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0:第一次会议
    独水乡政府一共三间大北屋负责日常的办公,一大间东屋是会议室,还有三件西屋给大家休息用,乡长带着张国安来到中间的房间之中。

    “张书记咱这里的条件比较艰苦,所以只能让您在这里委屈一下。”像是在开玩笑似的说道。

    “委屈谈不上,我想我们还是先不要谈吃住的问题了吧,能否先集合一下咱们乡里的领导班子开个小会。”

    乡长明显一愣,片刻之后急忙点头:“那是当然,我现在就去集合。”说话的功夫就跑出去,“来来来,放下手里的工作先到会议室,咱们张书记有话要说。”

    张国安站在宿舍门口看着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跑向会议室,心里开始盘算着要如何开好这第一场会议。

    “张书记,张书记,人都到齐啦。”

    还在思考的时候听到喊声,张国安点下头迈步走过去。

    推开会议室的房门里面做着十几名干部,有男有女,有年纪大一点的还有年轻一点的后生,乡长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一旁:“张书记你来坐这里吧。”

    待他坐下之后乡长才跟着坐下来。

    “今天对于咱们独水乡来说是一个大日子,因为我们迎来了张书记。”乡长先一步开口,“同样,今天也是张书记来咱们乡工作所召开的第一场会议,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认真的听讲,认真的做笔记。”

    “下面让我们欢迎张书记发言。”

    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在房间内不断回档。

    张国安从椅子上站起来,先向大家点头示好。

    沉默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

    ......

    “客套的话我们不多说,今天我开会只想要了解一下真实的独水乡,顺便提出几个问题。”张国安一脸严肃的开始了此次会议,大家被他的表情和语气搞得有一些莫名的紧张。

    “乡长您贵姓?”

    “张书记我叫赵庆喜,你就叫我喜子吧......”

    “赵乡长能否把咱们独水乡的情况先给我说一下?”张国安打断了他问道。

    赵庆喜猛然一怔,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来这个张国安第一把火很可能就要针对我啊,心中情不自禁的嘀咕两句。

    “好的,目前独水乡一共分为三个大队,12个村庄,一万两千多人口,全乡耕地面积2.9万亩,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赵庆喜给出了十分简短的答复。

    张国安对于他的回答很是不满意:“赵乡长我来的路上发现一些问题,一个是地里的庄稼为什么那么少,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老百姓为什么要拎着水桶去坑里打脏水吃?因为我初到这里所以不太了解情况,还希望赵乡长可以说的更清楚一点。”既然你不主动说,那我就给你开这个头。

    张国安对待工作向来都是直截了当,他的字典里面就没有委婉这两个字。

    赵庆喜听完他的问题脸部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在一起,用手搓了下桌子,抿着嘴深吸一口气。

    “张书记我来说吧。”会议室内的安静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给打破了。

    张国安侧头看过去,微微点下头。

    “我是咱们乡独一大队的大队长我叫王丰年,张书记关于你刚刚提到的那两个问题一直都是独水乡最难解决的问题,你说地里的庄稼稀少那是因为咱们这里的地质有胶泥地,独三大队的西边还有一千多亩的荒沙土地......”

    “并不是我们不想要种庄稼,而是种进去根本长不好,再加上水浇地的面积实在是太少了,咱们乡一共2.9万亩耕地只有区区的0.8万亩耕地可以完成水浇地,这0.8万亩还不能浇的太充足,否则会更少。”

    “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你说去坑里打水吃,这个问题就更难了,我想张书记可能没有听说过独水乡的民间顺口溜“天旱风多沙扑面,地薄水缺人受穷”,咱们这里浅层都是苦水,所以独水的另外一个名称就叫“苦水张家庄”。”

    王丰年说完之后一屁股坐下去。

    张国安略有所思的眯起眼睛。

    “好,你的回答还算详细,关于土质和供水的问题有没有可以解决的办法?”

    “有,打井。”

    “打井?既然这么简单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完成?”张国安继续问道。

    “张书记这.......这可没有你想的那么轻松,咱们这里浅层的水都是苦的不能用,只能打深井,单打一口深井在修一座水塔这两项开支就要十万多,这么多钱乡里真的拿不出来,不信我等下把账本拿给你看。”很显然说这话的是乡里的会计。

    “十万多确实不少,不过我们不应该害怕问题,而是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咱们全乡一万多口人如果大家集资的话是否可以解决?”张国安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想法,在他看来每个人只需要出十块钱就能完成。

    话音刚落下妇女主任就站起来:“张书记这个我们曾经也想过,不过老百姓根本不买账。”

    这话让张国安一愣,打井,修水塔这可是惠民的事情老百姓怎么可能不买账?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出处?看来这件事还是要从老百姓的嘴里去听才行。

    “好吧,等会把咱们乡里这五年的收支账本给我拿来,还有就是关于粮食产量,人均收入这些账本一并拿来,今天的会议咱们就先到这里,大家去忙吧。”张国安提前结束了这场会议。

    所有人相继走出房间,张国安找到小刘示意他去城里的人民市场买两块花布帮忙送回家,顺便告诉家里人他在这里很好。

    “张书记你今天不回去了?”

    “我......我最近这段时间都不会回去,你先帮我把这件事给办了。”张国安说完从兜子里拿出钱递过去,“这是油费和买东西用的钱,如果不够的话等你回来我补给你。”

    “张书记这油费不用你出。”

    “胡说什么?”张国安低声呵斥一句。

    小刘咧下嘴乖乖的接过来。

    送走小刘张国安拎着公文包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虽说桌子椅子都有了年代感,不过还算干净,屁股刚坐下会计就把几个账本送过来。

    张国安随手翻开看了两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惊掉自己的下吧。

    “89年全乡人均占有粮食198.7公斤。”

    “89年全乡人均纯收入261.32元。”

    “89年全乡粮食总产量132公斤。”

    “88年......”

    这一串串数字就像是一把尖刀深深的刺痛着张国安的心,同时肩膀上的压力也在无限的增大,如何能够让这里的百姓摆脱现状?

    ps:大家可能对于这样的数字表示怀疑,我在这里要解释一下,此数字全部来源于记载,因为独水的土质和水浇地问题导致种的粮食没有收成,所以很多老百姓选择了种植其他物种,这才导致粮食的总产量这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