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18章 事情的始末
    司庸眼睛一亮,他怎么说也算江湖中人,虽然武艺不行,但是也不妨碍他看出来,这是一把绝世好剑。

    这家人也是够神秘的,一个流民住着破烂的山洞,却又拿得出金子,又拿得出宝剑……

    “团团,这剑……”冥大柱想阻拦,这东西是孟婆给的,是神仙,和闺女有缘,如果卖了,等下万一对闺女有啥影响呢?

    她不想治好了小的,大的再出事了。

    “无事,三天后我自会赎回。”

    “你说的可是真的?”司庸说道。

    “是!”

    “你别以为一把剑就能收买我……”司庸昂着头。

    冥若星微微勾唇,一个表情再她脸上做出来,却更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的动作。

    没有丝毫的笑意,手指从剑上拂过:“治不治??”

    语调平缓,但是司庸却从中听到了杀气,凶气!脖子凉凉的。

    “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那我就给你治吧,治……”

    司庸瞬间改口,识时务者为俊杰。

    况且师祖说过,想那么多干什么,没事多想银子,肤浅又快乐,不好吗?

    所以什么鬼约定都见鬼去吧,阻挡他赚钱的都是魔鬼。

    “开药!”冥若星转身,神剑却一把掉在了地上。

    大家一愣,看着司庸,司庸也一脸懵逼:“我没动……”

    冥若星:做什么?

    神剑:我就值50两金子??

    不活了!

    太廉价了!

    冥若星:我说千金难求,你耳朵聋了?

    神剑:那也掩盖不了,你拿我抵了50两的事实。

    冥若星:主子有难,你不应该挺身而出?

    神剑:你现在拿我对着他脖子,你看他敢不敢不答应!

    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用银子?

    冥若星:我乐意。

    神剑: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冥若星:哦。

    好走不送。

    神剑:你!!!!

    无情!

    冥若星冷漠脸:3天就回来了,你非搞得像是生离死别?买卖人口?

    神剑:我走了就不回来了。

    冥若星:晚些我拿一千两去赎你。

    神剑委屈巴巴:这还差不多。

    冥若星:……

    我的神剑永远这么奇葩。关注点与众不同。

    **

    等到送走了大夫,冥大柱去镇上和大夫一起去取药,冥若辰回家去收拾乱七八糟的家,冥若星就在罗大娘家里看着两个病患。

    “星姐……”陈小红恹恹的跑到冥若星的身边,说话声音很小,细看还能看到她还在微微发抖。

    罗大娘出去做饭了,冥若星看着这林黛玉一样的小妹妹:“嗯?”

    “星姐,我怕……”陈小红跟冥若星差不多大,自小身体就不好,不能跑也不能跳,好像说是从娘胎里带出来先天体弱。

    刚才大人都在忙忙碌碌的,一时忽略了这孩子,所以陈小红的情绪一直都没平复下来。

    小脸还有些泛着青色,慢慢的往冥若星的怀里挤,想要一点温暖。

    冥若星的眸子又黑又冷,语调慢慢的,说起话来字正腔圆,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不怕……”

    “她们好凶……她们打秋大娘,还有阿离妹妹,还有我娘……”

    陈小红伏在冥若星的肩膀上开始轻轻抽泣,冥若星的身子僵了一下,才轻轻环住陈小红,抚摸她的后背。

    “慢慢说……”

    “谁打了她们?”

    “宋大娘!宋大娘带了好几个人来。”

    “呜呜……秋大娘正在屋里,她们就砸房子……砸东西,还让秋大娘交豆芽,把阿离妹妹的糖弄掉了。”

    “还……还有把阿离妹妹扔河里……妹妹哭了,秋大娘也要下水,她们不让,还让秋大娘看着阿离妹妹,头……头都不见了。”

    “然后我娘跳下去了。”

    “她们打我娘,又……又打秋大娘,阿离妹妹就死了……”

    “啊,呜呜……阿离妹妹就不会说话了。”

    “打秋大娘,打我娘,用棍子……我娘说好疼啊……”

    陈小红抽抽噎噎的说的语无伦次,乱七八糟的,但是冥若星大体是听懂了,趁着男人没在家,宋玉兰带了一堆人来把家砸了,肯定砸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冲突,动了冥若离的吃食。

    然后一群大人就把冥若离给扔到了河里,秋娘想去救,结果那些人还不让,眼看着冥若离沉了底。

    罗大娘才跳下去救人,结果因为这个救人,就导致了罗大娘也被打。

    冥若星看着秋娘身上那些血痕,身侧的手慢慢的收紧。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宋玉兰的儿子,肖永贵,仗着年纪大,又有力气,一天到晚没少惹是生非,偷鸡摸狗,这一片的小孩子,哪个不受他们欺负。

    就算是那天抢他们兔子没抢着,冥若星打了两下,也不过是皮外伤,她们却这样打上门简直是想让秋娘和冥若离死!

    真是恶毒至极!

    冥若星眼尾的红色渐渐的加深,其实没谁能比她更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强者为王,弱者只能被欺负。

    但是如果谁要真的给她讲这个规则的话,那就要接下来做好被欺负的准备了。

    宋玉兰!

    肖永贵!

    呵,在她冥若星的眼里,没有女人,孩子,男人之分,只有敌人和自己人和陌生人的区别。

    “不怕了,过去了。”冥若星轻轻的拍陈小红的肩膀,安抚她的情绪,发泄出来也好,省的做噩梦,到底还是小孩子。

    **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了,冥若星看着面前的陈宝命,这厮已经在忙上忙下,前前后后围着自己转了快一天了,殷勤的不行。

    冥若星只好放下自己手上的活计,面上带着些许的烦躁:“有事说事!”

    没事滚蛋!

    “星姐,帮个忙吧~~”陈宝命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赶紧双手合十的求着冥若星。

    冥若星抬头看着陈宝命,眼睛里的意味很明显:说!

    “上面最近颁下来一个任务,黑风山剿匪!这次名单有我。”陈宝命一脸的苦相!

    “好事!回来就能升官发财。”冥若星声音平缓,陈述事实。

    “星姐!!你这话就不对了!虽然这回来能升官发财,但是要是回不来!!那我可就死了。”

    陈宝命说起话来一惊一乍的,一点也没有初见时的稳重。

    “星姐!我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安安稳稳的能过就行了。”

    “没出息!”冥若星淡淡的说了一句。

    “星姐,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陈宝命神秘兮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