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5:打井任务【一】
    噗!

    一位年轻一点的工作人员在喝了口水之后当场就喷出来。

    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去。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水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频频表示歉意。

    “脏水不好喝吧?”张国安开口询问道。

    “张书记我......”

    “这就是咱们独水乡老百姓每天所要喝的水,我知道咱们乡里很多外乡工作人员都是自己带水来用,看来你们也知道脏水不适合吃嘛。”说话的语气虽然很平和,可这两句话却充满了讽刺,让人听完很不舒服。

    这场会议张国安从多个角度说出了打井的重要性,同时也谈了谈关于领导班子之中某些人不作为的情况,他虽然没有做出惩罚决定,但是用非常严肃的话语表达出如果这样的情况在发生后果会非常严重。

    历经三个多小时会议在王庆喜的宣布下结束了。

    所有人相继走出房间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张国安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联系上司机小刘命令他现在就来独水乡政府接自己。

    挂断电话王庆喜凑过来:“张书记你现在就要去?”

    “对,早晚都要去那就早一点。”

    “要不我跟你一起过去?”

    “不用,咱俩可不能同时离开,我这次过去今天有可能会回不来,到时候有任何事情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张国安说着从自己兜子里面拿出一张小纸条递过去。

    王庆喜接过来点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汽车的声音从院子内传来,张国安早已经携带好了自己所准备的材料,示意小刘不需要熄火,在跟王庆喜简单的沟通之后快步走向汽车。

    “走吧。”对小刘说道。

    “张书记咱们去哪?”

    “县政府。”

    “好。”

    汽车在道路上疾驰,张国安坐在副驾驶用手撑着下巴一直处于冥想状态,如何能够说动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他们批贷呢?如何让乡里那两名建筑公司老板掏钱资助呢?这两个难题不停在脑海中回荡。

    吱!

    伴随着刹车声响起,张国安被拽回到现实世界。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汇报一下工作就出来。”

    “明白。”

    张国安拿着公文包打开车门跳下去,步履匆忙的直奔县政府领导办公室。

    咚咚咚!咚咚咚!

    “进。”

    推开门走进去,领导抬头看到是张国安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随后站起来:“国安。”喊了一句。

    “刘书记我来跟你汇报一下工作。”

    “汇报工作......好啊,好啊,来来来,坐下说。”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张国安从公文包里面取出了自己整理好的材料递到书记的面前:“刘书记这是独水乡综合情况,全乡目前有一多半的人还在靠着吃池塘脏水过日子,并且水浇地的面积非常稀少再加上土质问题导致全乡的粮食产量极地......老百姓对此非常不满。”

    刘书记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些记录,看完之后合起来放到桌子上。

    “国安你打算如何去解决这件事?”

    “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县政府能不能给资助一点打井的钱,算我借的,我保证一年之内还清。”

    “哈哈哈,这就是你来汇报工作的目的吧。”刘书记大笑两声说道。

    张国安到时也诚实,点点头继续说道:“没错,刘书记想要改变独水乡现状就必须要打井,因为那边浅层都是苦水,只能打深井,最少也要三百米以上的深井,打完井还要建设水塔这两项加一起不是一笔小数目,依照独水乡当前的收入情况根本承受不起,所以我只能厚着脸皮来找你想办法。”

    “为什么不集资呢?”张书记提出疑问。

    “集资?这件事我一言难尽啊,乡镇府这两年没有做出太多的业绩,再加上之前一直对老百姓承诺要打井可每次都没有实现......”张国安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老百姓不信任乡政府这句话。

    刘书记听后明白了他的意思,表示自己需要开会协商,同时也希望他能多条路选择不要再这一棵树上吊死。

    告别了刘书记张国安回到车内命令小刘开车去银行。

    来到银行正值休息时间,两个人坐在车内相互对视了一眼,小刘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张书记要不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在这最起码还要等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办公。”

    “不用了,你把我送到咱们县钻井公司。”

    “张书记你要不先去吃点东西......”

    “不用,不用,直接去钻井公司吧。”张国安打断了他的话。

    小刘知道他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只好乖乖按照他的命令来执行,把车开到钻井公司被门卫拦下来,在表明来意之后还需要登记,经过一番折腾这才给他们放进去。

    汽车停下来张国安深吸一口气:“小刘你先去找地方吃点饭,一个小时之后再来接我。”

    “好的张书记。”

    张国安第一次来这里并不太熟悉钻井公司经理办公室所在位置,只好随便敲开一扇门去询问,当得知经理最近并没有在公司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就在他低着头往外走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老张?”

    张国安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此人是自己之前在王道寨乡当书记时的同事,两个人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过了,没想到他依然还能够认出自己。

    “老宋,哎呀你怎么在这里呢?”张国安满脸笑容迎上去跟他握握手。

    “我这不是从王道寨给调这里来啦,都来好几年了,我听说你在二经委工作。”

    “我现在不在二经委啦,这不头两天刚把我调到独水去。”

    “独水?西南那边的独水?”

    “对。”

    老宋听完皱下眉头,独水在他们的心里一直都是又破,又穷地方,所以当大家听到这个地方时全都咧嘴苦笑。

    张国安本想着简单聊几句就离开,转念一想他既然在这里工作是否可以帮帮忙呢?想到这里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往前凑了凑:“老宋你在这里做什么工作?”

    “我就是做做统计工作,别的咱也干不了。”老宋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你突然间来着是不是有事?”

    老宋这么一问,张国安顺理成章的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老宋之后微微点下头:“这个事你等经理回来了我给他说说,到时候叫他给你打电话,你就别一趟一趟来回跑了。”当场就拍着胸脯子保证自己可以转达。

    张国安有些激动的攥住了他的手:“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