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22章 赎回神剑
    还有,冥若星觉得也需要给家里的人搬家了,镇上虽然也不好,但是总比这里的治安要好多了,她不希望下次又出个门回家,家里又出事了。

    现在他们家也买得起户籍了。

    “一千两??”余左益瞪大眼睛,目前什么利益都还没见到,就要先拿出一千两出去。

    这一千两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一笔小钱了。

    “你有一刻钟的时间考虑。”冥若星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开始敲击,余左益是她的第一人选,却不是非他不可的任选。

    静谧的气氛在两个人的身边开始蔓延,冥若星捧着茶水似是在出神,睫毛轻轻的翘了几下,呼吸洒在水杯里面,把茶水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她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神也没有聚焦,眼底空茫茫的一片,荒芜和黑暗。

    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却满身冰寒,似是让人心冷。

    “一千两我可以给你,宅子却一时间没那么好找,我只能尽快找给你。”余左益还是想赌一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孩子不同寻常,正常6岁的孩子思路哪里这么清晰。

    也许这个孩子的来历不一般呢?

    “你不会后悔的。”

    冥若星拿起了这里的纸笔,准备写下方子,但是就这一下子,让余左益又时一番的惊奇,冥若星的字如同行云流水一半的跃然纸上。

    都说字如其人一点都不假,这明明是个女孩子。

    用的却不是小楷,柳体之类的,竟然是一种没有见过的自传体,看上起大气磅礴,潦草中又带着坚硬。

    画笔金钩,里面包含着金戈铁马之势,一股子气势扑面而来。

    “好字!!!不知若星师承何人?”余左益对冥若星又高看了一眼。

    他现在有些相信也许自己真的不会后悔这次选择。

    “天授!”冥若星随口扯了一句。

    余左益尴尬的笑笑:“若星不想回答也不必如此搪塞。”

    什么天授,鬼才信。

    冥若星写字很快,几张方子不消片刻便写完了,她吹干墨迹,递给余左益:“银子先给我,我急用,房子你慢慢找。”

    余左益尴尬的摸了一下荷包:“你跟我一起去商行取,身上是没有带这么多的。”

    冥若星表示理解,谁也不会带着上千两的银票出来吧。

    “还没有问若星是哪里的人。”不可能以后找不到人吧。

    “等下你陪我去取一样东西,然后就送我回去吧。”总归还是要认认门的,不然拿着一千两,余左益也放心不下啊,卷款跑了怎么办?

    “好!”余左益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家庭教出来的,这么厉害的女孩子。

    两个人到商行取了银子,然后又来了一处民宅旁边,但是这个宅子余左益越看越熟悉:“若星认识司伯伯?”

    “司庸。”冥若星声线平稳。

    “那就是了。”

    “你来找司伯伯取什么?”

    门开了,药童看到冥若星就让开了路:“师父在里面。”

    又看到后面的余左益,顿时惊奇:“余少爷怎么和冥小姐一起过来了?”

    余左益又恢复了以往那种摇着扇子的笑面虎姿态:“碰巧而已。”

    “那你们进来吧,师父就在里面。”

    司庸正坐在正堂,身边就放着那把神剑,神剑在感到冥若星气息的一瞬间就疯狂的震动起来了,如果不是又外人在它甚至就会飞回冥若星的身边了。

    “哎,终究是留不住你啊,你主人来了!”司庸是真心喜爱这把剑的,但是他始终不为他所用。

    “一千两!”冥若星把银票放在桌子上,一把拿起神剑,神剑就渐渐地隐没在她的袖中。

    神剑:主人,嘤嘤嘤,伦家好想你~~

    神剑是真的想哭了,这几天他过的是生不如死,没事就被老匹夫给占便宜,把它浑身都摸了个遍。

    神剑怀疑这老匹夫有什么嗜好。

    冥若星手在剑柄上蹭了两下,以示安抚。

    神剑:“主人,你以后不能卖掉我了。我会伤心的。”

    冥若星点头,平稳的声线传出:“好。”

    司庸赶紧把银票收起来,还猥琐的数了数,一脸财迷的样子,然后搓搓手看着冥若星:“小妹妹,你这把剑可卖?只要你开价,多少我都买。”

    冥若星坚决的摇摇头:“不卖!”

    仅一次已经是逼不得已了,怎么可能在地抛弃小伙伴,那不是完家伙了?

    司庸叹口气,君子不夺人所爱,对方真的不愿意卖,他也不能拿钱砸啊。

    “药童,你把刚才我准备好的药,给小姑娘拿回去吧。”

    说罢司庸又转身对冥若星说道:“你母亲和妹妹的药应该吃的差不多了,你拿了新的回去吃,然后等到三天后再来一趟,需要换药方的。”司庸收了钱也没有忘记自己答应的事情。

    “谢谢大夫。”冥若星道谢,然后拿着药坐着余家的马车一起往回走。

    余左益这个是个正儿八经的商人,八面玲珑而且很会做人,他在中途中停下来,让下人去买了一些礼品给带上。

    听到冥若星家里有母亲和妹妹,甚至让下人准备了一些别致的绢花。

    不是很贵,不至于让人无法手下,但是款式又新颖好看,让人欲罢不能。

    冥若星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神剑晃晃自己的剑神:“主人,这人还挺聪明的。”

    “聪明些也好,以后省心。”总不至于找个蠢货当合伙人,到时候什么都要教,聪明人合省事,而且不管什么事情也不用说的直白。他就知道了。

    神剑得意洋洋的接口:“像我~~”

    冥若星:呸!!不要脸!

    当马车越走越偏僻的时候,余左益心里有些惊讶,面上却不显。

    但是等真正的看到冥若星的家里真的在山洞里面的时候,那表情有些真的难言。

    “你们是没有户口的流民?”余左益问道。

    “是!”

    “让你找的房子就是因为如此,我们要买户籍,去搬到镇上。”冥若星单单的说道。

    看着没富若秋躺在床上,还有面色发白的冥若离,余左益识趣的没有再问了,家里还有一些磕碰到痕迹,而且好多东西都缺少着,明明是应该之前放东西的地方却空无一物。

    这家里肯定遭逢巨变,但是余左益识趣的没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