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2章 痛打落水狗
    冥若星就站在山洞门口,大半边的身子隐没在黑暗里,静静的看着那大大的一团怪物翻篱笆。

    这体型??

    现在这年下,这周围就是独一号了,上午被冥若星揍了的小胖子肖永贵的娘亲宋玉兰。

    原来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冥若星眼睛一转,扫到旁边用来擦脚的毛巾,她用手轻轻捻起来,在宋玉兰翻过篱笆落地的一瞬间,长剑变大,一剑把宋玉兰给拌趴下。

    宋玉兰被甩到在地,撞到旁边的篱笆,胳膊顿时破了皮,赶紧捂住差点痛呼出声的嘴巴。

    但是下一刻,一个带着味道的布就被塞进了自己的嘴巴,在自己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武器就如雨点一般的落在了身上。

    让她没有丝毫的反击机会。

    “呜呜……”

    “wangbadan……”宋玉兰怒火中烧,身上的疼痛加速她的怒气。

    这一家贱人,竟然敢这么对她。竟然敢打她!!打了她儿子还打她!

    宋玉兰的眸子里闪着阴毒的光芒,她一定要杀他们全家,让她们尝尝敢的得罪自己的滋味!

    砰……

    冥若星就这么痛打落水狗,每次在宋玉兰想反击,或者想逃走的时候,就下更狠的手。

    神剑原以为可以惩奸除恶了,却没想到冥若星竟然把他当成棍子使。

    “主子,杀了他!”神剑蛊惑冥若星。

    冥若星冷漠脸:日常怂恿我杀人的垃圾神剑。

    神剑不高兴,瞬间没了动作,冥若星再次提神剑的一下没提起来。

    就这么一瞬间的漏洞,让宋玉兰抓到了,连滚带爬的爬出了篱笆。

    回头望了一眼,一个小身影就那么直立在篱笆下静静的看着她,月光在她的眼尾反射过红光,吓的宋玉兰鞋都来不及捡,落荒而逃。

    冥若星看着宋玉兰跑了也没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把自己扎在土里的神剑。

    气息沉静,万籁俱寂,谁也没有说话,但是神剑就是莫莫名的开始怂了:“主子……我……”

    “我……我就是太饿了……”神剑有些委屈,想当年它陪着主子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纵横六界,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冥若星弹了弹有些脏的衣袖,低眸掩起两分不甚明显的狂,声音清冷中带着平稳:“巫溪,我希望你记得,我是主子!”

    杀不杀人,事情怎么做,怎么解决,怎么做,都由她说了算。

    “你天性喜杀戮,本身是魔剑,若是觉得在我这里委屈了,随时即可离去。”

    冥若星需要的是一把武器,不是一把主宰自己的武器。

    巫溪更加委屈了,但是也知道自己是犯戒了,这只是小打小闹让人跑了,但是如果这是战场,那自己一瞬间的抵制可能让冥若星死亡。

    “对不起,主子,我知道错了……”

    “以后不会了,你别赶我走……”

    “我来此是为了三千年前的约定,这是我欠稞影的,我们两个欠稞影的,所以你莫要胡闹。”冥若星慢慢的转身回到山洞,没有管在院中的神剑。

    只是那远去的身影,犹如破开了万千星河,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天地间只此一人,风姿卓越。

    神剑沉默在原地,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稞影……”

    似是那年,一席白衣胜雪,那少年转身眉眼如画……

    **

    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显得神秘而安静。

    往里走,正厅站了一位身着白衣道袍的男子,只见他腰间系着一根墨黑色潘璃束带,长若流水的黑发均匀的洒在肩上,还有一双似乎能看透世间一切的睿智眸子。

    他微微开口,那声音犹如高山泉水般高雅动听:“来了。”

    “主子!!可是真的?”地面的黑衣人听到这句话,瞬间激动的无以加复。

    “西南方……”修长的手指在拂尘上轻点,男子微微皱眉:“具体方位我掐算不出来,有人故意遮挡了。”

    “我们去找,我们立马派人去找……”黑衣男子起身就准备出去。

    “且慢,这玉佩你拿着,若是我们要找的人接触了,就会变红。”

    “是!”黑衣男子躬身接过。

    “你要万事小心,且不可暴露了真人的身份,如若有任何需要随时传信回来。”白衣男子眉宇间的清愁让人不禁的心疼。

    “是!属下不在,主子万事小心,定要小心那些子小人……”

    “你且去吧。”

    …………

    另一边的沙漠纷飞的地方,一人正衣衫褴褛拄着拐杖,看着天上的星光笑的肆意。

    疯狂的声音响彻整个沙漠:“来了……哈哈哈哈……来了…………”

    “乌拉那拉氏,乌拉那拉全族!!!!报应来了,报应来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

    而这一切的风云涌动,冥若星都不知道,她现在正眯着眼睛等老娘给自己穿了衣服,外面的天色还有些黑:“团团醒醒,起来吃点东西,等下陪你爹一起去镇上。”

    “要不然就别让团团起了吧,这么早,让她多睡一会,我自己一个人也行的。”冥大柱摸摸自己脑袋,就是去镇上卖个豆芽,为什么每次都让闺女跟着。

    “醒了!”冥若星睁开眼睛,清澈见底,不见一丝的迷茫和困顿,她并不是没睡醒只是有人宠着,有点像犯懒。

    冥大柱还在傻傻的笑,冥若星有些不忍直视自己的老爹,还真的以为是就卖卖豆芽,要不是每次都有自己跟着,这么多次,这么让人眼红的生意,冥大柱以为他是怎么做到现在的。

    冥若星背地里不知道处理了多少人。

    “爹,我也要去。”冥若辰也从床上爬起来,自己用小手给自己穿好衣服,像是个小大人,不需要别人帮忙的。

    冥若星看着冥若辰的小脸,手指蠢蠢欲动,终于还是攀爬上去捏了好几下,冥若辰无可奈何的任由自己老姐蹂躏。

    等到冥若星揉够了,才摸摸自己有些发红的小脸蛋:“姐,让阿离多睡一会吧,我们回来给她带好吃的。”

    “嗯。”冥若星掐了掐自己的脸,完全没有冥若辰脸上的那种手感。

    麻麻,你给我生错了脸,要不然我就可以自己摸自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