “为什么,你就认为大宗师是无敌的?为什么你认为就没有人会调动军队对付我?”

    当陈启明这么问起范若若的时候,范若若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或许是有人想对付范闲,可为什么对付范闲这件事。要让范若若知晓,然后再让范若若来找陈启明呢?想到这,范若若沉默了。她开始明白了,那想让她来找陈启明去救范闲的人。只不过是,想让陈启明走出监察院。

    然后对陈启明下手,为什么?如果是对付陈启明,所可能用到的方式只可能是一般嗯刺杀么?为什么,不可能是来自军队的围攻呢?

    越是思索,范若若的内心就越是迷茫。她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两张纸条的第一瞬间。便没想那么多,只是拿着纸条就来找陈启明。范若若,明白自己若只是为了救范闲。大可以拿着纸条,去找范建或者京都中的监察院。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选择其他人。第一反应,就是来找陈启明。范若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反应?

    难道只是因为陈启明是不得了的大宗师么?还是说其实,范若若只是找了一个借口来见陈启明。这个答案没有人知道,但现实就是陈启明已然知晓了这件事情。

    知晓了这件事后,陈启明也在想自己该不该走出监察院为救范闲或者说就滕梓荆而出手。若只是一个程巨树,那么陈启明知道自己可以将那人轻松胜下。

    但现在看来,或许自己出手了,走出了监察院的大门。去牛栏街上,救了滕梓荆和范闲后,自己能不能顺利的从牛栏街脱身呢?

    想着陈启明看见了范若若,还握在手中的长剑。他想起自己似乎还欠着范建和范若若一个人情,那就出手吧。

    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陈启明是因为无依无靠,人情冷暖的纠结而无意中来到的这个世界。

    来到这个世界后,陈启明明白自己可又曾何时真正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中来。他始终都对这个世界,带着一种陌生感。一开始,是因为陈奇墨这个存在。他才有那么几分融入,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存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虽然他知道很多的秘密,那又如何?

    或许,在他倒下的瞬间。伴随在他身上秘密,也会随着他的倒下消失于这个世界。

    不过,那看上去似乎也挺不错的。

    “剑,给我。”

    想通了,陈启明便让范若若将她手中的剑给自己。可这时候,范若若却犹豫了。

    她开始纠结,让陈启明去救范闲是否是正确的。可是,在范若若还未纠结出一个答案的时候。

    陈启明就直接从范若若手中,夺过了长剑。长剑拿在陈启明手中,陈启明很罕见的发现陈奇墨没有如同拿起其他剑一般疯魔地跳出来。反而,他似乎觉得陈奇墨对这把剑有着一种依恋和不舍。

    或许,这把剑上抱有陈奇墨最无法割舍的东西吧!

    “范小姐,此去后,我陈启明欠你们范家的便还了。”

    接着,陈启明推开木制的监牢门。走出监察院的监牢,原本看着陈启明手中拿着一把剑。

    守卫监察院中的人,便想对这自己走出监察院的陈启明围攻。可言若海却对,那些抽出武器的侍卫说道。

    “让出路来!”

    不甘心的侍卫,听见言若海这么说。也只好让出一条路来,陈启明持着剑从人群中穿过。

    走到监察院大门口时,陈启明回头对言若海说道。

    “就说陈萍萍怎么可能忘了我,记得替我向陈萍萍问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