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34章 陈宝命的消息
    事情到这一步其实已经很好分辨了。

    强抢东西的肯定是宋氏,但是宋氏咬死了手上的伤是冥若星造成的,但是又没什么证据。

    冥若星被带去后堂搜了身,身上也并无任何可以伤宋玉兰的暗器。

    县太爷下了最后的定决:“宋氏,肖永贵,强抢他人财物,诱拐幼女,重打五十大板,打入大牢。”

    “一众护院为虎作伥,也一起打了丢出去。”

    肖永贵惹事的时候可是一流,但是听到要挨打的时候就怂了,一巴掌打在宋玉兰的脸上:“都是你这个贱人,我才不要下大狱,还要挨板子。”

    “你快点求大人啊,你快点求。”

    宋玉兰被儿子打了也不生气,反而跪下苦苦哀求:“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小妇人孩子还小,小妇人愿意担下所有的刑罚,求青天大老爷开恩呐。”

    冥若星眼中红光一闪而逝,肖永贵就突然晃神了一下,然后就再次对宋玉兰动起手来:“你这个小皮娘,你这个贱人,就会害我。”

    “等你死了,我绝对不会给你养老送终的,你就我这一个儿子,我要是死了,你也不得好死。”

    “大人,大人,全都是她,她要抢人家东西,要把人家骗回家,还怂恿我。”

    “都是这个死女人教唆我的,要打就打她吧,大人……”

    肖永贵一脸狰狞的对着宋玉兰又大又踢,宋玉兰原本为儿子求情的话语都卡在喉咙里面。

    看这个一脸狰狞的少年,好像有点不认识对方了。

    这个孩子还是原来那个软软的叫自己娘亲的儿子吗?

    陌生的连自己这个娘都不认识了。

    **

    踏出了衙门,余左益让身边的下人将余莹莹先送了回去,自己跟着冥若星几人回了他们的院子。

    “这次多谢了。”余左益跟冥若星道谢。

    “扯平了。”余左益也在宋玉兰手下救了自己家人。

    轩辕旭倒是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你姐姐真的是宣州官员的家眷吗?”

    轩辕旭对仙州还是比较熟悉的,但是正三品的官员就那么几个,他想了几遍也没有姓余的主母啊。

    难不成是小妾?

    余左益摇摇扇子,那笑容盛开在脸上,就好似是糜烂的玫瑰,妖娆却又带着致命的危险:“家父家母只得我和莹莹兄妹二人,并无姐姐。”

    轩辕旭愣了,就连冥若辰也愣了。

    这人,撒谎,还撒的这般自然,这般能唬人,也是厉害了。

    轩辕旭和冥若辰一脸敬佩的给余左益竖起一个大拇指,余左益再次笑了笑。

    冥若星却一副早就知道淡定如斯的样子。

    但是到底知不知别人就没办法知道了。

    只有神剑冷笑了一下,鄙夷的啐了一口:呵,呸!!

    几个人刚走没多远,后面传来了一个匆匆忙忙的声音:“哎,星姐……等等……”

    陈宝命走到面前喘的上期不接下气。

    “星姐,阿辰,小旭,余少爷。”

    “对不起啊星姐,我刚才不敢过去,万一被人看到我就死了,我要是死了不要紧,那我娘和妹妹就没人……”

    冥若星一脚揣在陈宝命的腿上,对方嗷嗷直叫:“星姐,我错了,我错了,我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说。”

    “说!”

    余左益在旁边笑,这人当真有意思。

    “刚才去后堂找县太爷,给宋氏开后门的是肖善华!”

    陈宝命嘴皮子说的利索生怕再被打:“肖善华是县太爷的妹夫,县太爷唯一的妹妹李思嫁给了他,县太爷和那妹妹李思感情好的紧。”

    余左益一愣:“肖善华??这二人有何关系?”

    冥若星沉思一下回答道:“肖善华是不是配胖如猪,个子很矮,带首饰喜欢黄金?”

    陈宝命疯狂点头:“是是是!全队!星姐你怎么知道的?”

    冥若星这下可算是确定了,之前只是怀疑,这次怕是有石锤了。

    “阿星知道她们什么关系?”

    冥若星轻声道:“你看那大猪和小猪,像不像一家人?”

    余左益眼睛一亮,冥若辰也衣服不敢置信的样子。

    “另外,星姐,还有一件事,那些山匪,除了死了,活人我们都提回来审了,但是……这里面少了最重要的两个土匪头头,那大当家和二当家不见了,所以星姐,最近你们要注意安全。”

    陈宝命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后怕。

    “嗯。”自己倒是没什么,只是家里人肯定要当心了。

    “另外,让我娘和妹妹也去你们家住几天,等我找好房子再,不然这几天我担心有人寻仇,毕竟我再衙门,查到我头上是很简单的事情。”

    陈宝命还是担心自己家人。

    冥若星再次应了一声,表示答应了。

    一行人回到了家里,冥若星下厨做了一些吃的,给一群人吃了午餐后,冥若辰追着轩辕旭习武,冥若星就跟着余左益坐着马车去了新的作坊那里。

    “人手基本找齐了,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找的,男女各20人,作坊在我的一个庄子里,地方够大,比较安静,但是离家里又不是太远,有事情也来得及支援。”

    “原材料收集的怎么样了?”冥若星低着头把玩自己腰间的玉佩,正是她在地府的时候显字的那一块。

    看不出质地,但是花纹繁复,明明是白玉的颜色,但是又觉得有七彩的光芒隐隐在里面流动,很是不凡。

    “你要的那些东西都是些比较平常的东西,大量的收集并不难,已经收了很多。”

    “但是我也曾让人照着你给的方子去制香,却远远制不到你的香的那种效果。”

    余左益看着面前这个小矮瓜,很是神秘,家里那么穷,却配个如此上乘的玉佩。

    “那便是我制香的手法了,等下我便教她们。”

    “人手可靠吗?”

    “我找了一些比较可靠的,等下你也可以再选选。”余左益完全没把冥若星当成个小孩子。

    “嗯。”地方偏僻,路也不好走,一跛一折的,冥若星这小身板就像是个弹簧似的被弹的上蹿下跳。

    “小心……”余左益手挡在车厢壁上,避免了冥若星被撞到。

    “谢谢。”

    “我好想从来都没问过,阿星今年几岁了?”

    “6岁。”

    神剑呸了一声:主人,要点脸行不行,你这年龄,都能当他祖宗了。

    冥若星冷漠脸:我也能让你叫我祖宗,你信吗?

    神剑气的活蹦乱跳:我要换主人。

    冥若星:哦。

    “为何阿星不似一般的6岁孩童那般,而是有些,过于……过于早熟了吧,看上去比大人思虑还周到。”

    “想我六岁的时候,都还在整天上蹿下跳的折腾的大家不安分。”

    余左益是真的好奇。

    “天授!天生如此!”冥若星说谎,脸都不带红的。

    天生如此智勇双全,我有什么办法。

    余左益:……

    感觉自己受到了来自投胎鄙视的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