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3:统一要改变
    张国安的说话并不被老乡们认可,对于他所说的“当官的就是给咱这些老百姓服务”这句话几人更是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其中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更是情不自禁的传出一声冷笑“呵呵”,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我说是不是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啥意思?”

    “要不你能这么替他们说话?我不知道你们大村的情况如何,不过我们正好相反。”、

    “相反?”

    “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你还是趁着现在还不晚赶快回去吧。”男人说话的时候用力的摆摆手。

    张国安本想要赶快的融入进去,没曾想还没有说几句话就被他们所“驱赶”,看来跟老乡谈论着话题很不合适。

    几个人又开始东家长李家短的谈论起来,谁也没有打算再跟他说下去的意思。

    张国安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再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重新树立起威信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五十岁......”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被冷落在一旁的张国安,三大队的大队长急忙跑过来,“张书记可算是找到你了,你怎么自己跑到这里来啦?”

    “我就是溜达溜达,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张国安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张书记?你该不会就是我们乡里新上任的书记吧?”老乡发出了一声惊呼。

    张国安面带着微笑点点头。

    “那你刚刚......”

    “你是不是又跟张书记胡咧咧了?”大队长转身呵斥道。

    “我......”

    “哎,你不要这么说,咱们身为党的干部如果能够全心全意的为老百姓考虑,还会怕他们说什么吗?行啦,大家继续聊天吧我也改回去了。”张国安说完头也不回的跳上自行车离开。

    大队长用手狠狠的指了指他们几个人急急忙忙骑自行车追上去,一边陪着张国安往乡政府走一边解释,希望他不要把那几个家伙的话放在心上,张国安自始至终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

    在他的内心如果不把老百姓的话放在心上那要把什么话放在心上?难道是溜须拍马的话还是把阿谀奉承的话放在心上?

    今天一天的过程让张国安深刻的认识到不仅要改善老百姓当前的生活状况,更要改善一下领导班子的作风问题,绝对不能之治标不治本。

    回到乡政府乡长跟副乡长两个人看张国安的脸色不太对没有敢多说什么,正打算要离开的时候乡长被张国安叫住了:“王乡长你如果不着急回家的话我想跟你聊一聊。”

    王庆喜楞了一下,片刻后点点头:“好的张书记。”

    张国安跟他面对面坐在了办公室内,泛黄的灯光让房间显得有些暗沉。

    “张书记你是不是想要跟我说咱们乡政府院子里那个水桶的事情?”王庆喜主动的开了话题,张国安没想到他会说这件事,心想既然你提出来了,那我就跟你好好的聊一聊,“这件事我确实想要跟你了解一下。”

    “张书记实不相瞒,这院子里的水是给在咱们乡政府上班的一些工作人员准备的,他们都是外地调过来的根本喝不了咱们乡的脏水,所以我每个星期都会用自己的钱给大家从大村机井买水来喝。”王庆喜很认真的给出了答复。

    张国安微微的点下头:“原来是这样,王乡长你有没有想过在咱们乡里打井?毕竟一直靠去别的地方买水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今天去了医院、学校、派出所、供销社、信用社等一些机构,所有人最期盼的就是能够有自己的水井,有干净的水喝。”

    王庆喜低下了头。

    张国安继续说道:“王乡长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独水,更了解这里的老百姓需要什么,也更清楚我们乡政府在老百姓心里的地位吧?”

    “你说的没错,曾经我们有过两次要打井,不过都没有成功也许是因为这件事导致老百姓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意见很大,可是张书记咱们乡的账本你也看到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去打井,建造水塔,通水管。”

    “困难确实很大,不过再大的困难也不是我们放弃的理由,RB人侵略我们国家的时候比现在困难吧?我们不照样把他们打出中国了嘛,水井需要钱老百姓不信任我们所以不能再通过集资的方式解决,那就去银行贷款去借钱,总之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都必须要把这件事解决掉。”

    “只有让老百姓看到了我们的行动才能够让大家相信我们是老百姓的公仆。”

    张国安说的有些激动,声音比刚刚大了很多,王庆喜听完后沉默了好一阵,突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两眼直视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张书记你确定要打井?”

    “不然呢?”

    “好,那我无话可说,你需要我做什么说吧,如果要是把我家的房子卖掉能够给咱们乡里打一口井我绝对不含糊。”王庆喜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

    张国安跟着也站起来,他没想到王庆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由此可见这个人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不堪,“王乡长有你这句话咱们乡里的井绝对能够打出来,这样吧明天我们再开一个会,咱们两个还是要终点的强调一下领导班子的问题。”

    “我感觉咱们的队伍没有精气神,是时候彻底的改变一下现状了。”

    “其实他们并不是没有精气神,只是被这里的日子给磨平了,没有了什么盼头罢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说我们都没有了盼头老百姓还盼什么?盼着天上掉馅饼吗?”

    王庆喜哭笑两声。

    两人在乡政府谈了很多,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深夜,张国安看了一眼时间赶忙示意王庆喜回家休息,他却说:“张书记很久没有跟人这么聊过天了,你要是不困的话我们还能在聊一会儿。”

    张国安挑下眉毛,哈哈大笑两声:“哈哈哈,王乡长那咱们就在谈一谈。”

    从打井谈到土质改善,从土质改善谈到种植,从种植谈到民生问题,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谈过往,不谈未来,只谈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