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溟谋女帝 > 第35章 不同寻常的制香人
    冥若星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微微的耸动鼻尖。

    这些人看年纪都不是很大,应该都还没成婚。

    应该也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穿的不是很好,但是明显又很重视今天的场合,各个的衣服都还算是干净。

    贵人在前,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等着挑选。

    但是其中有十个女孩子,却是明显的跟这群人格格不入,行礼举动也都是有条不紊,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冥若星挑眉看着余左益:“这十个是你选出来的?”

    必须是自己人,才能接触制香的手法,尽管是一人一段,也足够重要了。

    “你且再观一观。”余左益不敢把冥若星当成小孩子,只是让她自己再选一选。

    “她!”冥若星抬手指向一个女子,她在这一群人中,姿色最是漂亮,身材最是高挑。

    被点名的女子也是一脸的惊愕,但是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走上前,给冥若星行了一礼:“见过小姐,奴婢秋玲,今年13岁。”

    看到秋玲被叫出来,一群人抬起头看着这情景,同情有之,不屑有之,幸灾乐祸也有。

    看着这情景,冥若星突然改了主意,她修长的手指由伸出,变成弯曲,对着秋玲勾了勾手指:“你今日,身上有香,你知道吗?”

    冥若星的话音刚落,余左益也皱了皱眉头,这个秋玲是他送过来的人,看着她平时做事很牢稳的。

    但是之前明明说了不准任何熏香,不准携带任何有味道的东西,秋玲却明知故犯。

    这丢了他的人,也是在打余左益的脸,虽然只是轻轻一下,但是他对这个奴婢也有所不满了。

    秋玲立马抬头向余左益看去,看到主子的脸色之后,秋玲的面色就是一白。

    她立马跪倒在地,使劲扣头:“奴婢,奴婢不知,奴婢自己闻不到任何的味道,而且奴婢是知道今天不准沾染任何香味的,奴婢不敢明知故犯,求小姐查明真相……”

    当初余左益选下人过来的时候,有言在先,这不是流放,这是给他们一步登天的机会,如果能得到这个小小姐的赏识,她们以后飞黄腾达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个小小姐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当时也有很多人不愿意来,觉得派到庄子里就是下放,但是秋玲知道,主子是没有功夫给下人开玩笑的,所以她主动求了少爷说自己要来。

    直到来了之后,这庄子里一系列的动作让秋玲知道,这是真的,这不是在开玩笑,这里确实是有大动作,所以她更是小心谨慎,不敢行差踏错一步。

    又怎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错。

    秋玲握紧拳头,在地上磕头求饶,眼睛转过身后的一群人,这里面到底是谁陷害她?

    到底是谁。

    “你的意思是有人陷害你?”冥若星直接说出。

    秋玲心思电转直下,最终握着拳头清脆的回答:“是!”

    “哦?那你说说是谁?”

    “奴婢不知。”秋玲低着头。

    冥若星突然猛地上前捏住秋玲的下巴:“不知,还是不敢说?”

    13岁的秋玲跪在地上,刚好能直视六岁的小人的眼睛,秋玲突然觉得有些恍惚,好像意识也越来越混沌……

    “我……”

    冥若星突然出手如闪电般的按住秋玲伸起的手,那手里正夹着一只奇形怪状的虫子。

    “呵!!!”

    “这是什么东西??”

    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冥若星却眼都不眨,指尖燃起火苗,那虫子直接就被烧的之哇乱叫,发出一阵阵的凄惨的叫声,就像是蛇鼠虫蚁临死前的刺耳的尖叫,尖锐,让人觉得胸口都阵阵的发闷。

    “走!!马上散开!”冥若星的脸色突然有些不好看,而话音刚落。

    秋玲就软软的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但是从她的身上却不断的爬出那些虫子,嘴巴里,耳朵里,眼睛里,所有带孔的地方,都有大量的虫子往外爬。

    那些虫子外观黑绿相间的蛇状花纹,大的有一指长,小的也有手指一半长,那么小的东西上面却清楚的看到长了一排的锯齿。

    尖细,闪着寒光,一个个的蠕动的速度很快,甚至还扑闪起了翅膀,黑压压的一片冲着大家跑了过来。

    后面的一些虫子已经对这秋玲下嘴了,一条虫子咬一口是不显眼,如果是几十个几百个呢。

    那血肉模糊的场面,还有这黑压压的玩意,让大家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变故就在一瞬间,大家都尖叫着四散而逃。

    “阿!!!怪物啊……”

    “快跑……吃人的怪物?”

    大家慌不择路。

    但是那些虫儿竟然速度一点都不比人慢,扑倒人身上,就任你怎么拍打都不放手,原以为是软软的虫子,挨不过一巴掌,但是上手才知道,怎么拍打,虫子就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余左益也被这些变故惊呆了,他条件反射的也想拉起来冥若星走人。

    但是冥若星却将神剑交到余左益手里:“砍这些虫子。”

    神剑在余左益手里之哇乱叫,颤抖的余左益几乎握不住:“冥若星!!!冥若星!!!你敢拿我去砍这些玩意!!”

    “我跟你绝交。不准那我去砍那些东西。”

    冥若星:……

    你怕?

    神剑:谁怕了??谁怕了?

    我只是不喜欢这些长长丑陋的东西。

    冥若星冲着呆愣的余左益呵斥道:“愣着干什么?”

    余左益赶紧握好剑,准备杀虫,却不想那剑挣扎的更厉害了。

    神剑一把鼻涕一把泪:“主人。主人,我错了。”

    “我……”

    余左益看着掉在虫子上的神剑,就宛若掉在屎上的银子,不晓得是捡好。还是不捡好。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剑挣扎的太厉害,他一时没握住。

    “啊啊啊啊啊………………”

    神剑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的,拉着九曲回肠的唱腔,猛地弹回余左益的手上,那软软的触感,那毛茸茸的,会动的,那牙齿。

    神剑哭泣,声音都颤抖了:“主人……”

    “主人!!!”

    “啊啊啊……”

    生气的神剑,周身亮起了一圈圣洁的七彩光芒,光芒所过之处,那些虫子都渐渐的发生了蜕变,原本丑陋的牙齿渐渐的消失不见,硬硬的壳和翅膀也消失了。

    黑绿相间的花纹,渐渐的全都蜕变成了嫩绿色,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还有点小可爱。

    冥若星把神剑收起来,那些虫子也都不见了,如果不是那些被咬的人都躺在地上,还有秋玲身上的血肉模糊的话,这里干净的让人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