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3:群枪舌战
    带着老人从房间内走出来,老廖迎上去,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嫌弃。

    “来,老人家慢一点,慢一点......这里有个台阶。”

    老廖一边叮嘱一边领着他往院子中间走。

    “老康最近恁儿媳妇没有给你打扫房间啊?”姥爷声音洪亮的问道。

    “嗨,人家忙没时间过来,咱也不能说别的,我啊就是活一天算一天呗。”老康看似轻描淡写的在说这番话,可是他的话语中却充满了无奈和悲伤。

    “这个可不行啊,等会儿我去跟恁儿得说说这个事,养了他这么大又给他娶媳妇,老了老了不管可不行。”姥爷刚刚还满脸是笑一瞬间就变成了严肃。

    ......

    听着姥爷还有老廖跟老人家的聊天我仿佛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这个老人的眼睛因为患有十分严重的白内障导致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的右腿在前几年还给摔断了所以生活上很难自理。

    儿子跟儿媳妇虽说同住一个村,可是从来都没有尽到应尽的孝道,以至于姥爷每次来这里都会出面批评他们一顿,可是这根本解决不了这件事。

    在我看来姥爷在他们心中也许什么都不是。

    我实在无聊便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本想拿出手机发条朋友圈好炫耀一下自己也在“做好事”,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合适配文最终还是放弃这一想法。

    “哎,对了张书记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呀?”老康坐在椅子上好奇问道。

    姥爷边给他洗头边做出解释。

    “张书记这个小外甥是不是俺康家庄的?”

    “对,立建家的小儿。”

    “我刚才还一直想你说的这个小外甥是谁里,整了半天就是小三儿家里的。”

    因为我爸排行老三所以很多人都会叫他小三,每次我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都感觉十分别扭,可能是我思想问题吧。

    “孩子你认得我是谁呗?”

    我摇摇头:“不太敢认。”客套一句,其实压根不认识。

    “俺爸爸跟着你老爷爷......”

    每次遇到这种扯到几辈人身上的亲戚关系我都是一脸蒙,至今都没有搞清楚妯娌跟挑担到底是什么意思。

    “哎,真好,现在孩子一天天都长大了,咱们这些人也都快该入土啦。”

    “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党的政策这么好,给咱上合作医疗,给咱弄养老保险,这不我听说康家庄马上就要通天然气,到时候你冬天里也不冷多好啊,过了一辈子苦日子怎么好日子来了还能说这种话呢?”姥爷故作严肃的对他说道。

    老康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张书记我跟你可不能比啊,你儿女都孝顺孩子也有本事,俺这两个小子......哎,不说这个了。”

    “你说这个里,我就想咱当初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怎么现在日子越来越好反而有些事情却不对味了呢?这不我前几天看了一个电视剧,这叫他们给拍的都神话了。”老廖突然间插了一句。

    “嗨,时代在发展,现在年轻人的这个想法跟咱能一样啊。”

    “也是啊。”老廖努下嘴嘀咕一句,“不过我最看不上的就是浪费粮食,那一天去饭店吃饭你看看他们剩下那么多饭菜直接就扔了,你说这是不是败家子。”

    姥爷听完后笑着摇摇头。

    其实对于浪费这件事我也很反对,可现如今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嘛,请人去饭店吃饭,吃完了谁好意思喊一句“服务员拿个袋子”。

    “小瑞恁在外面吃饭是不是也这样啊?”老廖突然间抛出这么一句话,把我搞得有点被动。这怎么发发牢骚还发到我的身上来了。

    “从来没有人请我去饭店吃饭,我都在家里做。”半开着玩笑给出回答。

    “现在的年轻人是过不了咱们那时候的苦日子了,他们也不可能在回到那个时候。”

    本来我不打算跟他们纠结这件事,可是从这几位老人家的嘴里我听出了对当代年轻人的一种“藐视”,身为九零后的我怎么能受得了这种事。

    把手机放回到兜子里面,挽起袖子摆出了一副要据理力争态度。

    “您这话可不对,我们虽然现在生活确实比之前那个年代要富裕很多,可是这正说明了国家的强大,如果要是现在我们还过以前的生活那怎么行?还有我们虽然年轻人看上去吃不了苦,可我们并不是不能吃苦。”

    我这一番话让姥爷跟老廖全都看过来。

    “而且您们别看现在生活好了,我们的压力可不比您们那时候小,所以不要总是用这样的眼光看现在年轻人,别忘了不管到什么时候天下都是年轻人的。”

    说完这番话我都想要给自己竖一个大拇指。

    姥爷听完后抿着嘴点点头,不仅没有任何的气愤反而脸上还浮现出一丝慈祥笑容。

    老廖就不同了,他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你可能并不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是怎么过的吧?你们所说的压力在我们那个年代根本算不上什么,咱远的不说,就说你的老家康家庄,80年代末90年代初你知道这里一年的粮食收成是多少吗?”

    老廖今天算是要跟我杠上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之前是做什么的,但就现在说话的语气给我感觉如果今天我要是不认输就不算完。

    我摇摇头:“不太清楚。”

    “呵呵,说不出来你可能还不信,整个独水乡一共不到三万亩耕地,每年人均粮食收入不足200公斤,你能想象到吗?我想你这小子一年吃的粮食都得超过200公斤吧?”老廖的话非常刺耳,听得我浑身不舒服。

    难道我一年自己要吃400斤粮食吗?

    “好啦,好啦,咱那时候的事情就不要说了,现在的孩子们也不容易。”姥爷可能看出了我的脸色不太对劲,急忙摆手打断了老廖的话。

    “张书记我可不是针对小瑞,我还是希望现在的孩子能知道之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要不他们一个个都不知道珍惜好日子。”

    “哎,张书记我到时挺支持他说的,现在的孩子就是不知道什么叫苦日子。”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老康也加入到这一行列。

    我彻底的陷入了十面埋伏之中,眼看着马上就要成为“攻击”对象,我决定赶快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