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20章 余左益
    “这谁啊?”

    “谁家孩子?”

    “不是我的……”大家面面相觑看着对方都摇摇头。

    “也不是我的……”

    “谁家孩子跑错了吧?”

    大家议论纷纷,甚至一些人已经不耐烦的想喊小二了,有些好脾气的走到冥若星面前问她:“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吗?”

    “对呀,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我找他!”冥若星青葱的指尖,直指蓝色衣袍的男子。

    在场的众人顿时又愣住了。

    气氛开始微妙起来,大家一脸神秘莫测的表情看着余左益:“余少爷,想不到啊,想不到……”

    “对呀,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也该接回家了,老爷子肯定欢喜,干嘛藏着掖着,这小孩子也挺可爱的。”

    余左益原本只是个看戏的,却不曾想到这火一下子就烧到自己身上了,莫名多了这么大的一个女儿,他也是一脸懵逼。

    “我要是有这么大的女儿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余左益面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看上去很是好脾气的,即便是被打趣也没有生气,但是如果仔细的看会看到她的眼底没有一丝的温度。

    “小妹妹,你找我何事,我似乎并不认识你。”余左益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孩子,一身简单利索的棉麻衣服,甚至称得上简陋。

    但是气势却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小瞧,那素净的小脸即便是未施粉黛,还未张开,但是那灵气逼人的眸子,小巧的嘴唇,都可窥见将来是何等的风姿。

    但是最让余左益感兴趣的是这小女孩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庞,那眼睛扫过这一群人,都没有在她的眼底留下一丝痕迹,就像是她看到的这些东西都不是活物,那眼神里是一望无际的死寂和冷。

    “谈生意。”冥若星吐出几个字,她向来不喜欢废话。

    但是当她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在场的众人愣了一下,都哄堂大笑。

    余左益即便是没有他们那么夸张,但是眼睛里也多了些星星点点的笑意。

    “小家伙,哥哥这里不收娃娃,你拿着回家自己玩吧。”一个年轻的男子笑着打趣冥若星。

    周围的人笑的更厉害了,明明是讥讽,也是嘲讽。

    但是冥若星脚步丝毫微动,神色也丝毫未变,仿佛众人的嘲讽在她耳中如过眼云烟。

    “你也如此觉得?”冥若星看着自己这个千挑万选选出来的合作人,是不是也这么肤浅,如果当真如此,那就当她今天白来了一遭。

    余左益含笑不曾说话,他现在倒是真的来了兴趣,这小孩子不像是说假的,但是一个小孩子能和他谈什么合作呢?

    余左益想试试这孩子的深浅。

    “你找我谈什么合作呢?”余左益问道。

    “如何让你成为天下第一商人!”不是镇,也不是唐夏国,是天下!

    余左益的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了,他觉得自己被这个小孩子耍了。

    众人也越笑越大声,一些人的言语也开始不堪入耳起来了。

    冥若星却在众人的大笑中转身,声音平淡而低沉:“好的商人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商机,当我来错了。”

    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大跨步,大家没想到这孩子还真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但是余左益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总觉得自己心口空了一大片,好像什么重要的机会从他手里溜走了,心慌的厉害。

    他想着冥若星那句话,其实他父亲也经常告诫他,不要以外在去看任何一个人,而且不要随随便便的去否认别人说的话。

    以前他父亲只是一个掏马粪起家的,到现在的富足,谁敢说预料到了他们现在的光景。

    余左益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顺着那个小身影追了过去了,他有一种预感,他这次如果错了,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哎,余少,你干什么?”

    “余少!!!”

    **

    余左益到底是人高腿长,很快就在福满楼门口追上了冥若星,他高声喊道:“小妹妹,小妹妹,你且等一等。”

    冥若星脚步一顿,看向后面追来的人,想了想还是停住了脚步。

    “小妹妹你……”

    “冥若星!”

    “啊……”余左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冥若星这是在说她的名字。

    “星星妹妹,我叫余左益,你可以叫我左益哥哥。”余左益近距离看这个小孩子越看越觉得对方不简单。

    冥若星木着一张脸往前走:星星妹妹??

    月亮姐姐??

    太阳哥哥??

    全家都是些什么人啊?

    无力吐槽。

    “抱歉星星妹妹,我刚才有些失礼了,不知道我们现在可否谈一谈合作呢?”余左益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跟在一个六岁的小孩子身后说合作。

    “冥若星!”冥若星把这三个字加重语气又强调了一边,目光看着余左益的眼睛的时候显得又黑又冷,什么星星妹妹,月亮妹妹的。

    她有名字的好吗?

    余左益挠了一下头:“那我喊你若星好了。”

    “前面茶馆。”冥若星指着前面的茶楼,去那里说比较清静。

    余左益这次秒懂了,跟在冥若星身后到茶楼里面跟掌柜熟悉的要包厢,然后等到小二奉上茶和点心之后,余左益指指桌子上的桂花糕:“这家的点心吃起来很是不错的,若星可以试一下。”

    余左益这次觉得自己是着了魔,相信了一个六岁小孩子的话,现在他也放缓了心态,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不过也算了,当是请这小姑娘吃点东西就算了。

    “若星你父母在哪里,等下吃了东西,我送你回去。”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等下被拐卖了怎么办?

    “余左益。”

    “嗯?”

    “你父亲叫余珩,母亲叫高云萍,庆安十五年间跟随流民来到仙塘镇,父亲收马粪,母亲做缝补活计。”

    “为期三年,中间经历过一次攻城,在战场上发了家,然后攒下一笔小财,开始在镇上做生意。”

    “却不曾想,还有几分运道,生意越做越好,在庆安二十五年,已经积累了一些财富,于是就招人开始走商,并且走的还不错。”

    “这一走就是上十年,如今庆安三十八年,你们余家已经积累了不少财富,显然是这仙塘县的首富。”冥若星的语调平缓而镇定,却将余家的事情一语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