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29章 宋玉兰搬家
    “我来吧。”冥若星接过篮子去摘菜。

    冥大柱就一瘸一拐的往前院走去,而冥若星却看着冥大柱的腿,身上的煞气一闪而逝。

    神剑默默在心里,替宋玉兰默哀了几秒钟,真是不知死活,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家主人。

    之前是又忙治病,又忙剿匪,这几天冥若星一直没腾出手,却不想被这个跳蚤蹦到了现在。

    “等拿着菜到了前院,冥若辰在洗漱,看到冥若星异常的惊喜,昨晚他睡得死,所以也不知道冥若星回来了。”

    现在看到人当真是惊喜的蹦了起来:“阿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半大的少年,在面前笑的眼底好像有星星一般的,蹭到冥若星身边:“阿姐,我想死你了。”

    “把菜洗了,爹要煮粥。”

    “好嘞!”冥若辰又蹭了两下才心满意足起身,即便是被使唤,冥若辰也是开心的厉害。

    吃过饭冥大柱去上工,陈宝命也回家了,轩辕旭倒是留下来了,冥若星说是捡来的孩子,冥大柱和富若秋都是心软之人,就当下把轩辕旭留下了。

    后来听说轩辕旭是轩辕将军之子,冥若辰羡慕的不行,前后的缠着对方。

    富若秋和冥若离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咳都见少了,冥若星在心底暗暗点头,这老大夫着实有些功夫。

    “阿辰。”

    冥若星轻轻的喊了一声。

    “阿姐??”冥若星很少主动喊自己的。

    “宋玉兰怎么又找去了?”冥若星在了解事情经过。

    冥若辰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气的不行!

    “那日阿姐走了之后,她便又来了,带了好几个大汉,冲到家里又砸又打,虽然父亲在家,但是他们人数众多,也是吃了亏,父亲的腿当时就被他们用锄头给锄了一下,司大夫说,以后都要落下毛病了,伤到了骨头,以后就瘸了。”

    “而且阴天下雨还会冷,疼。”

    “她们还抢了我们的豆芽配方,当时他们拿捏着父亲,我不得不说……”冥若辰低下头,咬着唇:“对不起阿姐。”

    “无事,继续说。”冥若星倒是要看看这个宋玉兰嚣张到什么程度。

    “阿姐可识得余左益?”冥若辰问了一句。

    “识得。”

    “在我们没办法的时候,有几个人冲了进来,说他们东家是余左益,然后受阿姐之托来看护我们的,就把哪些人打跑了。”

    “后来余左益也来了,说你之前就在镇上找了房子,当天就帮我们一起搬了过来,还给我们请了大夫。”

    “他说你都给过银钱了,是吗?阿姐?”

    冥若辰觉得自己的阿姐就是自己的偶像,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

    “是,给了。”冥若星是个不喜欢多废话的人,但是如果谁对他好,她会记在心里的。

    “他还给我们办了镇上的户籍,以后都不用回山洞了,娘说要谢谢人家,他说要等你回来再说。”

    冥若辰年级小小已经思绪清晰,什么都说的井然有序。

    冥若星正想说什么,突然听到院外就传来一阵的喧哗声,声音还带着些熟悉。

    冥若星走出去就看到对门,有几个高大的汉子护着一对母子,正和两个小丫头推推嚷嚷,后面还带着包袱,好像是搬家。

    那个胖胖的男孩母子,对面还站着两个小丫头,一个双目瞪圆,伸手护着后面的丫头,明显一个是主,一个是仆。

    后面的小丫头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个什么物件。

    出来了也能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那矮瓜母子正是宋玉兰和肖永贵。

    “她们怎么会来这里?”冥若辰看着那大包小包的有些不解。

    倒是轩辕旭一语成戳:“看着情景,八成是搬过来了。而且就住在你们对面。”

    主人,你们这是多少辈子的缘分啊,这么纠缠不清。神剑一边看热闹一边笑道。

    冥若星深有所感,点点头:八成是孽缘。

    宋玉兰看到门口出现的几个小鬼,顿时扬起了头,眼中都是志得意满。

    一群土包子小鬼,竟然搬到镇上来了,看到没有她宋玉兰想来,随时都能来!

    看罢,还对着冥若星他们的方向,呸的吐了一口,冥若辰气的想上前,被冥若星按住了。

    “别急。”

    那边的局势却又起了变化,那护住的小丫头被一个高壮的汉子拎开,然后肖永贵便一把扯过那位小姐手里的东西。

    这时候冥若星才看到,那东西不过是个小玩具,不过做的精巧,一个看不出材质的蝴蝶,靠着机关,却能振翅飞翔。

    “你们别动我家小姐,你放开!”巧儿看着自家小姐几乎掉下泪来,又被那胖男孩推在地,手上都见了红,巧儿几乎睚眦欲裂。

    早知道,早知道不应该偷偷跑出来了……

    “这玩意就是我的,你们偷了小爷的东西,小爷不跟你们计较。”肖永贵嚣张的在小女孩脸上摸了一把。

    余莹莹难堪的别过脸去,小小的瞳仁里燃烧的都是愤怒的火焰,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你简直胡说八道,这玩具是我哥哥从西域给我找回来的,你就是抢!”

    “哎,小孩子家家的,别说的那么难听,特别你是个女孩子,你们主仆看着我儿子生的好,就倾慕过来玩,自愿跟我儿子分享玩具,怎么就变成抢了?”

    “看你那穿着打扮,也是个富家小姐,怎么生的如此小气,我儿自小没有见过这精鬼玩意,拿来玩玩怎么了?”

    宋玉兰三言两语就把余莹莹呛的说不出话,毕竟是个大人,而对方是个孩子。

    “玩具给你们了,我不要了,我家父是余家的余珩,你们最好别动我,这事还能就此算了,不然……”余莹莹现在只想走人,等到回家必要好好的告他们一状。

    “你家父是余珩?”宋玉兰的眼睛转了转。

    “是!”余莹莹对自己父兄还是有些自信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只要能走人就好了。

    “哎,没想到是余家大小姐啊,真是瞎了我的狗眼,竟然没认出来。”宋玉兰从肖永贵的手里抢过来玩具放回余莹莹手里,声音带这些献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