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6章 勾魂使者
    冥若辰也是急的不行:“阿姐,你别割自己,多疼啊,我来。”

    “是不是这样可以救娘啊,我可以的……”

    “我是男子汉不怕疼,阿姐……”

    冥若辰说着就拿桌子上的剪刀去了,冥若星头疼的拔掉头上的竹钗,用以劲道对着冥若辰打过去。

    啪!!

    剪刀掉在地上。

    罗大娘也回过神,赶紧上前按住冥若辰,一个发疯也就算了,难道还能两个人一起疯?

    “阿姐,我真的可以的,我不要阿姐受伤……”

    “阿姐会疼,我也有血,可以给娘和阿离喝的……”

    冥若辰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闭嘴!”

    “你的血没用!”冥若星看着差不多了,就换了妞妞接着喂,只是一下子动作大了,头有些发晕。

    这小孩子身躯到底是太弱了,不管软件再强,硬件不行,那也是白搭。

    看着两个人的呼吸都均匀了一些,有些飘忽的魂魄也安定了下来,冥若星这才起身。

    神剑:主子,你手上血迹,给我舔舔……

    冥若星手一顿:脸呢?

    神剑:主人想必是没少搜刮好东西吧,这血液的味道我已经快忍不住了。

    冥若星把伤口按在剑柄上:悠着点,这幅身躯,你喝两口就死了。

    神剑:……

    冥若星:你不想没主人吧。

    神剑:……

    我想!

    冥若辰看着冥若星下床了,才赶紧山前去查看冥若星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神剑:……

    我太特码难了,还没喝呢。

    “阿姐,你疼不疼啊……”

    “对不起,阿姐都是我没用……”

    冥若星摇摇头:“不疼。”

    小傻子。

    能救他们才用我的血的,不然你以为他们是神剑啊,以血为生的?

    神剑:……

    管我什么事?

    躺着也中枪?

    但是下一刻门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身着白色衣袍,带着白色高帽的男人,其面色惨白,不似常人,帽上着:“一见生财”四个字。

    冥若星看到这人已出现,眸子就猛地一眯。

    这人却看到冥若星的一瞬间,活像是见了鬼一般的,掉头就跑。

    冥若星却突然裂开嘴,她笑不出来,就显的表情怪异又可怕,不是以前的那种勾唇,抿唇,而且咧开了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森森的白牙齿甚至泛着幽光,让人感觉到冷意。

    冥若辰还没看到过自己阿姐这样的笑容,顿时愣住了:“阿姐……”

    “谢必安!!!!”冥若星的声音带着无边的冷意,明明是笑的表情,谢必安却感觉到了那滔天的怒意。

    “阿姐,你怎了?谁是谢必安?”冥若离顺着冥若星的目光望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罗大娘也被冥若星的一系列动作,弄得浑身起起鸡皮疙瘩。

    都说7岁以下的小孩子能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团团这丫头不会是……

    这白衣高帽子的男子,被这三个字钉在原地,面上带着未散的惊恐,却再也不敢跑一步。

    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头结结实实的磕下去:“小的白无常谢必安,见过仙人!”

    冥若星眼神示意了一下周围的人,谢必安秒懂的挥了挥袖子,罗大娘几人就好像是沉浸在了一个什么幻境里面,目光明显都不是看着冥若星了。

    冥若星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向谢必安,那小小的脚步声却在谢必安的耳边无限的放大,就像是踩在他的心尖上!

    噗通!噗通!

    他的魂体都有些溃散了,显得有些恍惚。

    谢必安赶紧再地上叩头:“仙人饶命,仙人饶命!!”

    冥若星声音平静而讽刺:“阎王真是本事了,胆敢阴我!”

    其实冥若星并没有讨厌现在这个家庭,出生在这里,享受了父母的宠爱,还有弟妹虽然烦人,但是也很贴心,甚至让冥若星感觉到了温暖。

    但是这并不代表阎王这一招耍黑,冥若星就要咽下这口气。

    谢必安忍住魂体离窍的风险,手在地上攥成拳头,努力的压抑魂体,浑身因为疼痛都有些颤抖:“仙人莫气,小的只是勾魂的,小的也不知道啊。”

    “你若是知道,你这会还有魂命在?”冥若星嗤笑一声。

    “是是是!多谢仙人饶命。”

    “我且问你,可还有其他人在我身上动了手脚?”冥若星想着身体里面那股子,愤怒狂躁,又嗜血的感觉,这必然是有原因的。

    谢必安却一听冥若星这话,顿时匍匐在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

    怎么这么难:“小的。小的不敢说……”

    “说!”冥若星长剑出鞘直指谢必安的咽喉。

    一定要知道是哪个狗东西搞我。

    “月老剪了您的红线,观音收回了您的喜怒哀乐,阎王改了您的身世……”谢必安看着冥若星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渐渐的消了音。

    “没了?”原来这些狗东西一个都没落下。

    “没……没了,小的就知道这么多?”

    “天宫那个狗东西呢?”冥若星不信那个小心眼的东西,能放过自己。

    “大帝,大帝就派人念了唐夏国接下来的几年进展。”谢必安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可能要英年早逝了,以后地府可能就没有白无常了。

    黑无常,你要记得我啊,好兄弟。

    再见了。

    谢必安视死如归的说出声:“唐夏,大旱三年,大涝三年,瘟疫三年,内乱三年……”

    砰!!!!!

    “啊啊啊啊啊啊!!!!”谢必安的身体猛地飞起,高速旋转,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要飞去哪,现在在哪。

    一道蕴含着怒气的清晰女声响在耳边:“我家人的命!我保!阎王要收魂,让他亲自来!”

    “唐夏的命我也保!唐夏王朝的每一个子民我都保!”

    “唐夏的命运,只有我冥若星说了算!”

    冥若星的眸子直直的望天,如利剑直入云霄!

    唐夏与她,共存亡!

    什么她都不怕!任你什么手段只管来!她绝不会让唐夏在她手里亡!

    天宫某处,大帝正端坐在主位上,看着镜中的冥若星冰冷的小脸上一脸的坚毅,那眸子里的坚定,让人心惊。

    大帝移开目光轻笑一声,和旁边的王母轻轻的碰了碰酒杯:“这丫头,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知天高地厚,天命是能随便改的吗?”

    “是啊,这……”

    两人的目光落在响起声音的镜子上,咔嚓嚓的碎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