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31章 对薄公堂
    那几个汉子攻了上来,轩辕旭前去应对,他之前在土匪那里只是中计了,其实自小跟着轩辕将军习武,这武艺还是不弱的,对付几个不入流的打手,还是游刃有余。

    冥若星也就没有插手,站在一旁,把余莹莹遮在身后。

    “你的玩具还要吗?”冥若辰指着小胖子手里的蝴蝶:“要的话,就去抢回来。”

    余莹莹抚着疼痛的头皮有些后怕的摇摇头,嘴唇微抿:“不要了,脏!”

    巧儿比余莹莹大很多,大约有12三岁,她上下的拉着自家小姐打量:“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啊?”

    “都怪巧儿,我们不应该甩开人偷跑的,幸亏这次有惊无险,不然下次……”

    “我知道了……”余莹莹也是害怕的不行,她没想到这镇上都有人敢这样嚣张。

    不一会跟轩辕旭对战的几人便落败了下来,躺在地上呻吟,轩辕旭也收回手,负手而立。

    这边的动静越来越来大,也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看到这里有人打架,打架都远远的指指点点看热闹并不上前。

    突然一个慌乱的声音传来,有些熟悉:“莹莹,莹莹……”

    余莹莹转身投入来人的怀抱,放声大哭,孩子受了欺负,当时也许不哭的,但是等看到最亲近的人,总是忍不住委屈的。

    “哥哥,哥哥,他们欺负我……”

    “还扯莹莹的头发,还抢走你给莹莹的玩具……”余莹莹哭着告状。

    冥若星看着余左益没有丝毫意外,毕竟这闺女刚才说了,老爹是余珩,那就肯定是余左益老妹了。

    “阿星,你怎么在这里?”余左益很是惊讶。

    余莹莹抽抽噎噎抬头:“就是这个姐姐和哥哥救了我……要不然……”

    看着自己妹妹衣衫凌乱的惨状,余左益面上的笑意几乎溢出眼眶,却让冥若辰平白的打了个寒颤。

    这人怎么笑的好生诡异。

    “余大哥。”冥若辰打招呼,对余左益的感官很好,毕竟帮了自己家。

    “嗯。”余左益应了一声,摸摸冥若辰的脑袋,这才笑着回首看了一眼地上的人。

    柔声说道:“刚才老远就听到这位大婶说要去报官,我家妹子人小不懂事,做错了事我也应该负责,那我们便去公堂走一趟吧,一切公正自有官爷评判,但是若我妹妹受了欺负!!”

    “我余家也不是软柿子,好捏的!”

    余左益笑的满面春风,嘴里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掷地有声!

    宋玉兰捂着滴血的手,眼睛里满是愤恨,额头上都有些青筋毕露,他真的以为她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妇人吗?

    真以为自己势大就可以欺负人吗?

    “去就去!你以为你们余家可以只手遮天吗??”

    宋玉兰指着冥若星几人,滴血的手指,狰狞的表情就像是一只恶鬼:“这群小鬼出手狠辣,扎伤我的手,她们也要去!”

    余左益不能替冥若星几人做决定,就看着冥若星征询意见。

    冥若辰扯着自己老姐点了点头,他觉得也许他们这小老百姓想对付宋玉兰,她们一家还处于弱势状态,所以现在余家就是他们很好的借势机会。

    再说了自己老姐和余左益又是朋友,他妹妹受了欺负,他们帮对了人,对薄公堂,也能给宋玉兰一击。

    “阿姐,去吧。”

    冥若星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一群人看着要闹去官府,那吃瓜群众就也跟着移位。

    衙门许久没有升堂了,小小的县城事情也少,顶多是这家丢了个鸡,那家少了只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所以宋玉兰伸出自己血淋淋的双手的时候,上到县官老爷,下到衙役都非常的激动。

    县官李永成,啪的拍响惊堂木:“堂下何人,因何而来?报上名来!”

    冥若星看着李永成,总感觉有一些熟悉的感觉,那个五官好似和谁有点想象,又没能记起来,应该是那种只见过一面的人,所以印象不深。

    宋玉兰抢先跪下,抱着孩子大呼冤枉:“小妇人宋氏,今日搬家,却遭这一群人欺凌,您看小妇人的手……这小孩子狠毒异常,把妇人的手都扎成了筛子!!”

    “求青天大老爷做主啊,求青天大老爷给小妇人主持公道!”

    “小妇人着实是惨啊,丈夫不在家,一个人拉扯着一个孩子,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实在是可怜啊,还被人欺负……”

    宋玉兰不愧是撒泼打滚的好手,撒谎假话随口就来,唱的活生生是这群人要害她性命一样的。

    周围不懂事的观众听到这些话也都为宋玉兰报不平:“可不是,人家孤儿寡母的也忒惨了点。”

    “我看那个男的应该家境条件还是挺可以的,衣着都不错,怎么会欺负这样的孤儿寡母?”

    “哎,你这话就不对了,多少人是人面兽心,你怕是不知道。”

    “对对对。特别是穿的越好的人,越是为富不仁。”

    “不对呀,这人我认识,是余家大少爷,这大少爷想来彬彬有礼,看谁都未语三分笑,怎么可能是歹人?”

    “要我说。这小妇人,张口就撒泼,这也不是个省油的主。”

    “另外那几个小孩子谁呀?”

    “没见过,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

    “新搬来的吧。”

    大家在后面众说纷坛,前面几个人,余左益笑的更灿烂了,冥若星依旧是毫无表情。

    宋玉兰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奸诈,如果仔细的看,她身后的汉子,在走的过程中少了一个。

    “草民余左益,拜见县官老爷,这是家妹,余莹莹。”

    “草民也有冤屈要诉,草民有三告!”

    余左益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手指凌厉的指向宋玉兰,端的是色厉内茬。

    “哦??你告什么?”

    县太爷巴不得断一次惊天大案,这样就有了业绩,就能升迁,不至于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辈子。

    “一告,宋氏当街行凶,纵容打手对我的妹妹和丫鬟动手。”

    余左益说话的声音字正腔圆,不大却极其稳重。

    “二告,宋氏拐卖儿童,强行诱拐我妹妹进她家,图谋不轨。”

    面容严肃,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但是莫名的却比宋玉兰的撒泼打滚都有可信度。

    “三告,这小子,人小色胆包天,胆敢轻薄我妹妹!”

    余左益话语一落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一身夺人的气度和怒气彰显了一些归家子弟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