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4章 宝命救场
    “不知官人名号……”冥大柱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陈明!我兄长是县太爷陈广!”汉子说话的时候鼻孔朝天,眼中都是蔑视,一点也不把人放在眼里。

    “这一片都归我管,你在我的地盘上买东西,竟然不交公费!!!”

    汉子说着说着就准备给冥大柱一点颜色看看,刀越拍越响,冥大柱的大半张脸都红了,甚至牙齿都有些松动有些血丝,落在嘴里有这咸。

    “你们给我打!!!让他们都看看不守规矩的下场!”

    “我再说一遍!这是我陈明的地地盘,只要在这卖东西就要交银子!每人一两!”

    “大宝,你去收钱!”

    陈明身后的人嗷嗷着上去,准备给冥大柱来个毕生难忘的教训,还有一部分人去了旁边一家一家的准备手保护费,有一些见事不对的人就已经开始跑了。

    而那些打手又去追,摊子,菜叶,什么乱七八糟的落的整个街道都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刚才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冥若星手中的冷芒乍现,脱开冥大柱的钳制,对着那些压制冥大柱的人就冲了过去。

    一个小矮子拖着一把比自己还高的长剑,本来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但是在场的任谁也笑不出来。

    冥若星还是有所顾忌的,在众目睽睽下没有杀人,但是她的每一剑都锋利无比,重若千钧。

    被她打到的人,就觉得胸腹,或者背部遭受了重击,轻则骨折,重则腹腔感觉都移了位。

    “啊!!!”

    “疼死了,特娘的……”

    “这小孩哪来的?”

    “你们这群怂包,给我上,杀死她们!!!谁敢跑我让我哥杀他全家!”陈明的脸上有些狰狞。

    这哪里是一个小孩子,明明是一个大杀神。

    冥若星一路杀过去,两边躺下的全是打手,她就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王者,一步一步踩着血迹前进。

    按住冥大柱的最后一个打手,看着这场景紧张的不行,说话都结结巴巴:“你……你别过来……”

    冥若星又往前走了一步,凭什么听你的?

    对方一个手抖,刀刃在冥大柱的胳膊上划了一个口,红色顿时蔓延了出来。

    冥若星的眸子瞬间低沉下来,风暴在积聚,却不想,那打手扔下刀,噗通一下跪下:“姑奶奶,我不是故意的……”

    冥大柱赶紧走上前抱起冥若星,用手遮住对方有些泛红的眸子,有些担心:“好了,团团,好了,没事了……”

    “爹没事,爹没事,别生气,平静一下……”

    冥大柱把刚才卖东西的银子都从身上掏出来,递给陈明:“官人,这是今天所有的进项,孝敬官人,官人……”

    陈明看着满地的躺尸,简直睚眦欲裂:“你们是哪里的人!!!!伤了我这么多属下,简直找死!”

    陈明一巴掌打掉冥大柱手里的银钱,抽出腰间的大刀就对着冥大柱砍了过去,怒火滔天。

    但是下一刻,钲!!!

    一阵刺耳的刀剑相交的声音,冥若星跳下冥大柱的怀抱,整个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她随手一挥,神剑就将陈明的大刀砍断成了两截。

    陈明看着赤红着眸子往自己走来的小孩子,冰冷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那双赤红色的眸子里却充满着暴虐,杀戮,戾气,让人望而生畏。

    几乎是一眼,陈明的脑袋一片空白,好像陷入了一个尸山血海的世界,阴暗在心底滋生,让他没办法意动半步。

    “这世界这么糟糕,活着干什么……”

    “死了算了,拿起刀啊,杀掉全部人,让世界为你陪葬……”

    心底蛊惑的声音越来越大,陈明拿着剩下的半截刀……

    “团团,团团……”

    “姐~~”冥若辰看到这情景,一把上前捂住冥若星的眼睛,陈宝命跟在身后赶紧按住陈明要动的刀子,一把将对方打晕。

    冥若星手中的寒芒消失不见,她闭了闭眼睛,平息了一下,才扯下冥若辰的手,声音微微有些哑:“回家。”

    冥若辰看着姐姐眼中的红色有些淡了才放下心来:“宝命哥,你把这人带走,怎么说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你们赶紧回去吧。”陈宝命扛着死猪一样的陈明回答冥若辰。

    “姐姐,我们去买一些布吧,回去给阿离做漂亮的衣服。”冥若辰拉着冥若星的手,语气轻快的在对方耳边念叨念叨,丝毫不提刚才的事情。

    “还买一些麦芽糖,上次买的糖阿离都吃完了。”冥大柱呵呵一笑,有些憨厚,在另一边护着冥若星。

    “糖葫芦……”冥若星一指前面背着草人走的大爷,这东西冥若离爱吃。

    “买!!我去买,买4个,你们兄妹几人一人一个,再给你娘也买一个。”冥大柱开始掏钱。

    “老伯,四个糖葫芦。”

    冥若星抿了抿唇开口:“五个!”

    “爹不要……”

    “好。五个五个~”冥大柱好笑的妥协。

    老伯也笑的开心:“一个糖葫芦也值不了几个钱,你这孩子们孝顺啊。”

    冥大柱把银钱放在老伯的手里:“那是,孝顺,可孝顺了。”语气中带着遮掩着不住的自豪感。

    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冥若星眼中的红色彻底淡去,心底的烦躁感也在逐渐减轻,冥若星盯着手中的糖葫芦有些出神。

    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自己身体里好像有点什么,导致她有时候难以控制自己的暴虐……

    “主子……”神剑也有些担心。

    “嗯。”

    没事,不方,小事!

    让她知道是哪个狗东西捣鬼,她一定剁了对方。

    神剑准备好的安慰卡在嘴里:我的主子总是脑回路清奇,怎么破?

    冥若星:跟别人是一样货色,怎么当你主人?

    神剑:……

    呸,不要脸!

    “阿姐,你看这个颜色好看吗?”冥若辰手里拿着一块大红色的布料,在冥若星的身上比划。

    “嗯。”红色,不讨厌。

    “爹,买这个吧,给娘,小妹,大姐都做一身,这个颜色好看。”冥若辰拿着料子给冥大柱看。

    “行!红色喜庆!!”

    冥大柱让掌柜给量尺寸,另一边的冥若星却突然看着一个人腰间的东西出了神。

    “阿姐,你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