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33章 母子情伤
    这也是冥若星第一次知道,在这个朝代,审案在公堂上也是有闭席一说的。

    说明白点就是中场休息,至少一刻钟,至多半个时辰,给官家和大家休息用的,可以吃东西,去如厕,但是不能走出衙门,等下还要继续开堂。

    大家开始四散的走开,余家的下人也带了一些吃的喝的过来给他们放在小几上,让冥若星他们食用。

    “情况好像不太对啊。”轩辕旭看了看后堂,刚才那个县太爷的面色有异常。

    “这宋玉兰什么来头?”余左益这话是看着冥若星问的。

    “流民,丈夫行商,经常不在家,带着孩子独居,却不缺银子,偶尔还有打手上门。”这是冥若星了解到的全部了,这个宋玉兰似乎真有点不简单。

    “不缺银子,还有打手?流民?”余左益摸摸下巴。

    “哎,哎,星姐~~”一个偷偷摸摸的声音,探头探脑的往这边来。

    冥若星一眼看过去,陈宝命!

    轩辕旭也看到了,他也认识这个人,跟着冥若星一起去剿匪的。

    陈宝命对着冥若星招招手,意思是让冥若星偷偷过去,陈宝命是衙役,肯定有些小道消息要说。

    冥若星却懒得动,就扭了头看也不看陈宝命,对着他的呼唤充耳不闻。

    余左益以为,这个送消息的总会亲自过来一趟吧。

    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跺了两下脚,就转身离开了。

    余左益:……

    冥若辰倒是看出了余左益的情绪开口解释道:“他叫陈宝命,人如其名很惜命,万一被人看到了,会丢掉差事,还会挨打,说不定再严重还会被砍头,所以他不会过来的。”

    余左益:……

    还可以这样?

    顿了一下,才清清嗓子说道:“嗯,好名字!”

    轩辕旭噗的笑出声,想着那天在山上这位的表现,胆小如鼠,什么都躲在后面,可真的是惜命的紧。

    “这名字,很配他。”

    中场休息的时间过得很快,县太爷也并没有耽搁太久,就出来了,余左益给冥若星使个眼色表示以不变应万变,根据这个宋玉兰的脸色来看,这事情肯定有异。

    宋玉兰好像是底气又足了一般的,也没有哭闹了,反而轻声跪下:“县太爷,小妇人还有人证。”

    县太爷自然而然说道:“传人证。”

    不一会后面来了个穿着粗布衣的汉子,有些瘦,身上的布料很粗糙,手上的关节很大,一看就是干惯了农活的,说话间都低着头不敢只是人,带着畏缩:“草民名叫胡说,参见大人。”

    “你看到了什么都细细说来,若有半点虚假,定将你打上三十大板。”

    余左益含笑拿着扇子在手心敲敲打打,他倒是要看看县太爷这些人搞什么鬼。

    “草民,草民断然不敢有半点虚假的。”

    “草民今日去赶集,路过东街,看到一行人在一旁吵吵闹闹的,就驻足看热闹,就看到这宋氏,带着孩子搬家,这姑娘带着丫鬟上前抢东西,被人阻止了,就出来了这边上的这群人(指冥若星一群)一起上了,甚至将这小妇人的手扎伤,这几个小孩子中这个男孩会武艺。”

    冥若星在心底鼓掌:果真是人如其名,胡说!

    李永成看向冥若星几人,厉声问道:“你们几个可曾在吵闹的时候,见过这个男子?”

    如果是正常的小孩子孩子,怕是得要被这个严肃的语气吓哭了呢。

    但是冥若星轻轻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轻轻的答道:“不曾!”

    李永成一愣,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回答。

    “小丫头,你年纪太小,是不是没看清楚,或者下面的人多,你们都没看到。”

    “这小子,你来说,这人是不是当时就在那目睹了全过程。”

    轩辕旭和冥若辰一起齐声回答道:“不曾!”

    那声音,语调,甚至面上那没什么波动的表情都和冥若星如出一辙。

    “放肆!!!你们几个小毛孩,这是公堂,当不得你们信口胡说!”

    李永成扔了一个木牌下来:“拉下去,一人打十大板,定要他们说真话!”

    余左益冷笑一声,当着他的面屈打成招,真是当他是死人不成。

    “慢着!”

    “大人,这是屈打成招?”

    “你凭什么断定他们说的是假的?”

    “如果这样的话,本公子也有人证!不单单有人证,还有物证,大人且看看再说!”

    李永成沉着脸:“余公子是对本官的断案有所不满?所以想插手?”

    台面上弥漫着巨大的战争味,硝烟的气息,就连在看台上的民众都感觉到了,一时间公堂之上落针可闻。

    余左益却丝毫不后退,站在冥若星几人前面呈现保护姿态:“不敢!只是若大人当真断案不公,那家父见到姐夫定然会说上几句的,毕竟自家人的亏不能白吃。”

    “哦??大人怕是还不知道家姐嫁与何处吧?姐夫官拜三品,在仙州任职……”

    余左益轻飘飘的丢下一段话,把李永成炸的六神无主。

    心絮一时间有些繁杂,他来着县城做官没几年,他并没有仔细去打听,这余家姐姐嫁去了哪里,加上余家也诉来低调,并不因此仗势,所以看着余左益这幅样子,也不像是假的,李永成还真的有些摸不准了。

    “本官查案自然会办的公正廉明,岂能对不起这父老乡亲,你也休要拿什么官品压本官,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余少爷要是犯了错,本官才不会管你姐夫是谁都要严查到底。”

    只是不一会,李永成所有的利弊都在心里过了一遍,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谁也不是傻的,只能秉公办理了。

    余左益笑着躬身:“大人英明!”

    “那可否传在下的人证?”

    “传!”李永成恨恨的咬牙。

    接下来又来了个证人,也是说自己本来就在看热闹,然后说辞和余左益的说辞一样,说冥若星他们见义勇为的,但是宋玉兰的手却没说和冥若星有关系,只是说没看到。

    李永成问冥若星几人见过此人没,冥若星三人点头,见过。

    余左益又笑着指出物证:“这两样东西都是家妹的,这小女孩就是心思细,东西上其实都刻的有名字,很是简单分辨。”

    这才是必杀技。

    宋玉兰说东西是她的,为什么刻着余莹莹的闺名,这不是搞笑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