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24章 行动开始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再怎么也轮不到陈宝命死。

    罗大娘之前救过自己娘和妹妹,还有在困境的时候陈宝命虽然烦人,但是也确实帮过自己家,冥若星虽然嘴上嫌弃,但是也都记在心里,她想护着一个人还不容易吗?

    “星姐,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我娘和妹妹,还有雪儿……”

    不管为什么,陈宝命就知道这个女孩子非比寻常。

    “滚!”冥若星捡起一个石子砸在陈宝命身上,打断他的话。

    “没事就滚回去。”

    “得嘞您呐,小的告退。”陈宝命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冥若星冷漠脸:……

    麻麻,这有个神经病。

    到了当天下半夜的时候,前面的队伍已经留下来修整了,准备强攻上去,根本没有战术可言。

    冥若星跟在一群人身后,看着衙役被一群乌合之众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躺下一个又一个,简直不忍直视。

    冥若星把陈宝命单独拎出来:“你就从这往里面去,我从里面杀出来,你等我信号。”

    陈宝命点点头。

    冥若星就单独一人往夜幕里走去。

    **

    昏暗的房间里,拥挤着一群受伤的官兵,他们呈包围之势将一个小小的人影掩藏在身后,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捂着自己不断流血的断臂,唇色苍白的厉害。

    他那双虎目里面都是担忧和决绝:“小少爷你真的太胡闹了,怎么能私自跟来,现在我们又身陷险境,你要是有什么好歹,你让我怎么跟将军交代,以死谢罪都不足以抵过!”

    男孩看上去有将近10岁了,修长的身躯和手间的茧子一看就是常习武的人。

    脸上虽然有些伤痕和脏污,但是却丝毫不损那满眼的坚毅,他从自己身上撕下布条狠狠的扎在男子的断臂处,阻止流血的速度:“忠叔,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承担后果,生死由命,我轩辕家没有孬种!”

    “轩辕将军只有小少爷一个孩子,日日征战沙场,我们断然不能让小少爷少一根头发。”

    “否则我等就是死,都无言面对那些战友,和同僚。”何忠满目通红看着面前的孩子。

    轩辕将军几代人战死沙场,只有一位夫人留了一个遗腹子,就是面前这个男孩子,后来更是在战场上伤及了命处,此生都无法再有子嗣,所以这个男孩,就是轩辕家的唯一的独苗苗了。

    轩辕将军一家人都为了唐夏抛头颅,洒热血,他们断然不能让唯一的后代死在这里,自此绝了后。

    不然他们即便是死都无颜面对轩辕将军。

    “支呀~~”开门声响起。

    一个带着凶相的男子走了进来,将一些黑色的馒头给扔在地上:“快点吃吧!吃饱好上路!”

    “你们可知你们截的这是什么粮草?”何忠高声看着送饭的土匪,他有时候真的觉得讽刺!

    他们兄弟在前线拼命,厮杀,放着自己的家人不顾,不退后一步,就是为了身后的百姓能不受战火的纷扰。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他们兄弟的救命的粮草,这些人都要劫。

    “我们是仙州大军,轩辕将军的手下,这些粮草是运到边关的,为了打仗的,边关的那些兄弟都已经吃土,吃树皮了,饥寒交迫也不曾退后一步,就是为了守护你们,你们却要抢劫大军救命的粮草,你们良心何在!”

    何忠说的面色涨红,心里实在是怒气高涨。

    周围被绑着的兵也都怒斥面前的土匪。

    “嗤,轩辕将军?轩辕将军又怎么样?说什么虎狼之师,还不是被我们绑在这里,什么破烂玩意,这些粮草给您们吃了都浪费,还不是给我喂猪!”

    “还以为是什么好粮草,结果就是些破烂玩意,给我家猪都不吃的,你们还当个宝贝一样的,早知如此我们连劫都懒得劫,浪费功夫!”

    男子不屑的冷嗤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你简直放肆!!!没有轩辕将军,你早就被不知道砍杀多少次了!”轩辕旭猛地起身,双目通红死死的看着那男人,目光中闪动着狼性的光芒,好像对方在说一个字,就直接把对方撕碎。

    谁也不能侮辱轩辕军!

    “哈哈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小爷的武功不知道比你们厉害多少,你们还在这里说大话,现在不知道是谁像一只只死狗一样的被俘虏在这里。”男子哈哈大笑,顺便抽出手中的长刀,一刀结果了身边的一个士兵,来彰显自己的厉害,血溅了一地。

    轩辕旭尖叫的看着倒下的人影:“阿五!!!!!”

    周围的官兵也双目通红的看着倒下的兄弟!

    他们心中的怒火几乎可以焚天!

    他们同时又为自己又感觉到悲伤,他们的兄弟,亲人,还在前线,吃着草根树皮,甚至是同僚的血肉,在对抗敌兵,即便是被伤,被残,他们都不曾退后一步。

    以血肉铸就的高墙,就为了保护这些唐夏子民,但是这些百姓却在对他们做什么?

    对着他们拿起武器,刺入他们的血肉,抢着他们都不屑使用,却对他们兄弟而言是救民的粮草。

    “我草你祖宗!!!!”一个兵,愤而起身,身上虽然被捆绑了,但是还是蛮力的对着男子撞过去。

    “要不是你们早就计划好的,用些卑劣的计谋,我等岂会中招……”

    “我轩辕大军的名誉。岂容你等宵小诋毁!”

    土匪一时不妨,被男子一下顶到在地,摔了一个大屁蹲。

    但是终究是手里有武器,而且周围的人,也都被绳子紧紧的绑在一起,无法动弹,让土匪已找到了翻身的机会,足足在男子身上扎了十几刀泄气。

    “我让你横,让你横!!!”

    “你艹谁祖宗啊,你个鳖孙,孬货!”

    土匪一边拿着刀戳,一边用脚踹地上的死尸,还啐上两口。

    周围的人皆是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手上都握的死死的爆满了青筋,他们这些兄弟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这种杂碎的手中,真的是让他们怒的发疯!

    轩辕旭只觉得自己脑子嗡的一声,就留下了这满地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