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7:上任的路上
    张国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最后一次整理内务,按说调离就应该带着自己的东西直接离开,他却没有这样做。

    先把房间内的垃圾全部扔掉,随后又拿来笤帚簸箕打扫一通,桌子椅子全部用抹布擦拭一遍,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这场“大扫除”,看着窗明几净的办公室用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吱!

    “哎呦,我说国安你还没走呢?”总经理推开门走进来明显一愣说道。

    “马上就走了。”

    “你说你怎么还干起这工作来了......”用手指着干净的房间,“你现在当前的任务就是走马上任,快别收拾啦,赶快去报道吧,我估计那边的人听说了肯定都在等着你,第一次去可别让人等太久对以后的工作可不利。”

    “没事,我这不是想着给下一任副总经理留个干净的办公室嘛。”

    “张经理,张经理。”留下传来了司机小刘的喊叫声。

    “来啦,来啦。”张国安说着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收拾好的一个小包,转身就往外走。

    来到楼道的栏杆处向下望去,他看到小刘身旁还站着一个年轻人。

    “张经理他说他是独水乡派来接你的。”

    “张书记。”年轻人点下头喊道。

    张国安回头跟总经理对视一眼:“看来是真的等急了。”玩笑一句。

    “哈哈哈,那你就别在这来耽误了,赶快去吧,还是那句话有任何困难只要是我能帮忙的绝对不含糊。”

    “好嘞,那我就先走啦。”

    “好,一路顺风。”

    张国安带着东西匆匆忙忙走下楼梯,来到院子内把自己的东西交到小刘手中,扭头看向那个年轻人:“你是独水乡派来的?”开口问道。

    “是的张书记,我是俺们赵乡长派来接您的,那边的路不好走怕您找不到地方。”年轻人一脸憨笑的做出回答。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独水乡距离这里有四十里路吧?你就骑着这么一辆二八大梁来的?”

    “恩,没事,我年轻有的是力气,这点路不算什么就算是在骑一个四十里也没问题。”

    张国安苦笑两声,自己这还没有上任他们就已经派出了人来接我,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开头。

    不过人都来了,让他再这样骑回去肯定不是办法,张国安扭头看了一眼那辆212。

    对小刘摆摆手:“小刘过来帮忙把车子装上去,咱们一起坐车去独水。”命令道。

    “啊?张经理这么大个玩意能塞咱车里吗?万一......”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了张国安的脸色发生变化,急忙闭上嘴巴喊着年轻人一起帮忙把车子抬过去。

    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是勉强把车子塞进后排,可是问题又来了,他们三个人要如何挤进这只能坐下两个人的车?

    此时张国安提出了意见:“小刘这次你就先不要跟着去了,我把车开过去等不忙的时候我回来接你,你看怎么样?”

    小刘听完两眼一瞪,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心想,我可是司机,专业的,这怎么搞来搞去要把我给留下了呢?这还算哪门子司机。

    “张经理要不我先给你送过去然后回来接他?”

    “张书记我看行,您就先过去吧,只不过路的话......”

    “独水嘛,路我都了解过了,放心吧。”小刘很不屑的打断了他的话。

    “那就行,那你就先把张书记送过去吧,乡长他们很多人都在等着呢,我不着急。”

    张国安见他们两个人都这样说自己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

    临走之前交代门卫帮忙先照顾一下年轻人,随后乘车离开二经委。

    离开二经委汽车一路直奔西北独水,出了县城道路就变得越发难走,由于下过雨前行的道路更是艰难,坐在车上就好像坐在了人抬的轿子里一样东倒西歪。

    “张经理......哦,不对,不对,张书记咱们已经到独水乡了。”

    张国安自始至终都看着窗外的庄稼地,按照常理来说此时早已经到了快要丰收的季节,可是在这却看不到丰收前的景象,说是荒地吧里面也长了不太好的粮食,说不是荒地吧这根荒地也差不了多少了。

    难道独水的人就这么懒吗?这是张国安内心第一个想法,放着好好的地不种,他们怎么能改变生活?

    汽车还在行进,张国安突然间发现在一块地里面有两个裹着头巾的人正在弯腰劳作,他立刻叫了一声:“停车,停车。”

    吱吱!

    小刘急忙踩下刹车。

    扭头刚要说话的时候张国安就已经打开车门走下去。

    咣!

    反手就把车门关上。

    小刘见状跟着也跑下车:“张书记咱还没到呢。”大声喊道。

    “我知道,你现在回去接那个小伙子吧,我在这里先随便看看。”张国安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今天上任牛秀凤特意给他找了一声干净的衣服和鞋子,让他从地头走到地中间鞋子和裤子早已被泥点子给覆盖。

    “老乡,老乡我问一下你们这地里怎么就这么点粮食啊?”凑过去很客气的询问道。

    正在劳作的老乡听到了说话声站直身体扭头看过来,当他们看到张国安的时候先是一愣,片刻之后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反问道:“你是干嘛的?不是俺独水人吧?”

    “我还真不是咱独水人,我就是路过这里看着这地里庄家这么少有点好奇。”张国安一脸笑容回答道。

    “好奇?你好奇什么,一看你这穿着打扮就是城里人......”年纪稍微小一点的男子冷言冷语的嘀咕两句,说到一半就被身旁的另外一个人给强行拦住,“别总是这么说话,人家就是问问又跟你没怨没仇的你瞎咧咧什么?”

    “没事,没事。”张国安摆摆手说道。

    “其实俺这里不是地里庄家少,是因为压根就长不好,你看看俺这一亩多地就长出来这么点粮食,哎,你不是俺这里的人所以不知道......”年长的男子长叹一声,从他的叹息中听出了无奈和痛苦。

    张国安眯起眼睛,蹲下身子用手抓了一把泥土,这里的土地确实跟县城那边的不太一样,这里全都是胶泥地......胶泥地尽管保水性好,但透气性差,且容易涝,看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先改变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