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2:调查【二】
    张国安通过跟院长的沟通了解到独水乡患病最多的就是肠胃疾病,全部来源于常年饮用脏水的原因,无论是男女老少没有一个可以逃脱这样的问题,肚子里长虫子更是家常便饭。

    坐在椅子上的张国安眉头一直紧皱。

    “院长我刚刚看你给我倒的水是干净的,想必不是坑里的脏水吧?”张国安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院长楞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了两声:“哈哈,张书记实不相瞒我们卫生院的医生护士都是外村的,来的时候全部都自带饮用水谁也不喝这里的水,我也不例外。”

    “原来是这样,院长真的是苦了你们啦,不仅要在独水乡看病救人我们却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无法提供。”

    “张书记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特别希望可以改善一下吃水的问题。”院长提出了自己的希望。

    张国安用力点下头:“院长你放心这件事我张国安一定用最快的速度,尽全力去解决,绝对不能让咱们这里的老百姓再过这样的日子。”拍着胸脯子表达了自己的决心,院长听完站起来一把就拉住了他的手。

    “张书记啊张书记,你是自从我来之后所有到任独水乡当党高官的人之中第一个敢这样说话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解决这件事。”语气之中充满了激动。

    张国安用左手轻轻的拍打两下院长的手背。

    离开卫生院张国安并没有通知王丰年,独自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前往独水第二大队。

    先来到了粮站,随后又去了棉站,供销社,信用社,派出所这几个公立部门,通过对他们的了解得知只要是外村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自带水,信用社和供销社则向花钱雇佣水车去相邻的水井处购买水来用。

    最后张国安来到了独水第一小学,校长把他迎接到办公室,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

    “张书记今天就你一个人来的?”校长有些费解的询问道。

    张国安点点头:“恩,是的,今天就我一个人,郭校长今天我来并不是为公事,只是想要来了解一下咱们学校的教育情况还有用水问题。”回答道。

    郭校长听完后叹口气:“哎,又是这个问题。”

    “又?郭校长为什么要用这个字呢?”

    “张书记我也不瞒着你,每个新上任的党高官都会来谈这件事,每次都说肯定要解决,肯定要改善,可最终都没有任何的举动,所以我对这件事已经不想要发表任何得意见了,张书记你不要怪我啊。”校长一脸失望的不断摇着头。

    张国安本想要在多聊一下,见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不太良好果断了跳过了这个话题。

    离开了小学又去了中学,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张国安的走访之路并没有因此停下,他骑着车子走到了独水第三大队所在的辖区,一胡同口站着四五个男人正在抽着烟卷闲聊。

    “我听说咱们乡新来了一个书记,还说要给咱们解决吃水的问题。”其中一人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件事你们几个听说了没?”

    “我媳妇今天也说这件事了,呵呵,我看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抱任何的幻想,哪个新上任的领导不得吹个牛。”

    “哈哈哈......可不是嘛,之前的那几个也是一来就拍着胸脯子呦呵“这件事一定解决”,还一定解决,解决个屁,这个我看估计跟他们差不多。”

    张国安把车子停在一旁仔细的听着老乡们之间的交谈,谁听到这样的评价能舒服?由此可见老百姓对乡政府没有一丝丝的信任,甚至还有些排斥,想要从新建立信任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乡政府那边因为天黑都没有找到张国安可炸锅了,王庆喜把王丰年叫到房间大声质问道:“王丰年你在搞什么?啊?张书记跟你一起出去的,你竟然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王丰年用手攥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嘟囔两句:“他是个长着腿的大活人我怎么看得住?”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乡长乡长消消气,消消气,张书记肯定不会走丢的,没准又跟哪个老乡聊起来了,咱们再去找一找吧。”副乡长急忙拦住了即将爆发的战争。

    啪!

    王庆喜转身用力的将帽子摔在桌子上。

    “找,上哪找?独水乡这么大,新书记第一天上任就出事我看咱们谁也脱不了干系。”气急败坏的吼叫两句。

    吱吱!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内传来自行车的声音,乡长他们几个人快步跑出去。

    本以为来的是张国安,结果确实妇女主任康丽。

    “还没有找到张书记吗?”康丽走过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问道。

    “要是找到就好了。”

    “要我说咱们不用找,张书记又不是小孩子,万一他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呢?大家都赶快回家吃饭去吧,你们独一独二独三几个大队长回去了也可以向老乡们打听一下,看看谁看到了张书记。”在这些人焦急万分的时候康丽却提出了一个建议。

    大家听完立马就表示赞同,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骑着车子离开乡政府,乡长跟副乡长两个人依然选择留下来等待。

    “你们说张书记能去哪呢?”

    “谁知道呢,你没看他今天都没有坐车来咱们乡政府嘛,半路上就下去跟老乡聊天了,我看这次不一定在哪个人家里呢。”

    “呵呵,由此说来咱们这次新来的书记还是个干实事的人喽。”

    “那最好是这样,要不然咱们独水乡什么时候才能够改变。”

    “行啦,咱们回去了都打听打听,不管怎么样这么晚了还是要确保张书记的安全。”

    “好。”

    几个大队长跟村主任骑着自行车奔向了不同的地方,张国安第一天上任就搞出这么多的事情让他们有些吃不消,心里既担心又充满埋怨。

    此时的张国安已经来到了老乡们的身旁:“老乡,老乡我打听一下去XH县城是从这边走呗?”因为这里跟新河搭界,所以用这样的理由绝对不会引起任何的怀疑。

    “新河?你要上新河的话那得往北边走,现在天这么黑了道可不好走啊。”老乡们非常热情对他指出了道路。

    “哎,我还以为今儿能到......”

    “今儿估计你够呛,你是哪的?”

    “我啊,我是大村乡的,我刚刚听见嫩说这儿新来个书记?恁这里换届啦?”张国安顺势提出这个话题。

    几个老乡全都瞪着眼睛盯着他看了许久。

    张国安还以为自己这句话有破绽,正当自己说话的时候那个说话最多的男人开了口:“新来的又能怎么着啊?跟咱都没关系,人家当人家的官,咱还不是接着过苦日子。”话语之中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不能吧?当官的就是给咱这些老百姓服务的。”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