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6:打井任务【二】
    虽说有自己的老友相助但张国安内心深知这件事并不会这么简单,他决定还是要多方面的去寻找解决问题办法。

    县政府、钻井公司都已经跑过了,接下来也就只剩下银行这一个地方。

    走到钻井公司的大门口侧头看了一眼坐在亭子下方的门卫,迟疑片刻走过去:“老先生麻烦您件事,等会儿有辆车来接我,你到时候告诉他去大庆路那边的银行找我就行好吗?”看老人年岁已高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就加大了很多。

    老人家挑着眉毛看了张国安一眼,摆摆手:“我要是看到了就告诉他,看不到你也别怪我。”回答道。

    “好的,谢谢您,谢谢。”拱拳道谢之后离开了钻井公司一人步行前往银行。

    那个时候的银行可不存在信用贷款这一说,想要从银行拿到贷款就必须有抵押物品,张国安在什么抵押物品都没有的情况下找到了银行的负责人员说出此次前来目的,对方听完当场一愣,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实在抱歉,您说的这些我们这里办不了,要不去别的银行看看?”三言两语就要给他打发走。

    “领导你先别着急走,我说的全部都是实情,我们独水乡非常需要打井的这笔钱,我用自己的人格向你担保这笔钱一定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张国安不断的拍着胸脯子保证。

    银行的负责人无奈的摇摇头:“您说的这些我非常理解,我也非常想要帮您批贷款,可是您也要理解理解我们的工作吧,如果每个人都用自己所遇到的难处来贷款那我们要放出去多少钱?而且这是银行的规定,我只是一个负责贷款的管理人员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决定这件事。”

    “您呀可别为难我们啦。”负责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张国安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虽说自己已经做好了碰一鼻子灰的准备,可这件事真的发生之时内心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张书记你怎么自己走过来啦。”小刘推开门气喘呼呼的跑进来说道。

    “哎,走吧。”张国安长叹一声。

    “张书记怎么还叹气了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没事,没事,我记得霞飞路那边还有一家银行是不是?”

    “霞飞路?哦,对对对,那边上个月新开了一家银行。”

    “走,去那个银行。”

    张国安内心并不是不清楚所有的银行贷款都是一个条件“抵押物”,可他还是想要换一个银行去试一试,万一要是成功了呢?

    汽车来到了银行门口停下来,张国安示意小刘在车内等待独自一人走向银行。

    推开银行的大门,一个工作人员便满脸笑容的迎上来:“您好,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呢?”用着标准的普通话询问道。

    张国安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个银行办业务的人很少,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在柜台那里,回过头对着工作人员说道:“你好小姑娘我想问一下咱们银行的领导在不在?”

    “您是有什么事情吗?”试探性的问道。

    “我就是想来咨询一下贷款的事情。”

    “贷款啊?那您直接去三号柜台办理就可以,我带您过去吧。”说着她就做出了请的手势,张国安跟随她来到了三号柜台。

    柜台内做着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当张国安坐下之后开口说道:“您好,您需要办理贷款是吗?”

    张国安点点头。

    “您需要用多少钱呢?”工作人员继续问道。

    “十万。”

    “十万?您要用这笔钱做生意?”工作人员被吓一跳,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呼,“我先跟您说一下咱们银行的贷款流程,如果您想要贷款十万元那就需要提供价值在十万元以上的物品办理抵押手续,等手续办理完成之后我们才会给您放款,您看......”工作人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张国安打断他的手势。

    “这个我知道,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咨询一下能不能先给我批贷,我保证会还钱,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人格?”

    “我没有听错吧?”

    “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咱们县城西南方向独水乡的党高官我叫张国安,目前那边一直都在靠喝脏水过日子,很多老人妇女孩子总是因为吃脏水导致身体生病,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先贷款帮老百姓打井建水塔,这笔钱我肯定会还的,实在不行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家的地址,如果我不还你让警察去抓我。”

    张国安又一次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工作人员听完长呼一口气,停顿片刻后把手中已经准备好的资料扔到一旁:“就算您说的是真的,可真的不好意思我们银行从来没有用人格担保就能贷款的规定,您去别的银行看看吧,我们这里无法为您办理。”语气和刚刚判若两人,当场就给了张国安十分强硬的拒绝态度。

    “我能不能见一见你们银行的行长?”

    “我们行长很忙,也不是谁想见都能见得,更何况您这样的情况就算是见到了行长也会收到同样的回复,还不如去别的银行试一试。”工作人员说完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去,留下了张国安一人坐在那里。

    张国安怀抱着公文包从椅子上站起来,两次碰壁让他的心情低落到谷底,县城一共三家银行两家拒绝,剩下的那一家......

    走出银行大门回到车内:“小刘去凤凰路的银行。”

    小刘感觉他的语气不太对劲,扭头看了一眼:“张书记您没事吧?”

    张国安用力的抿着嘴摇摇头,轻轻摆动一下手:“开车吧。”

    如果这件事自己没有办成就这么回去该如何面对老百姓?如果自己办不成这件事,打不了这口井又该如何去解释当时斩钉截铁的诺言?

    不行,我说到就一定要做到,哪怕是卖掉自己的房子也要把井打出来。

    张国安并没有因为接连碰壁而退缩,反而却变得更加坚定,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第三次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