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1:相聚
    历经998公里路程,终于回到了这个让我思念的城市。

    还未推开那扇已经被晒掉色的红铁门,院子内传来了犬吠声,我知道“虎子”是闻到了我的味道才会如此激动。

    “虎子,不要叫啦。”随口喊了一句。

    “谁呀?”

    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了姥姥的询问声。

    “我是送报纸的。”我应声玩笑一句。

    姥姥拄着拐杖站在北屋门口向大门这里望,当她看到是我的时候脸上立刻就浮现出笑容:“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猜。”

    可能是因为从小跟姥姥长大的缘故,以至于我每次回家总想要跟她开几句玩笑。

    姥姥一边埋怨着小声嘀咕一边推开北屋房门让我进去。

    走进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房间我四处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姥爷的身影,转身对姥姥询问道:“姥姥,我姥爷没在家啊?”

    “你姥爷什么时候大白天在过家,他去城里修自行车了。”

    看着姥姥那故作生气的样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音来。

    在我的印象里姥爷确实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退休之前他每天忙着工作,退休之后也并非像其多数人那样打打太极,钓钓鱼颐养天年,而是开始了更“变本加厉”的不着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有人呗。”

    院子内传来一个男人的询问声,我一个健步就冲出去,迎面看过去只见一满头白发的老头,他体态消瘦,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上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下身一条休闲裤,脚上蹬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给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几岁。

    单从面貌来看总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可就是想不起叫什么,出于文明我反问道:“你找谁呀?”说完之后瞬间感觉自己问的问题多余,能来这里的除了找姥爷的就没有别人。

    “恁姥爷在家没有?”

    “没有在家,要不进来坐一会儿吧,我估计应该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下姥姥拄着拐杖已经来到我的身后:“是振兴呗?”大声问道。

    “婶子是我,我来看看俺叔回来了没有。”

    “他去修车子还没回来,你进来待一会儿吧,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姥姥热情的摆着手说道。

    “我也没什么事,要不我等会儿再来吧。”振兴说着就要转身往外走,就在这个时候姥爷推着自行车回来了,“叔。”

    “哎,振兴来啦,走走上屋里,屋里。”姥爷支好车子拉着他就往屋子里面走。

    “姥爷。”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恁爸妈回来了没有?”

    “都回来了,他们先在家里收拾一下。”

    因为有外人的缘故我跟姥爷之间的沟通很简单,振兴跟随姥爷走进房间面对面坐在正对着门口那张自我记事的时候就存在的方桌两侧。

    “叔,我今儿来就是想看看......”振兴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到一半便停下来。

    “行,我知道啦,最晚后天我给你送过去你看行不行?”姥爷十分爽快的就给出了答复。

    振兴听完从椅子上站起来:“叔,我这要不是有急事真的不能这样做,你可别怪我啊。”

    “嗨,不能,不能,等我这两天给你送过去。”

    “那行,叔,我就先走了,你忙吧。”

    送走了振兴姥爷刚回屋姥姥的脸色就变的有些不悦,她长吸一口气埋怨道:“这是来给你要钱的吧,月月领了工资就还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姥爷强行打断,“行啦,行啦,老叨叨这个干什么,我又不是还不起他们,再说人家有急事才来找我要的。”

    坐在沙发上的我一脸蒙看了看两人,姥爷每个月都有退休金的人怎么可能会欠债呢?更何况家里一个大件没添过,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里面最值钱的也就是那台21寸的大头电视了。

    姥姥姥爷身体都很好,平日里只是吃一些简单的药物,他的退休金怎么可能不够用?

    这让我很费解,可是我又不敢多嘴。

    “姥爷你怎么还去城里修车子啊,咱村里不就有一个修车子的吗?”为了缓解空气中的尴尬,我急忙岔开话题,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嗨,能不麻烦人家还是不要麻烦人家,你说都是喊我叔叔大爷的我去了人家怎么要钱?人可不能总想着占别人点便宜。”姥爷顺口就给出了解释,“我可给你说,你在外面工作也一样,能不麻烦别人就不要麻烦别人,听见了没有?”

    我抿着嘴故作认真点点头:“明白。”

    “不要总想着占便宜,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是我这二十多年以来听过最多一句话。

    叮铃铃!叮铃铃!

    姥爷放在桌子上的老年机传来刺耳响声。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拿起来扫了一眼号码,随后摁下接通键。

    “老廖。”

    “去,这个事咱一直都是雷打不动,明天肯定去......咱这么办吧明天早上七点多点村东头会和,正好小外甥今儿回来了,我让他开车送咱们过去争取中午之前赶回来。”

    “行,好嘞,好嘞,那就这么着......工具我这里都有,我给你拿着就行。”

    “好嘞,好嘞。”

    听着姥爷挂断电话,我刚要开口询问明天让我送他去什么地方。突然间嘈杂的说话声从院内传进房间,片刻之后父母推开门走进来,跟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舅舅舅妈们。

    一时间还算安静的房间内说话声震天动地,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商议着此次相聚的主题“姥爷77岁大寿”要如何安排。

    “小瑞......小瑞。”

    姥爷站在那里叫了我两声,因为房间内的声音太过于洪亮导致我压根没有听到。

    “小瑞,小瑞,你姥爷叫你呢。”一个响亮的声音从门口一旁的沙发上传过来,我急忙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看向姥爷,“姥爷嘛事您吩咐。”玩笑着说道。

    “你来,你来我给你说点事。”姥爷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回答道。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他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道:“明天早上你早点起来这边吃饭,吃完饭送我去独水。”

    听完我忍不住眉头一皱,问道:“姥爷明天不是你生日嘛,咱上独水干嘛去?”

    “我明天有任务,你听我的,六点多就过来吃饭。”姥爷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刚要开门的时候回头又附加一句,“这件事别给你舅舅他们说。”

    看到我点头之后他才放心的拽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