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4:第二次会议
    张国安跟王庆喜两人促膝长谈直至天亮。

    站起来伸个懒腰:“王乡长没想到我们这一谈竟然就是一页,趁着现在还有会儿时间你赶快去我的宿舍休息一会儿吧。”满眼血丝的对他说道。

    王庆喜跟着也站起来,两个叉腰转动两圈:“张书记我倒没什么事情保证不会耽误白天的工作,反而是你我感觉最需要去休息,看看你两眼的血丝。”

    “我也没什么事,这是最近因为眼睛干造成的。”张国安半开着玩笑,“如果王乡长你要不是特别累的话,咱们两个去地里转一圈?”

    王乡长楞了一下,随后用手指了指张国安:“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折腾”的党高官,好,我们走。”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乡政府大院,骑着自行车直奔田间地头。

    在路上王乡长一边前行一边介绍情况,因为这里的土质和浇灌问题一直无法种植粮食,老乡们也是试过了不少的农作物都不见成效,其重要原因还是浇灌的问题。

    种下去的种子得不到水份根本无法成活,就算是老天降一点雨水也只是杯水车薪。

    “你们所说的一千多亩荒沙地是什么情况?”张国安继续问道。

    “荒沙地那边全都是沙土,根本种植不了任何农作物,张书记归根结底还是水的问题。”

    张国安站在田间地头看着一片一片光秃秃的土地心里说不出的痛,老百姓靠的就是这些土地在生活,如果无法在这上面收成日子何来的好?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一缕火红的光照射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

    “王乡长我听说咱们乡里有几个混得不错的老板你知道这件事吗?”

    “这你都知道啦?”

    “呵呵,道听途说。”

    “是的,咱们乡里确实有几个混得不错的,最好的那是那两个搞建筑的老板,一个在咱们县城,一个在省会,张书记你该不会是想要......”王庆喜猜出了张国安的意图。

    他微微的点下头:“我确实有这个想法。”

    “我估计够呛,谁会拿这么多钱出来?当初我们也想过这件事,上一任党高官也提出来过跟他们谈,不过......结果不太好。”

    “王乡长这件事我们先放在一边,咱们现在回去吧,回去了召开一个会议,然后在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好,张书记先去我家吃口饭,咱们再去乡镇府。”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饿了,那我可就不客气啦,哈哈哈。”

    “哈哈哈......”

    上午八点十分,独水乡的所有党员干部全部集合在乡政府会议室,张国安在点名确认之后宣布此次会议正式开始。

    这是他上任之后的第二次会议,对于在座的所有人来说有些不太理解,心想,这昨天刚开完会怎么今天又开?难不成还每一天一场会议,真是搞不懂这个张国安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今天让大家再次来到这里开会主要有几件事想要谈一下。”

    “开会之前咱们先做一件事,丰年。”

    “哎,张书记。”

    “把旗帜挂起来。”

    “好。”

    王丰年和其他三位工作人员将一面鲜艳的党旗悬挂在会议室正中间的黑板上。

    张国安转身笔直的面对着党旗大声说道:“请所有党员跟我一起面对党旗重温我们的誓言。”

    哗哗哗!

    所有人全部起立。

    “我宣誓!”

    “我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承认党纲党章,执行党的决议,遵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随时准备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会议室内传出宏亮的誓言声。

    张国安放下手臂,转过身看向所有党员干部,语重心长的说道:“同志们,我们的入党誓词大家都还记得,那就说明我们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当我们看到老百姓还要吃脏水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当我们看到老百姓所依靠的土地里张不出东西来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我想在座的各位肯定都和我一样心痛,但是心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党和政府把独水乡这一万多口人交到了我们的手里是对我们的信任,老百姓是什么?老百姓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是公仆,如果我们不懂得看主人的脸色办事,就无法赢得老百姓的拥护和支持。”

    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瞬间响起,一直持续了好一阵时间。

    当会议室内恢复安静,张国安继续说道:“同志们,昨天我去了一趟乡卫生院见到了院长,当时他拉着我的手用着恳求的态度说“如果咱们乡能够多一口井,就会少一半的人因肠胃不适来治病”。”

    “所以打井改善吃水就是我们独水乡政府所有领导班子要做的也是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昨天晚上我跟王乡长协商决定,先由政府出资从大村机井购买干净的水给乡里所有的老人,孕妇,孩子以及我们乡里所有的外地技术人员优先食用。”

    “关于打井的问题我的想法是通过向银行贷款来解决,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谈一谈。”张国安说完坐下来,端起茶缸子大口大口的喝几口脏水,不光是他这次会议的所有人面前的水全部都是脏水。

    他就是想要让大家尝一尝这脏水的滋味,尝一尝老百姓每天都要喝的水,正所谓去用心,用行动感受才能明白其中的味道。

    “张书记银行能借给我们钱吗?我们拿什么来抵押?”其中一位工作人员站起来提出了疑问。

    “这个我们不去做永远都不知道结果如何,我目前没办法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相信这不会成为我们打井路上的一堵墙,就算是墙那也得撞开。”

    “张书记如果真的打井的话,那第一口井要打在什么地方呢?”

    “你这个问题是不是有毛病?”王庆喜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的呵斥道,心想,这还没有正式开始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你们可真行。

    张国安对于他的提问给出了明确的答复:“第一口井放在最需要它的地方,可能是学校,可能是医院,也可能是老弱病残人数最多的村子,总之不会是我们的乡政府就对了。”

    这一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对张国安全都忍不住的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