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5章 家里出事
    冥若星指了指在柜台后的一对男女,男的个子不高,却肥的要命。

    手上戴着大金戒指,和大金链子,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他面前还站了一个清瘦的女人,这女人眉眼上挑,姿色清秀,即便是发怒中也带着些惑人。

    她使劲的揪住男子的耳朵,不给对方留一点的面子,口中还在骂着什么。

    男子却一直讨饶,拱手,丝毫不敢反抗,脸上还带着猥琐的讨好笑意。

    “他腰间的东西,好像在哪里见过。”冥若辰看着男子腰间的那半块玉,感觉很是熟悉。

    “宋玉兰!”冥若星淡淡出声。

    宋玉兰就是那天半夜摸去他们家的那女人,她儿子肖永贵就是想抢他们兔子的那个胖男孩。

    “宋大娘和这男子怎么会有一对玉佩,不过确实这男人和宋大娘他们更像是一家人。”这体型,这容貌,可不是三个胖墩更像是一家三口。

    冥若辰没在意,随口一说,冥若星却看着这男人眼中深思一闪而过。

    “你觉得他们没关系?”宋玉兰一直说自己丈夫跑商去了,所以平时都是孤儿寡母在生活。

    冥若辰倒是被问愣住了:“他们一个没有户籍的流民,一个这么大的东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这几个人能扯上什么关系?”

    冥若星没有再接话了,结了账,几个人就一起返家。

    **

    但是一到家,冥若星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原本整齐有规律的篱笆也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东歪西倒的倒在一起。

    而山洞里空无一人,那些用来做豆芽的东西,全都乱七八糟的被扔在地上,一些准备要收割的豆芽,都被收割走了,还有家里一些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

    冥大柱慌了手脚:“这……这怎么回事,秋娘和妞妞呢……”

    冥若辰眼睛在四周扫视希望能发现一些线索,不过小小年纪已经懂得要冷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宋玉兰!”冥若星嘴唇微抿,烛光在脸上打下一圈的阴影。

    “阿姐是说,这是宋玉兰做的?”

    冥若星转身往门外走,隔壁却传来罗大娘的声音:“是大柱回来了吗?”

    “哎。大娘,是我……”冥大柱赶紧应声:“秋娘她们都没在家,这家里是怎么了……”

    “秋娘再我这,你们快过来看看吧。”罗大娘大嗓门也传了过来,听到是冥大柱他们她也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况可是把她也吓了一大跳,看着这边又有了动静,罗大娘几乎吓的心尖都提了起来。

    直到听到像是冥大柱的声音,她才敢开口喊人。

    “大娘,我娘她们……”冥若辰眼底的焦急几乎溢出了眼眶。

    罗大娘的眼眶泛红,看着冥大柱使劲锤了两下:“你可算是回来了,以后可别把秋娘他们单独放在家里了……”

    一进去就看到床上的秋娘,还有妞妞,一大一小,都躺在床上,面色泛白。

    “娘!!”

    “秋娘!”

    冥若星虽然没有喊出声,但是也跟着急走两步到床前。

    “我请了村头的马老头来看了看,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外伤还受了惊吓,但是我看着也不太对,她俩怎么都喊不醒,这面色也越来越白,不行你们就带着去镇上吧。”罗大娘搓搓手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冥若星挤到床前,手轻轻的捻在秋娘的脉搏上,手腕有些冰凉,仔细看面色都还有些泛青,身上的衣服也不一样,明显也是换过的。

    “大娘,我娘和妹妹可是落水了?”冥若星身上的冷意几乎都遮掩不住。

    “可不是啊,那天杀的宋玉兰,那贱人!!!”罗大娘想起刚才的事情气的浑身发抖,眼睛里也积蓄一些水意,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

    如果仔细的看,罗大娘的手腕上也有一些淤青,家里虽然没有冥若星家里那么乱,但是也有被打乱过的痕迹,一旁的陈小红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恐未褪去。

    冥大柱却只顾着喊富若秋:“秋娘,秋娘。你醒醒啊,你没事吧……”

    “妞妞……”

    “这不行。一直不醒,这我得去镇上请大夫,秋娘你们等着我啊,等着我……”

    “秋娘,你们不能抛下我和孩子们啊,还有团团圆圆呢。”

    冥大柱看着秋娘拿气若游丝的样子,眼泪都急出来了……现在发生什么都不重要,只有性命才重要。

    冥若星把脖子上的金锁扯下来,递到冥大柱手里:“爹去镇上请最好的大夫,快去快回。”

    “哎。哎……我马上去,秋娘,你等我……”

    冥若辰即便是再冷静,也还是个小孩子,看着大人这动作以为秋娘快不行了,顿时也哭了起来:“娘!!”

    “阿离,阿离,你们醒醒啊。”

    “娘……娘~~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快点起来啊……”

    罗大娘深吸一口气抱住冥若辰,她现在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怎么样了,她也不是大夫,但是秋娘这么久没醒,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没事了,好孩子,你娘会没事的。”

    冥若星低垂着眉眼,她也不会岐黄之术,没有学过这个,但是……

    冥若星手中寒芒一闪,鲜红的血液流出,她掰开富若秋的嘴,血液顺着嘴角流进富若秋的喉咙,尽管是没有吞咽的动作的,但是也没被呛着。

    手上的伤口哗啦啦的淌血,但是冥若星的面上却没有一丝的表情,就像是没有痛觉,割的不是自己的手。

    罗大娘被冥若星吓了一跳,看到冥若星给富若秋喂血,顿时上前赶紧拉开冥若星:“团团,你干什么?”

    “你这是干什么呢?快点下来!!不要胡闹!”

    罗大娘被冥若星的举动给惊了一下,但是转而想,又觉得欣慰,不管这方法是谁告诉冥若星的,还是自己的想的,她都是在不怕疼的救自己的母亲。

    但是罗大娘拉了几下,冥若星却都稳若磐石,丝毫都不曾晃动,血液准确的留到富若秋的嘴里,对方脸色开始变得红润一些。

    但是这事情没办法解释,冥若星干脆闭口不言就让他们觉得是小孩子胡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