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08:不敢想象
    张国安攥着手中的胶泥思绪万千,看来摆在自己面前的绝非只有一个难关。

    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手心里的泥土:“老乡咱们乡里都是这样的情况吗?”继续问道。

    “不全是,那边的几个村子胶泥都在下层,上面种粮食不会影响太大,我们这里就不同喽。”

    “那咱们有没有想过办法改善一下土质情况呢?”

    “啥?改变土质?没听过,如果你要是有事情还是赶快去忙吧,我们也要干活了。”老乡说完转过身弯腰继续劳作。

    张国安愣在那里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本想要再跟老乡多了解一下情况,但是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又不知如何在谈下去。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人干活了。”

    老乡只是摆摆手并没有再说一句话。

    张国安长呼一口气,转身向地头走去。

    一边走一边在思考这个问题,庄稼都长不好老乡何来的丰收?没有丰收他们又吃什么?解决不了基本的温饱问题怎么行。

    这里的领导班子难道会不知道这些情况?

    张国安一路沿着乡间小土路往前走,零零散散遇到几个老乡,没遇到一个都会凑上去闲聊两句,老乡都没有说太多就匆匆离开,一直走到王村村口的时候张国安感觉有些累了随便找块石头坐下来歇歇脚。

    “我听说那边坑里涨了不少水,咱们赶紧拿着东西去装一点回家吧。”

    “好,那你们等等我,我回家拿水桶。”

    “你快点,去的晚了又让小郭庄的人抢啦。”

    “我很快,很快。”

    几个女人的谈话声顺着微风传到了张国安的耳朵之中,他不由自主的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五名年纪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正一手拎着一个铁皮水桶往村口走来。

    正当他们经过自己面前的时候几个人全都停下投来异样的眼光,张国安被这几双眼睛看的有些不舒服,站起来径直走过去:“我想问一下你们这是要去接水吗?”询问道。

    几个人听完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性格比较外向一点的女人笑了一声:“哈哈,你这人不是我们本地的吧?”

    张国安心想,这一路走来只要是我提出疑问得到的第一句回答都是这个,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说头?

    “不好意思,我不是咱们本地人,对这里还不太了解。”张国安憨笑两声做出解释。

    “那......”

    “小霞来啦,走走走,我们赶快过去吧。”

    “走走走。”

    女人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被其几人连拉带拽的跑出去,她跑出去没几步回过头看了一眼张国安,冲着他露出一个笑脸,回过头去留给他的只是两条不断在跳动的长辫子。

    张国安为了一探究竟短暂停留后加快脚步悄悄的跟上她们几人。

    穿过两个村子,走过一条三四百米长的土路,她们停下来,张国安紧跟着也停下来。

    一转眼的功夫几个人的身影就好似凭空消失一样不知所去,张国安急忙往前跑了两步,来到根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有一个不算大的坑,她们几个人正拿着葫芦瓢从坑里往水桶滔水,一下一下动作十分娴熟。

    因为他的身影正好映射在水中被其中一个女人给看到了,吓得她浑身一颤,仰头向上看了一眼,当看到是张国安的时候慌张的用手碰了一下身旁的女人:“哎哎哎,那个男人在后面。”语气急促的对身旁伙伴说道。

    几个女人一下子全都停下来,回头看向张国安。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没好气的发出质问。

    “几位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想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滔水,是为了回去洗衣服还是浇菜地用?”张国安做出了解释,并提出内心的疑问。

    “你不是坏人跟着我们干什么?”

    “就是,哪有坏人会把坏蛋两个字写在脸上,你赶快走吧。”

    “我们还是赶快弄吧,这个人我总感觉不像是好人。”

    “你盯着他点,我们帮你弄。”

    几个人一看平日里就是非常要好的姐妹儿,五个人负责继续滔水,其中一个则像是盯着犯人一样两眼放在张国安身上一动不动,不论他提什么问题说什么话就是不做任何回答。

    张国安被搞得有些无奈,他只好表明自己的身份:“实不相瞒我是咱们乡里即将上任的党高官,我就是想要上任之前了解一下咱们老百姓的实际情况。”

    不说还好,此话一出那几个滔水的全都停下来,短暂的沉默之后性格比较外向的女人扔掉了手中的葫芦瓢,从坑里直接爬上来,她就站在距离张国安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把他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番。

    按照他的穿着打扮确实不像是农民,而且说话也不像是没文化的人,前几天也确实听村里的人念叨过会有新的党高官来,不过自己还是不相信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你说你是新来的党高官?”

    “对,是的。”

    “那你怎么证明?”

    张国安用手本能的摸了一下口袋,这才想起来任命书和公文包全都在车上,此时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实在不好意思我把任命书和文件全都放在车上了,现在我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证明。”摊开双手真诚的回答道。

    “你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我们可不敢乱说话,你要是真的证明了自己的身份那我们更不敢乱说了,如果你要真的是独水乡的党高官就想办法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吧。”说完她扭头用手指向了水坑。

    张国安皱着眉头看过去:“水坑?我不太明白,你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嗨,我今天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党高官了,直接告诉你吧我们来这里挑水可不是为了洗衣服更不是为了浇菜地,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挑水回去吃饭喝水用......”

    “啊?喝这里面的水?”张国安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呼。

    虽说自己之前小的时候日子穷苦,每次下雨时候都会拿出家里能盛水的所有东西放在屋檐下面,但现在早已经没有这样的苦日子了,他们竟然还在用这样的方式生活,真的不敢想象这里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