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19:打井任务【五】
    写给行长的信件虽然交到了银行工作人员之手,并且对方也答应会在看到行长之后递交上去,但对于张国安来说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离开银行乘车先后又去了另外两家银行,最后来到钻井公司找到自己之前同事。

    “我说老张你这还是老脾气啊,一秒钟都等不了。”老宋一脸憨笑的迎面走来说道。

    张国安苦笑两声:“哈哈,没办法呀,老百姓一天吃不上干净的水我这心里一天就不得踏实。”

    “钻井公司的经理还要过两天才能回来,你在等一等吧,等他一回来我马上就联系你。”

    “老宋我这里有一封信是给钻井公司经理的,如果你要是看到他了务必帮忙把这封信交给他,我知道这件事可能有些不太好办,所以希望你能多帮忙说说。”张国安诚恳的说道。

    “张书记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尽最大努力的去帮你,不过......不过咱们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一切都还要等着经理回来,要我说啊你这两天也别天天来看啦,只要他一回来我保证马上联系你,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老宋我绝对没有不放心的意思啊,绝对没有。”

    “哈哈哈,走吧,去屋里喝杯水。”

    “走。”

    简单的聊了几句张国安就要起身离开,老宋拦住他:“你又要着急干什么去?这板凳还没有做热乎就走啊。”

    张国安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任务繁重啊,我可不敢在这里多耽搁,信得事情还要劳烦老兄你惦记点。”

    “放心,放心,这件事我肯定给你办。”看到老宋拍胸脯子答应张国安也就放心了。

    离开钻井公司张国安乘车又去了一趟县政府,领导一看到他马上就挑起眉毛,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你这来的也太勤快了一点吧,乡里的工作不需要做吗?”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乡里的工作,吃水的问题不解决我还能做啥?”

    “你......”

    “这件事我们今天开会会讨论和研究,你也不要太心急,回去等消息吧。”领导计划两句话就给张国安打发走,可惜话音刚落下张国安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给我耍无赖是不是?”领导指着他呵斥道。

    张国安咧下嘴:“领导你要是说我耍无赖也行,既然今天开会研究那我就别走了呗,我等你开完会再走,要是能有个好消息我也能回去告诉大家伙,你说是不?”

    领导真是拿他没有办法,直接一甩手走出了房间。

    张国安一个人在这里坐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他急忙站起来迎上去打开办公室房门。

    正打算推门的领导见他还没有离开楞了一下:“你是真没走啊?”

    “没有,我在这等着消息呢,今天开会怎么样?是不是同意给我们独水乡打井和修建水塔了?”张国安迫不及待的的追问道。

    “这件事目前大家众说纷纭,所以没有确定结果,你要明白政府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和你一样,我们都在想尽办法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提高大家的收入,可是咱们全县这么多村子都在伸手向政府要钱......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领导的十分委婉的给出了张国安答复。

    只见他没有任何表情的站起来走到领导面前:“那......我就先走啦。”

    “国安......”

    张国安站在门口回头微微一笑,拽开房门走出去。

    对于他来说好像刚刚要看到地头,结果一下子又回到了起点,如果银行那边要是批不下来贷款又该如何解决呢?

    乘车回到了独水乡政府。

    “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都是乡里乡村的。”王庆喜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

    “好好说?我凭啥跟他好好说,我们好不容易打来的一桶水就这么被砸塌了,我凭啥好好说?王乡长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要是不能给我主持公道我就去跟张书记反应,如果他要是还不能给我主持公道那就别怪我无情。”

    “张书记......”

    一名村干部看到了张国安的身影站起来喊道。

    房间内所有人全都扭头看过来,刚刚还争吵不断一瞬间安静下来。

    “你就是张书记?”

    “恩,是我。”

    “你来的正好,今天这件事你给俺评评理,咱们乡里一共五个坑,所有人都要吃水,我们好不容易打了一桶这王八羔子不怀好意大半夜的给我们桶里扔泥疙瘩,好好的一桶水就这么被霍霍了......”村民越说越生气,最后已经用了吼叫的方式来描述。

    张国安听完他的话扭头看向另外一名村民,此时的他就像一根电线杆子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张国安开口问道。

    “哼,他说是我扔的你就信啊?我闲的没事给他水桶里扔泥疙瘩,而且他的水桶在房檐下面我这得多高的技术能从墙头外面扔进去?我要是有这技术直接打篮球去了,还会在这里?”

    “王运你小子别满嘴喷粪,这件事除了你还能由谁?还打篮球,你去打工人家都不一定要,一天天闲的没事满村溜达除了搞破坏还能干点啥?”

    “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就说了,咋滴?”

    “......”

    说话的功夫两个人就要开始动手,张国安跟王庆喜他们几个人急忙把两人分开。

    “干嘛呢,干嘛呢?怎么说着说着还动起手来了,这里是县政府不是菜市场。”王庆喜大声呵斥道。

    正所谓婆说婆有理,媳说媳有理,像这种事情还真的是很难解决。

    本来张国安的心里就堵得慌,被他们这么一闹血压瞬间飙升。

    “好啦,好啦,大家都少说两句,我就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他扔泥疙瘩?”

    “没有,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他,除了他没人干这种小人的事情。”

    “你没完了......”

    “行行行,别吵别吵,那我问你,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回答我有没有做这件事?”

    “张书记我王运要是做了我不得好死,我知道咱们乡里吃水不容易,你说我怎么可能去干这种事?”王运信誓旦旦的举着手发出毒誓。

    张国安微微点下头:“好吧,你们跟我过来一下。”说完带头走出了房间,众人全都一头雾水的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