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7章 大夫的要求
    啪!!!

    镜面爆炸,四溅的碎片,让两个人猛地退后一步,用长袖遮脸。

    最后的镜像定格在冥若星那坚毅的眼神。

    哪怕就一个眼神也能让人读懂她的决心,唐夏!她冥若星说了算!

    玉帝看着一地的碎渣,天地的第一把昆仑镜,就这么没了!

    玉帝气的在大殿中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步,然后脸红脖子粗的怒吼道:“欺人太甚!!!”

    “她冥若星,简直是欺吾太甚!!!”

    玉帝从袖中拿出一个本本,右手执笔,翻开其中一页,上书:唐夏。

    玉帝看了几眼,准备再添一些字迹上去,却发现怎么都写不上去,写完字迹就缓缓消失了。

    玉帝傻眼了:“这怎么回事?”

    王母摇摇头:“我一直在想这冥若星到底是什么人,这来历怕是也太大了点,不若,我们还是不要与她为敌了。”

    玉帝看着那一页纸,不单单没有写上字迹,甚至竟然缓缓的从他的天薄里面开始消失。

    所有关于唐夏的记事,都在缓缓的消失。

    玉帝气的砸了笔!

    这天薄是他掌管六界的重要法器,上书着六界的所有生灵,或者人,事,物的命运。

    但是现在唐夏却硬生生的消失在天薄之中了,这明显的,以后不属于他管了,超脱六界之外了。

    玉帝越想越不甘心,当年不就是杀了冥若星一条狗,就被她硬生生欺辱了这么多年。

    难道她投胎了也要受她的压制!这么些年,这天帝当的太过于憋屈。

    玉帝越想越难受,闭上眼睛双手开始起势,一个个繁复的手印在手上成型。

    巨大的法印开始在上面结阵,随着法印越发的完善,玉帝的面色竟然稍微有些苍白。

    王母瞪大双眼看着这一切,不敢置信的说道:“你疯了!!!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快些停下,你这样是触犯天条的!!!”

    “停下……”

    **

    床上秋娘的面色好了很多,旁边的白胡子大夫正拿着毛笔在纸上游龙走凤,字体利落大气,看上去就凝神静气,冥若星总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大夫的字。

    “这天气虽然不是冬天,但是水下寒气也不容小觑,寒气入体,邪风入骨,而且时间又久,肺部也有一些积水,这命是救回来了,这人怕是也要虚弱很久了。”老大夫摸摸下巴的胡子说道。

    “以后你们可得仔细的养着些,越是冬天越要注意保暖。”

    冥大柱看着床上的妻子和女儿,心中痛惜不已:“知道了,大夫……”

    “爷爷,就真的没办法治好吗?我妹妹还这么小。”冥若辰这会已经没哭了,反而心中燃烧着无比旺盛的怒意。

    “能治好是能治好,但是你们怕是也没银子治。这也算是富贵病了,花的不是一星半点。”大夫眼睛看看这山洞摇了摇头。

    可惜了,这娘俩,一个还年轻,一个还年幼,却要病恹恹一辈子。

    “你能治好吗?”冥若星看着大夫直指中心:“我们给银子,爷爷能治好吗?”

    老大夫司庸看了一眼这个冷静的小女孩,眸子里带着几分冷漠和轻狂,但是说话又分明很有礼貌:“这天下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你要多少银子。”只要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

    “呵,小丫头片子,口气还不小,我告诉你,就你娘和你妹妹这病,这整个天下,除了我就没人能治!”

    “你要多少银子。”冥若星再次重复了一遍,神情很认真。

    “对啊,大夫,你要多少银子,我们都给,只要能治好我婆娘孩子……”冥大柱也低头哀求道。

    司庸气结,虽然这话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越琢磨就像是在被银子侮辱。

    “一千两!”司庸随口说了他们不可能拿出来的数字,其实司庸觉得不管自己说什么,这些住在这山洞的流民都不可能拿得出来的。

    冥若星看向冥大柱:“爹爹,刚才给你的金锁呢?”

    “在这呢,在这呢。”

    这时候本应该是冥大柱主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冥若星的气场太强了,所有人在无意识的时候,都开始听从冥若星的吩咐。

    冥若星又把冥若辰脖子上的金锁也扯下来,还有冥若离的,这三个金锁还是孟婆给的,这东西应该是孟婆送来应急的,冥若星看过了,就是黄白之物,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的特别之处。

    冥若星把三个金锁放在司庸面前:“这里至少有50两的金子,甚至不止,就按照50两算,你先给我娘和妹妹开药,剩下的我三天之内交给你。”

    司庸没想到这个破落户还真的有这么多金子,一千两银子,折合金子就是一百两,16两金子是一斤,一百两就是六斤多一些,这三个金锁都是实心的,一个有一斤,已经不止了。

    但是他已经发过誓了,不再用回春谷的绝学,可是这母女的病,除了回春谷的绝学,其它的根本治不好。

    司庸开始后悔自己答应的那么快了。

    “说好了一千两,一个子都不能少!”

    罗大娘见势上前:“你这个大夫,你别太过分了,我们又不是不给,而且谁诊金要这么多啊,你就是在坑人。”

    冥若星拉住罗大娘,手从袖中伸出,一股子极其锋利的气势扑面而来。

    “你……你要干什么?”司庸被剑尖一指,吓得退后一步。

    剑锋的劲气扫过司庸的头发,其中一缕断发就轻飘飘的飘落到地上:“你……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动刀子就能吓到我!”

    “我说了,一千两,就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这世上除了我,没人能治好他们了。”

    司庸被剑的锋利程度吓了一跳,拍着胸膛呼哧呼哧的大喊,不知道是装腔作势,还是喊出自己的害怕情绪。

    冥若星把剑猛地拍到司庸的药箱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司庸的心被吓得猛一跳:“你……”

    “我拿这把剑抵给你,这剑别说一千两,一万两也不止,价值连城!”

    “三天后,我拿50两金子,去赎剑,若我不曾去那剑就归你了。”

    冥若星松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