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2:秘密
    等待父母和舅舅舅妈们商量好明天的安排后相继离开姥爷家。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思考姥爷口中的“任务”是什么,明天又要送他去什么地方呢?

    思来想去也没有一点头绪,心里情不自禁的嘀咕道“这个老头还真是闲不住”。

    第二天早上六点手机闹钟准时将我从睡梦中叫醒,翻身起床穿好衣服便走出家门。

    来到姥爷家发现大门已经打开,看来这是在等我。

    “来啦。”

    “恩,姥爷我们今天去哪里呀?”我坐下来好奇的问道。

    姥爷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容,故作神秘的回答一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咧下嘴:“还挺神秘。”小声嘟囔一句。

    吃过早饭还没来得及抹嘴就被姥爷催促着赶快去刷洗碗筷,姥姥则在旁边不停的重复着饭桌上那句话:“别忘了今天什么日子。”

    “忘不了,忘不了,中午之前我们肯定赶回来。”姥爷一边收拾自己的“工具”一边应承。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传来响声,姥爷拿起来简单说了两句“好,我们马上过去”随后便挂断电话,之后对我又是一阵催促:“小瑞你好了没有?快一点,人家都已经到了,我们要赶快出发。”

    “来啦,来啦。”

    “小瑞你看着时间啊,十一点之前半必须回来。”很显然姥姥对姥爷还是不太放心,我们前脚离开她后脚便拄着拐棍站在北屋门前喊了一句。

    我一边走一边摆手玩笑说道:“姥姥您呀就放心吧,我们回不来就在那边吃饭。”

    “胡说什么呢,今天你舅舅他们都回来了.......”

    姥姥的一番唠叨让我跟姥爷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逃离。

    驱车来到村东头看到了已经站在那里的老廖,待他上车之后我扭头看了一眼姥爷。

    “张老东西都带全了吧?我今天可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呀。”老廖年级不小了可是说话的底气依然十足。

    姥爷用手拍了拍自己怀里的红色布袋:“所有的家伙事都在这里了。”

    “姥爷现在能告诉我去哪里了吗?没有目的地我这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啊。”

    “康家庄。”

    “康家庄?”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身体猛然一颤,这可不是别的地方,这里乃是我的祖籍。

    姥爷看我有些发愣,说道:“走啊。”

    康家庄坐落于市区的西南方向,距离市中心大概有三十里路,因为爷爷去世的早奶奶也在几个儿子之间轮流住,所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以至于我都已经忘记了通向老家的路在何方。

    不过好在现如今都有导航,只不过没想到时隔多年我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这里。

    在路上老廖跟姥爷一直都在聊天,通过他们的交谈我好像听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每个月姥爷都会定时定点的去串村子给那些老弱病残义务理发刮胡子,这件事至今他已经坚持了足足五年之久。

    姥爷的事情让老廖深受鼓舞,于是他便主动要拜姥爷为“师傅”加入到这一行列之中,今天就是他的第一次。

    虽然我们都知道姥爷是个闲不住的人,可做为孩子也有自己的私心。

    将近多半年时间没有见过姥爷,突然发现他的步伐已经没有那么矫健,听力也下降了不少,手背上的老人斑也越来越多了,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很心疼,之前多少次的劝说过他年纪大了就不要总是骑着车子往外面跑,可最终得到的永远都是四个字“我还年轻”。

    驱车三十里路并不算什么,但一想到他之前骑着自行车跑三十里路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

    “张老我听说咱们村的路灯快要改成村子出钱了,你听说了没有?”

    “我那两天是听说这事了。”

    “到时候真应该让咱村里给你退还一部分钱回来,你说你一直给咱们村里出照明费这么多年得多少钱啊。”老廖的这番回答让我一下子瞪大眼睛。

    姥爷的钱原来都干了这个?

    如果老廖不说打死我都不可能相信村子里的路灯电费竟然出自于姥爷的腰包,虽说村子不大但少说也有十几盏路灯,这要是按照每天开五个小时来计算那也绝对不是一笔小的开支。

    “姥爷村子里照明费一个月要多少钱啊?”我忍不住的发出提问。

    “我给你说啊,这些事回去了别给恁舅舅他们乱说,听见了没有?”姥爷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用着命令的口吻让我保密。

    我一脸委屈点点头,心想,姥爷啊姥爷您这是还有多少事瞒着儿女啊?这么多事可别都让我一个人保密,我怕我哪天嘴一漏再给说出去了。

    说话间的功夫我已经透过前挡风玻璃在村东头第一家外墙上看到了“康家庄”这三个字,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曾经过年时候回老家的情景......放炮炸坏奶奶家的水桶,把炮仗扔到猪圈里......

    那些日子再也回不去了,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

    按照姥爷的指示将车子停在了一户人家门旁,我今天不仅充当司机还要充当小跟班,拎着姥爷的家伙事跟随他的步伐推开门走进去。

    “老康,老康。”一进院子姥爷就喊起来。

    “张书记来啦。”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

    “今儿天不赖咱就不在屋子里推头啦,小瑞你先去屋里搬一个椅子然后把老人家搀出来,哦,对了顺便倒一盆热水。”姥爷从我手里结果布袋后做出部署。

    “好嘞。”

    推开房门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迎面扑来,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用手捂住嘴,放眼望去整个房间内乱七八糟的如同垃圾堆一般,正冲着房门的那张破床上面摊放着一些都快要长毛的衣服和装着药的瓶瓶罐罐。

    床旁桌子上更是惨不忍睹,如果不是姥爷有交代我想我可能刚一进来就会逃离这里。

    床上的老头两眼有些问题,他一只手紧握拐杖另外一只手不停的在床上摸索:“张书记来啦,张书记来啦。”嘴里不断重复这句话。

    “小瑞还没有搬出来啊?”姥爷的催促声从院子内传来,我这才反应过来,硬着头皮迎面走到老人身旁:“大爷我姥爷在外面等你呢,我扶着你咱们出去吧。”说完就把手塞到了他的手臂内侧。

    “你是谁啊?”

    “我是......我是来帮忙滴。”我真不想在这来多待一秒钟,所以说话的口气和语速发生了一些变化,老人倒是也配合站起来跟我一同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