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4:充满好奇
    介于当前的情况我想最应该做的就是逃离此处,而非跟老廖和老康“大战”一场。

    正当我要说话的时候听到了门外传来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哒!

    “老康,家里怎么这么热闹......哎,张书记来啦。”

    “立国今儿没干活去啊?”

    “没有,今胳膊有点疼歇一天。”

    “张书记恁看我这头发也长啦要不恁也给我推推?这么着我就不去理发馆了。”立国憨笑着用手挠挠头说道。

    我站在一旁看着他那还不如我长的头发心想,一看这也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主。

    “行,没问题,老廖你给他推推吧。”

    “我......我能行呗。”

    “嗨,什么行不行的,你就给我弄个光葫芦就行。”立国说话的功夫就从房间内搬出一把椅子坐下来。

    “这是小三呗?”立国突然间转向我问道。

    “这是立建家的孩子,今天没什么事过来跟我玩一圈。”姥爷大笑着回答道。

    “你看这孩子长得,哎呀,一转眼都那么大了,我记得那小的时候才这么高。”一边说一边用手做着比划,可能他们并不认识我只是从我的脸上看到了父亲的样貌,但就他们说的这些事情我是一丝丝的印象都没有。

    为了不打扰到他们之间聊天我悄悄的退到了院子最西侧的台阶上坐下来,拿出手机随意的翻看着视频。

    等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听到姥爷喊我,急忙站起来跑过去。

    “拿扫帚过来扫一下,然后给老人家扶屋子里去。”

    “哦,好。”

    “张书记谢谢,谢谢,你这岁数越来越大以后就别再来给俺推头了。”老康拽着姥爷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

    姥爷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一脸笑容的说道:“老康你放心吧,等我走不动的那一天你叫我来我都不来,我现在虽然七十多岁但体格没问题。”

    “张书记要不说你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啊,当初为了给俺乡里打井你一个人来回东北西跑,后来又为了给俺增加收入也是天天跑,现在老了老了还能惦记着俺这些人......”

    打井?增收?

    这两个词一下子钻进了我的大脑之中,姥爷退休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有人会一直称呼他“张书记”,而且老康还总是一口一个大好人,姥爷这得干了多大的一件事才能在老乡心里烙下这种名声?

    对这件事充满了好奇。

    打扫完卫生把老康搀扶回房间,用完的东西全部放回原处,这才彻底结束了第一家理发。

    老廖询问姥爷是否休息一下被他拒绝,如果要是放在平日里的话休息一会儿也不是没有问题,今天是他的生日临走之前姥姥有嘱托,所以没得办法。

    “张书记又来推头......”

    “对,来推推头。”

    “张书记......”

    “哎......”

    “张书记好。”

    “张书记这是上谁家去推头啊?”

    “我到振强去。”

    这一路走来,凡是碰到的人都会主动跟我姥爷打招呼,可见在这个村子里威望之高。

    一名满脸皱纹,皮肤粗糙黝黑的妇女正站在门口东悄西看,当看到我们的身影时立马就挥手迈着小碎步迎面走来:“张书记,张书记你可算是来了,振强刚刚在家里念叨半天。”

    姥爷笑了笑:“那你先去把他带到院子里来吧,我马上就过去。”回答道。

    “他就在院子里。”

    “好......”

    姥爷扭过头拦住了我跟老廖,凑到我们两个人的面前小声提醒一句:“振强的这里不太好,等一会儿咱可千万别乱说话。”说话的时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神经病”这三个字一下就冒出来。

    “张书记你快点来呀,振强就在院子里等着你哩。”他媳妇边走边回头催促。

    “来啦,来啦。”

    我本来想随便找个理由不去这家,但是转念一想姥爷这么大岁数了万一有点什么事......我可不能乱跑,还是乖乖的跟着吧。

    本以为门口的那个老人是振强媳妇,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想错了,振强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歪着脑袋坐在太阳下,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凑近了才隐约听到两句:“推头喽,推头喽......嘿嘿......”

    姥爷走过去用手拍拍他的肩膀:“振强我来给你推头啦。”

    啪啪啪!啪啪啪!

    “嘿嘿,推头好,把头发都推了......推头好,推头好。”

    “好,那你不要乱动行不行啊?”

    “好,不动,我不敢动,你手里有刀,我不敢动。”

    姥爷笑着转身从工具袋子里面拿出小喷壶,先把他的头发打湿然后用电推子开始工作。

    我站在一旁傻傻的看着阳光下的他,脑海中回想起小时候姥爷给我推头的景象。

    不知不觉中姥爷就已经把他的头发全部从头顶清扫干净,我们在振强拍手叫好中走出家门。

    “姥爷这个村一共有多少人需要你为他们推头啊?”我看了一眼时间试探性询问道。

    “还有六个,不过这六个都在村委会那等着哩,再有一个来小时就差不多了。”

    我机械的点点头,按照当前的进度再过一个小时也不算晚。

    还未到村委会门前就已经听到了院子里熙熙攘攘的说话声。

    吱!

    一个居重的大铁门伴随着刺耳的声响缓缓推开,院子里的几个男女老少纷纷看过来。

    “张书记。”

    “张书记。”

    “张书记。”

    片刻之后大家七嘴八舌的喊起来。

    “恁都来啦,嘿,这小家伙今儿怎么没上学去啊?”

    “今天有点不得劲,没叫他去,正好张书记你给俺这小孙子也推推头吧。”

    “行,没问题。”

    姥爷先把老廖介绍给大家,随后两个人便开始分工合作,我则负责拿着扫帚簸箕把地上的头发清理干净。

    “张书记真是个好人,当官的时候帮咱弄这个弄那个,现在退休了还想着来给咱提供帮助,你说怎么这么好的人就让咱给遇上了。”

    “可不是,你说咱那个时候日子多苦啊,张书记来之前换了三人都没有给咱弄好。”

    听着他们之间闲聊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姥爷在这里所做的事情越发好奇,不由自主的凑过去:“大爷要不你给说说俺姥爷的事儿?”

    正在闲聊的几个人扭头看向我:“恁姥爷?你是立建家的小儿?”

    “恩,对,是我。”

    “嗨,我说怎么看着你这么面熟,原来是立建家滴。”

    “大爷......”

    “你得教我二爷,大爷早没了。”

    “哦哦哦,二爷,二爷,恁刚才不是一直说俺姥爷怎么着,给我讲讲呗。”

    “这事儿......说来话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