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23章 顶级养颜丹
    翌日的时候,冥若星又去了镇上一次,给余左益剩下的一些方子和胭脂水粉的样品,还有一枚顶级的养颜丹。

    “这些东西你先拿着,研究一下定价,另外我需要一些工人,教他们学会制作。”

    “人手需要你找,还有需要一个庄子,建一个作坊。”冥若星明天就要和陈宝命去剿匪了,她暂时没什么空搞这些。

    “这些人手有什么要求吗?”投资了一千两,余左益也对这个事情很上心了。

    “女性,老实本分,身无异味,手指纤细一点……”冥若星随意的说了几点,其它的暂时没想到了。

    “不然你跟我一起去挑人?等下还能去看下我给你们找的宅子。”余左询问道。

    “我没空,明日要出远门,大概三天才回得来,你准备就好,按照我方子上的材料多收购一些,回来就可以开工了。”

    冥若星想了一下说道:“这些工人不能全部掌握方子,让他们每人负责一道工序就好,避免招收一些沾亲带故的工人。”

    短时间内,冥若星还是没有心思把这个生意给别人知道的,她要靠这个东西来积蓄银钱。

    “好!”余左益扇着扇子,含笑看着冥若星,总感觉这个小孩子太妖孽了一些。

    冥若星抿了抿唇,本想踏步走开了,想到什么又转回来:“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了,这几天我不在,所以只能等到我回来再搬家,但是你那边有没有多的人手来借几个,让他们去我家照顾一下我家人,有一些麻烦事。”

    冥若星没有说具体的什么麻烦事,余左益也没有问,答应的很是爽利:“行!”

    “谢谢了!”冥若星道谢的很认真。

    余左益扇子合拢敲敲对方的小脑袋:“别这么客气,你的制香我还没学会,自然要保护好你。”

    “那我先走了。”

    余左益点头,看着远去的那个小背影,一点都不像个孩子,大步流星的,背脊挺的笔直,就像是那傲人的雪松。

    **

    冥若星也不知道陈宝命用了什么理由去跟自己父母说,冥大柱他们还真的同意了,让陈宝命带着冥若星走。

    表示3天后归家。

    陈宝命他们大部队在前面走,冥若星自己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黑风寨,在黑风山上,这个土匪寨子存在了十几年了,听说是一整个村的村民一起落草为寇了。

    之前也不是没有朝廷出兵剿匪过,毕竟这个寨子越来越大,而且胆子也越来越大,简直是无恶不做,除了刚开始只是抢劫路人到后来的时候,是什么都抢,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敢伤人。

    后来杀人不眨眼。

    最可恨的时候,直接洗劫了一整个村子,尸横遍野,整个村都灭了,一个活口也灭有。

    大火都烧了好多天,那红色血液染红了整条小河,让人闻之变色。

    有了银子,买了兵器,就越来越凶,听陈宝命说,这次是直接劫了朝廷给仙州边关的粮草。

    于是上面怒而要求县太爷剿匪,不管成与不成,县太爷都得派人来走一遭。

    就有了陈宝命这回事。

    冥若星坐在树枝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干饼子,透过树叶看着满天的星光。

    细碎的星光铺满了整个眸子,带这些神秘和奥妙,让人看不懂里面装的什么。

    神剑:主人,这次,可能惩恶扬善了吧?

    也就是意味着他能吃饱一餐了吧?

    冥若星轻轻的嗯了一声。

    其实官也好,匪也罢,杀人也好,抢劫也罢,在冥若星的眼睛里没什么分别。

    在她的眼睛里,只有必须要做的和没必要做的。

    对于她而言,答应了陈宝命的事情,这就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剿匪!

    对她而言,保下唐夏,让唐夏变得更好,还了欠裸影的情,那就是她该做的。

    其他的都与她无关。

    “星姐!!”陈宝命在下面猫叫一样的喊。

    冥若星起身跳下树,脚尖在地上滑上一个圈,衣襟翻飞,稳稳的落在地上,眼神明晃晃的看向陈宝命:“有事?”

    陈宝命递过来一个水带:“想起来忘了给星姐水了,我特意烧开了,还热着,星姐喝一些,我娘说了姑娘家家的喝热水好。”

    冥若星结果水袋,用眼神看着陈宝命,很明显再说:“怎么还不走?”

    陈宝命叹口气在冥若星身边坐下,直接靠在大树上:“星姐。我心里有些不安。”

    “有我在,怕什么?”不就是剿匪,一群民众聚集起来的而已。

    “星姐,我不是担心这个。”陈宝命也抬头看着那星光,一闪一闪的,在夜空黑幕上就像是希望的星光。

    “我担心打仗……”

    “星姐你知道为什么要剿匪?”陈宝命一向欢快的声音,在这黑沉的夜里也显的有些暗。

    “黑风寨抢了粮草。”

    “那你可知道这粮草是运给谁的?”

    冥若星只是小口的吃着饼子没有回答,陈宝命也没想着冥若星会说话,于是自顾自的说道:“这粮草是运到仙州边关的。”

    “之前的边关总是大大小小的战争不断,更何况那里还有我们的战神轩辕将军,所以一直没被北渊大军打过来过。”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不是小骚扰,听说是大战,仅仅一次,城门就破了五分,而且轩辕将军在向朝廷要粮饷的时候,朝廷无银,这次运来的粮草很少!”如果多也不会被一个小小的黑风寨就劫了。

    “没有粮草,没有兵马,敌人又比我们勇猛数倍,仙州已经很多人在逃了。”

    陈宝命的声音越来越低,一如他心底的阴霾:“而且我们这里离仙州,并不是很远,快马加鞭,只要3天!”

    大军压境!

    战乱将起!

    陈宝命的内心是无比的彷徨的。

    “你怕?”冥若星问了一句。

    “怕啊,怎么不怕,我怕死,我真的很怕死!我怕我死了,我娘,我妹妹,没人照顾,我怕我死了以后雪儿被她爹卖了银子……我怕的事情太多了,命只有一条。”

    冥若星看着陈宝命腰间的那个鸳鸯戏水的荷包,他说的雪儿叫曾雪,也是她们那山洞一块的人,陈宝命的对象。

    但是俩人也都到了年纪了,为什么还不成婚,冥若星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