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章 地府二冥
    说到地府,大约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个极其神秘,恐慌,而且悲伤的存在。

    不管生前多么富有,或者是位极人臣,死了都要在地府走上一遭。

    要进地府,先上黄泉路,生前行善积德者,可平安度过,若是作恶多端,过那恶狗岭时怕是要魂飞魄散了。

    这里的忘川河,依旧是亿万年如一日的万鬼哭嚎。

    奈何桥上也有很多人在等着自己的有情人,不愿意跨过。

    望乡台上来来往往的鬼魂,或泪湿衣襟,或咬牙切齿,或怒发冲冠,或悲痛欲绝。

    这里和人间没有什么区别,鬼生百态。

    唯一和传说中不一样的,就是这传说中,地府有十二阎罗殿,这里却有十三座。

    而且这第十三座冥府,高耸直上,金碧辉煌,霞光万丈,离老远就能看到这嚣张的建筑,几乎顶破了这地府的天。

    不像是地府的阎罗殿,更像是仙人的仙府。

    走到近处,还能看到往里面走的来来往往的小鬼,无一不是菜着一张脸,时不时门内还能传来鬼哭狼嚎,似是比那地狱还吓人。

    “啊!啊啊!!啊!!!”一小鬼从墙内呈抛物线被扔出,直中彼岸花丛林里,一路上那九曲回肠的尖叫声,让大家无一不驻足。

    有的小鬼一看这情景,立马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窝,心惊肉跳:“那阎王,又怎的发疯了。”

    另一只青色小鬼把自己也团成一团,两只鬼一青,一黑,一起团在一个瓶子里,瑟瑟发抖:“刚才那个老兄真真的是太惨了,掉进那彼岸花里,又要当上几百年的傻子。”

    彼岸花能忘忧,效果极强,说白了,就是……会让人什么都忘记。

    “这算什么,前几天我听说,那厮非要用忘川河水酿酒,结果酿好了,那酒一打开,整个地府的鬼都被熏晕了三天,好多鬼都误了投胎的时辰。阎王发了好大的火。”黑小鬼想着想冲天的臭气就觉得心肝疼。

    “阎王也晕了吗?”青小鬼来的时间还不是太久,很多事都不知道,只是觉得稀奇。

    “阎王倒是没晕,要不然你以为这臭气是咋散的,是被阎王给吞了。”

    “这人我看在地府,经常作弄鬼,搞得鬼生艰难,鬼哭狼嚎,阎王不管吗?”青小鬼还是道行浅,问出了自己心里所想。

    “管啥管,老哥告诉你,以后看到那座府,有多远躲多远,那姑奶奶的恶性,我给你数上八辈子都数不完,阎王算什么,她把月老的红线拿来下面,把观音的玉净瓶,拿来插花,把天蓬元帅给弄进忘川里面去帮她捞一根骨头,还让孟婆用七生泪给她做饭……”

    “折腾折腾鬼算什么?这都是小事……”一群大佬都没人敢说话,他们这些小喽啰有啥好说的。

    “以后时间久了你就知道,别说这地府了,就是这四海八荒,就没人敢惹她。”黑小鬼想想自己艰难的在地府挣扎了这么些年,就替自己鞠了一杯辛酸泪。

    “我的个乖乖,这姑奶奶啥来历啊,咋个不去投胎?”青小鬼觉得这姑奶奶简直上升成了自己的鬼生偶像。

    “投胎?投胎哪个有现在潇洒,她敢去投胎,怕是要被这些小鬼,神仙给报复死……”黑小鬼话语未尽,两个人藏身的瓶子被一只纤纤玉手拿了起来。

    纤纤皓腕,如同上好的白玉,没有一丝瑕疵。

    “嗯?报复什么?”那声音嚣张中带着疑惑,却把两个小鬼,吓得一溜青烟逃出瓶子,边逃边哭:“妈呀,阎王来了……”

    “快逃啊……”

    “快跑啊……”

    冥若星丢了瓶子,素手轻轻碾过,那两个小鬼就停驻在她手心,不管怎么挣扎都没办法再寸进半步。

    “跑什么呢?”

    青小鬼看着面前放大的脸,那怎是一个美字了得,但是在他心里却是比那恶鬼还吓人:“不跑,不跑,仙人有什么差遣……”

    “刚才那小鬼忒生无用,孟婆那厮,把这彼岸花种了一批又一批,也不开花,也不好看,连点香味都不曾有,真是无用的紧,惹人生厌,平白的坏了心情,你们去把它拔光。”冥若星轻飘飘的丢下一个任务。

    顿时让两个小鬼苦巴着脸,仙人,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那孟婆大人也不是好惹的啊。

    他们真的不想变成傻子鬼。

    “嗯?”冥若星轻轻抬声,怎么滴不动?说的不够明白?

    “小的这就去,这就去。”两个小鬼苦着脸走远。

    麻麻,我碰到了变态,麻麻救我。

    冥若星就是看不顺眼那个孟婆,一个长得贼帅的死男人,非要叫孟婆,信不信告你们呦,骗鬼!

    更关键的是,那什么劳什子没用的彼岸花都快长到自己府门口去了。

    她就是鄙视这种花,你说你身为一个花,不开花,不长叶,不香,不好看。

    好意思说自己是花?就没见过这么没用的花。

    冥若星负手轻移,想回府上躺一会,这地府日子实在是无趣的紧。

    身上的轻纱如云似雾,行走之间,如同云絮随风飘动,看上去宛若谪仙。

    突然腰间的玉佩闪了闪红光。

    冥若星眼睛一亮,轻轻挽决,玉佩上显出一行字:“履约时至!”

    冥若星脸上荡漾起笑意,来了!终于可以不用窝在这地府发霉了。

    她骤然化作一缕青烟,再次出现已经在阎王面前,阎王瞥到冥若星此人,就一屁股从凳子上掉下来,苦着脸:“姑奶奶,您怎么又来了?”

    “姑奶奶,小的这阎罗殿真的是经不起您的折腾了,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吧,这地府万一出事了,这人间可是要出大乱子的。”阎王就差给冥若星跪下了。

    “或者您去天庭玩一段时间,我听说玉帝老儿的蟠桃又熟了,还有西王母那里的大鹏又养了一批,您可以去吃了,佛祖那里的金莲子也快到成熟期了……”为了不让冥若星祸害冥府,阎王这是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希望冥若星去祸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