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8章 被赶出城
    下一次棍棒袭来的时候,冥若星一下子被打了个正着,棍子上的铁钉滑过胳膊,鲜血直流……

    冥若星倒在地上,矮个子一看这情景,又是一棒子打上去,这才解了气。骂骂咧咧的往冥若星的方向走过去,看到冥若星已经闭上眼睛没了意识。

    眼睛落到冥若星身边手边的小短剑,矮个子觉得非凡品,拿出去当掉也行,当即起了心思,弯腰准备拿起剑。

    就在此时冥若星突然动了,那双染血的眸子,平静的让人心底发寒,让矮个子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尖蔓延到脊椎,再到头顶。

    整个人都冻僵了,一片空白,没有办法思考。

    冥若星剑尖直指矮个子的心脏,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狠辣果决,一下直中!双手用力,再把剑推进去几分,直到矮个子倒下才松手。

    两具尸体,还有地上蜿蜒的血迹,都没有打破冥若星眼底的任何情绪,司空见惯,不足挂齿。

    冥若星收起小剑,拍拍胸膛,吓死宝宝了。

    心里说着吓死了,面上却是冷漠ing……

    擦掉脸上的血迹,胳膊上随意包扎一下,好像那些伤口都是在别人身上,一点都不疼。

    冥若星一瘸一拐的往两个弟妹那里走去,把人从稻草里面扒拉出来,摸摸,还有呼吸。

    终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热着……

    冥若星把两个孩子巴拉起来,拖着往房间拖。

    “主人,你不会对孩子也要下手吧!”突然一个萌音出现在冥若星的脑海里,出其不意的,冥若星脚步一个踉跄。

    手松了,两个小家伙磕在一起,即便是睡梦中也皱了皱眉。

    冥若星:……

    不是我!

    “不是,你谁呀?”冥若星看看周围明显没人,声音来自自己的脑海。

    “主子,我就是沉睡了几万年,那就把我忘了……我是神剑!”萌音明显的有些不高兴,想当年,它陪着主子征战沙场,杀敌无数,但是它也是需要血液才能存活的,没有血,只能沉睡了,直到刚才才苏醒。

    “哦,没忘。”冥若星面上稳的一批,心里的慌得一批。

    完家伙了,忘了小伙伴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神剑:呵呵,信你有鬼了。

    “主子,你是要把这两个小家伙投喂给我吗?虽然我觉得有点小,但是勉强也行。”神剑刚刚苏醒,现在需要进食。

    “哦。”没什么诚意的冥若星又应了一声。

    神剑等了很久,冥若星也不动手,它不禁有些不满:“主子,我需要进食!”

    “管我什么事?”成熟的神剑应该会自己找吃的。

    神剑:……

    我要这主人何用?

    “再说,之前你几万年没吃,不是也活着?”冥若星表示总有刁民想害朕,竟然怂恿我杀人,宝宝是那种人吗?

    神剑:……

    说的好对,我竟然无言反驳。

    两个小家伙还在晕着,冥若星把自己勉强洗吧干净,衣服是没办法换了,只是用个破衣服在面上再穿一层,让外人勉强看不出端倪。

    刚想把两个孩子弄醒,吃点东西,冥若星也想休息一下,却没想到外面又响起了喧哗声,吵闹声。

    屁股刚挨着凳子的冥若星深吸一口气:……

    扒皮抽筋!

    千刀万剐!

    死不足惜!

    刀山火海!

    十八般刑给阎王轮个遍才行。

    不等冥若星出去,这边就有一人踹开了门,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脸的凶相,一看房间里就三个小娃娃,也没有收敛:“出去,都出去……”

    冥若星认命的把弟妹叫醒,在两个小家伙一脸惊恐中拉上她们的手走到门外,看这些人穿着应该是衙役,这破庙里的所有人都被赶了出来。

    圆圆委屈巴巴的看着冥若星,目光中残留着后怕,惊恐等情绪,甚至不停的扭动手掌,想把自己从冥若星的手里拿出来,他害怕,刚才这个人打他……

    妞妞倒是没害怕,只是明显的饿了,抓到什么都往嘴里塞,衣服,土,甚至是随口抓了一个木条……

    冥若星怕妞妞刺伤嘴巴,把木条拿过来扔掉,她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哇……”

    “哭什么哭?”那衙役抽出腰间的鞭子一鞭打在门上,鞭子破空声,空气炸裂声,还有劲风扫过,在场的很多小孩子都哭了起来。

    冥若星把自己的手指塞进妞妞的嘴里,占住对方的口,妞妞吧嗒吧嗒的吮吸起来,才没有再哭。

    冥若星刚松了一口气,就被神剑讽刺:“主子,你怎么奶孩子起来了?”

    “哦,总比你死了几万年的强。”

    “我那是沉睡!!沉睡!!”神剑抓狂,谁死了?谁死了?

    “哦!死了几万年!”冥若星冷漠脸,怼剑的语气不急不缓。

    神剑:……

    没法交流了。

    “你们这些人全都没有户籍的,县太爷有令,太阳落山之前,全都给我滚出仙塘镇!”衙役粗气沉声,明显是准备现在就要把人往外赶:“现在赶紧走!”

    “官爷,行行好吧,我们都没地方去了,出了镇,那就是个死啊……”一老太太老泪纵横,怀里抱个小家伙,给衙役当场跪下。

    外面土匪纵横,流民到处都是,镇上因为查户籍,所以还算平安,要是出去,他们这些老弱病残是等死啊。

    “你死管老子什么事?”周围的人也都跟着附和出声,一起吵吵闹闹的衙役有些烦躁,一鞭子对着老人便抽了过去,老人及时转身护住孩子,自己却被抽的哀嚎一声倒在地上。

    她怀里的孩子,明显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大人在逗她玩,甚至咯咯笑了两声对着冥若星扬了扬小拳头,那笑容清澈见底。

    冥若星:……

    笑什么笑?小傻子!

    衙役打了一下不解气,同僚都被分到其他地方去了,还能顺便打劫有些东西,就他被分到这破庙里,看看这一个个穷的要命的样子,连点油水都没有,这些贱民还敢对他大呼小叫。

    “打死你们这些贱人,贱玩意……”

    一鞭又一鞭,周围的人四散逃开,那老人只岣嵝在一起,抱着怀里的孩子,孩子却一直冲着冥若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