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1:卫生院之行【一】
    从往年的记录中不难看出独水乡不论是人均收入还是粮食产量都非常低。

    张国安用手捏了捏有些酸痛的眼睛,依靠着椅子背仰头深吸一口气。

    短暂的休息过后张国安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正在院子内弯腰清理垃圾的王庆喜看到他的身影后放下扫帚,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迎面走来,问道:“张书记累了吧。”

    “王乡长有件事我想让你帮个忙。”

    “你说,啥事?”

    “我想借一辆自行车。”

    “自行车?张书记你这是又要去哪?”王庆喜听完猛然一愣,试探性的询问道。

    张国安嘴角露着微笑,解释道:“嗨,我这不是看材料看的眼睛发酸了嘛,就想着出去溜达一圈,司机小刘今天有事把车开回城里了。”在自己没有搞清楚所有事情之前他不想说的太细。

    王庆喜对于他的解释并不太信服,不过也找不出什么破绽,犹豫片刻:“这样吧张书记我对这里比较熟悉,我带你去溜达溜达。”说着他就要去房间里面拿自己的衣服。

    路过张国安身旁的时候被他拦下来:“我自己溜达溜达就行,咱们这乡政府也不能没有一个坐镇的,你留下来万一有点事情好安排。”“张书记你多虑啦,咱们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就在王庆喜说话的时候张国安看到王丰年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这小子今天在会上说了不少话,想必对这里的事情很有自己的看法,想到这里张国安喊了一句:“王丰年。”

    “哎。”他应答着跑过来,“张书记你叫我?”

    “你现在没什么事情吧?”

    “怎么可能会没事,我等会还要去一大队那边看看急性肠胃炎的人。”王丰年面无表情的做出回答。

    “急性肠胃炎?情况严重吗?”张国安皱起眉头追问道。

    “我不是医生所以不太清楚,张书记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忙了。”说完转身他就要离开。

    一旁的王庆喜低声呵斥道:“王丰年你什么态度?张书记在问你话,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使什么性子?”

    “没事,没事,这样吧我跟他去一趟三大队卫生院看看,正好我也溜达一圈。”

    张国安说完就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乡长跟前走出去,来到院子的停车区扫视一圈,指着一辆车座子都裂开的二八大梁自行车问道:“这是谁的车子?”

    “张书记我的,我的。”一大队副队长应声回答道。

    “借我用一下吧。”

    “张书记你随便用,我这车子就是刹车不太灵敏你可得慢着点骑。”

    “好,谢谢啊。”

    张国安推着自行车往乡政府外面走,王丰年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咕哝两句,正当他要推车子离开的时候乡长拽住他,在耳边轻言叮嘱两句,确定王丰年记住之后拍了拍他的后背:“去吧。”

    张国安骑着车子在前面,王丰年保持着距离跟在后面,两人谁也没有加快,谁也没有放慢。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前行,王丰年惊奇的发现张国安竟然知道第一大队的卫生院在什么地方,心想,难道他来过这里?

    对前面这个已经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产生了一丝好奇。

    吱吱!

    张国安把车子停靠在位于独水第一大队的卫生院门前,王丰年紧跟着也停下来。

    “张书记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提出心中的疑惑。

    张国安笑了笑,并未作出任何的解释:“丰年你说的那几名急性肠胃炎老乡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看一看吧。”

    “哦......好吧。”王丰年带头推开门走进去。

    卫生院面积不算太大,但是这里面却聚集了很多的老百姓,大家的脸上不是忧虑就是痛苦,当张国安跟王丰年从他们面前经过时一部分人都认出了王丰年,纷纷对他打招呼。

    王丰年面对老百姓的招呼一一进行回复,张国安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观察着病人的同时也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张书记他们都在这里。”王丰年走到了编号为3的房间外扭头说道。

    张国安点下头,抬手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

    敲打两声过后这才推门。

    房间内一共有五张床铺五个人,其中有三个床铺上是孩子,另外两个则是年级相对较大一些的老年人,他们五个人的脸上写着同样的两个字“痛苦”。

    听到开门的声音几个人齐刷刷看过来,当看到是王丰年的时候其中一个大爷用力的挥挥手示意他过去:“丰年啊你帮我去家来把院子里晒得那点粮食收一下吧,我今天......哎呀,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紧皱着眉头,强忍着痛苦说道。

    王丰年用力的点下头:“孙大爷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拍打着胸脯子说道,“哦,对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乡里新上任的张书记,今天听说了你们的事情特意过来看望大家的。”

    张国安来到了这位大爷的病床前,一把就拉住了他那双粗糙如砂纸的手:“老哥你可要在这里好好的养身体啊,如果有任何的困难可以向我们提出来。”面带真诚弯腰凑到他的脸前大声说道。

    老人家跟张国安对视一眼,有些强颜欢笑的点下头:“谢谢......张书记来看我。”说完主动把手抽回去,微微闭上眼睛。

    张国安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绕过这张床走向了旁边的孩子身旁:“小朋友你几岁啦?”问道。

    “我今年九岁。”

    “现在还疼不疼?”

    “有点疼。”

    “坚持一下很快就会好起来。”

    “我已经习惯了。”小孩子的这一句话让张国安的心中猛然一颤,如此严重的急性肠胃炎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竟然是“习惯”,太可怕了。

    张国安在慰问老乡结束之后独自一个人去找到了卫生院院长。

    做完自我介绍院长急忙邀请他坐下来,从暖壶中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张书记喝杯水吧。”

    张国安接过水杯低头看了一眼,这杯子里的水是干净的,看来他们用的也不是坑里的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