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5:你好,九一年
    1991年六月,天空中乌云密布,一场暴雨正在酝酿之中。

    张国安坐在办公室正埋头看文件。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内的沉默,他放下手中的笔拿起电话。

    “我?......什么时候出发?”

    “好,我明白了,好,我尽最大能力完成任务。”

    “好,好,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好,再见。”

    简短的几句话说完后放下电话机,张国安自己都不知道当他听到“独水乡”这三个字的时候眉头就已经紧紧的皱在一起。

    晚上下班回到家中,张国安的妻子牛秀凤已经做好了饭菜。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想事情想的晚了一点,咱先吃饭,吃完饭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他是一个从来不喜欢在饭前就说事情的人,害怕影响彼此的食欲。

    “是不是又要把你调到外地去工作?”结婚这几十年来每次张国安一说这样的话就是有任务,而且永远都是被调到外地工作的任务,所以这次相比也是如此。

    张国安拿着窝头啃了一口:“先吃饭,吃完饭再谈。”

    晚饭过后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张国安端起陶瓷茶缸漱漱口“咕噜噜,咕噜噜”听着水在口中来回滚动发出阵阵声响。

    “说吧,这次要把你调到什么地方工作?”牛秀凤主动提出疑问。

    张国安楞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次去的地方不算太远,距离咱们家也就四十里路。”

    “四十里?我还以为跟之前一样让你去天津北京哩,四十里不还是在咱南宫嘛。”

    “虽然在南宫我也不能天天回家,现在孩子们也都成家有自己的家庭了,你也能轻松一点。”对于自己没有太多的去照顾家人和孩子张国安内心一直有愧疚,这次好不容易可以每天回家的时候又要离开。

    牛秀凤听完顿时瞪大眼睛:“你不就是在南宫嘛,怎么还能不回家哩?你去哪?”

    “独水。”

    “独水?”

    牛秀凤惊呼一声,她对这个地方的了解全都来源于唯一的女婿,因为他就是独水人。

    “叫你上哪儿去干什么?”

    “党高官。”

    “今儿给你说的?”

    “恩,今天下午给我说的。”

    “什么时候去?”

    “明天任命文件一下来我就要过去,你帮我收拾点衣服和洗漱用品吧,我明天随时可能出发。”

    张国安是一名老党员他明白上级之所以把这个难啃的硬骨头交给自己一定是相信自己可以做好,他不能辜负党的信任,之所以自己愁眉苦脸全是因为他害怕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到时候总不能灰头土脸的离开吧?

    牛秀凤了解他的脾气,只要是上级交代的任务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改变,转念一想反正孩子都已经成家那自己是不是也能跟着去,这样还能照顾一下他,想到这里她提出了想法:“我能不能跟着你一块儿过去?”

    “不行,我是去工作你跟着算怎么回事?”张国安想都没想当场就做出否定。

    “你......”

    “行啦,行啦,这件事就这样吧,你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我出去一趟。”张国安说完抬腿就走出房间,身后断断续续传来牛秀凤埋怨的声音。

    这一夜张国安躺在硬邦邦的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一闭上眼就会浮现出奇怪的场景。

    不知不觉有公鸡打鸣的声音,侧头看了一眼窗外还是漆黑一片的天空。

    “你还睡不睡?在折腾天就亮了。”一旁的牛秀凤小声嘀咕道。

    张国安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在天微微发亮的时候张国安翻身就跳下床,既然睡不着那就出去走一走吧,正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准还能给我带来一些好的灵感。

    穿好衣服尽可能的用最小声音打开房门走出去。

    因昨天刚下过一场大雨,街道上全是一个接一个的水坑,张国安没走几步就一个哏呛摔在泥坑里面,坐在地上看着满身的泥点子无奈的摇摇头,心想,早知道真应该穿一双雨靴出来。

    吱!

    回到家发现房间内亮着发昏的灯光,本想悄无声息的把这身满是泥点的衣服换下来,这样还可以躲过一场唠叨,可惜事情总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

    走进房间刚要去里屋找衣服就被牛秀凤叫住了:“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弄得衣服上全都是泥点子?”语气中夹杂着惊讶和费解。

    张国安扭头跟她对视一眼,用满是泥渍的手往裤子上擦了两下:“刚出去摔了一跤。”

    “我就说你这么早出去干嘛,这两天预报的一直有雨这衣裳洗了也干不了,你看你这一晚上折腾滴......之前叫你上天津办事处也没见你这么折腾过......”牛秀凤的埋怨一波接一波,张国安全然没有理会,径直走进里屋翻找自己的换洗衣服。

    过了许久牛秀凤不再说话,张国安这才走出来。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个负责做早饭一个负责把院子里的水坑清理一下,在几天前的那场大雨张国安就想着找时间把院子里的坑洼地方垫一垫,没想到好几场大雨过去了坑洼的地方还是老样子。

    “爸,你今天上城里帮我捎个东西回来吧。”女儿一边往院子里面走一边说道。

    张国安用手撑着铁锹站在原地:“你要捎?”问道。

    “给我捎点针线还有弄几块花布,我这几天没什么事做点小被子,小褥子。”

    “哦,行,我等中午休息的时候上人民市场看看,你还要别的不?我一块给你捎回来。”

    张国安一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所以全家对女儿都比较宠爱,对于她提出的要求不能说百分之百那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几率会满足。

    “目前别的没什么东西,俺妈哩?”

    “你说你怀着孕,道又难走出来瞎溜达什么,万一摔一跤怎么整?给你说了好几回,你这闺女就是不当回事。”牛秀凤从厨房带着训斥声走过来。

    张国安见状长呼一口气,矛头终于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