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闪光的足迹 > 021:打井任务【七】
    行长从桌子上拿起了张国安写给他的那封信,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张国安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何用意,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慌乱,心想,难不成你现在反悔啦?

    “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有办理过类似的业务或者说咱们县还从来没有办理过,你所需要的十万元肯定是批不了,我最多可以批给你一万元贷款,你先听我说完。”行长把信折叠好放回到一旁。

    继续说道:“这一万元可能解决不了十万元的事情,我还是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们也有规章制度,我的权力有限。”

    张国安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一点点失落,不过他还是很真诚的表达了感谢:“谢谢,非常感谢,一万元虽不能解决十万元的事情,但足以让我们距离成功更进一步。”

    “我也要谢谢你可以这么想,这样吧今天工作人员都下班了没办法办理,等明天上午你再来一趟咱们把手续办好就可以拿到贷款了。”

    “好的,好的,没问题。”

    两个人简单的聊过之后张国安起身再次表达感谢之后离开银行。

    当他走出银行大门的那一刻抬头深吸一口气,空气在这一刻都是那么的香甜,忍不住的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回到车上小刘放下手中的书坐直身体:“张书记我们现在回乡吗?”开口问道。

    张国安摇摇头:“今天送我回家吧,明天一早来接我。”回答道。

    “好的。”小刘一听不用回乡里别提有多高兴,终于不用再喝着苦涩的坑水睡着硬邦邦的床板了。

    家永远都是不管你走多远都会思念的地方。

    张国安站在门外左右看了看,突然间发现自己之前种下的月季花长出了粉色的花朵,红中泛白,很是可爱,花茎上长着许多的小刺就像是一排排卫兵在保护着盛开的花朵。

    “国安叔?你什嘛时候回来的?”就在他专心观察花朵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张国安起身转过去,笑着回答道:“我刚回来。”随口答复道。

    “叔,你这会儿不忙吧?”

    “不忙,怎么了?”

    “这不孩子上学也不好好上,学的成绩烂七八糟,我就想来问问你看看能不能给他找个工作,一天天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事儿。”男子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出此次前来的目的。

    张国安听完挑下眉毛,沉思片刻后问道:“你打算让他干什么?”

    “嗨,我没什么打算,他要文凭没文凭要本事没本事,能有个班上就不赖了。”

    “孩子有什么打算?”

    “他......他什么打算都没有,就打算在家里玩。”

    张国安楞了一下,心想你俩还真是一对父子,一个不务正业天天瞎溜达,一个放着好好的学不上要在家来玩。

    “找工作可以,咱们县里好多地方都在招工,只要肯吃苦就没问题。”

    “叔,这小子不愿去干那种活,我听说你现在调到独水乡当书记了,你看能不能......”

    他的话说到这里张国安就已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伸出手打断十分坚定的给出答复:“强子这种事不要说了,我办不了别说是你就是我的儿子想要去好的部门工作也得靠自己本事。”用自己的儿子来举例更加表明了他的态度。

    强子听完后咧下嘴:“叔,你就帮帮忙呗,不能安排个好的弄个差不多的也行,等孩子出息了肯定忘不了你。”

    孩子都这样了还能出息?张国安是不敢想。

    “行啦强子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这件事我办不了,你要是真不知道叫孩子干嘛去,那就叫他报名参军吧,部队里面还是非常锻炼人的,他如果要是真有本事在部队里也能混出个名堂来。”张国安已经不想要在继续跟他沟通,“我得进去换身衣服,好几天没有换都臭了,你还是回去好好跟孩子商量一下吧。”

    说完扭头就走进了院子。

    强子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嘀咕两句“哼,一个乡里的党高官看把你牛的”。

    吱!

    推开房门,牛秀凤正准备做晚饭,听到开门声一抬头看到突然回来的张国安被吓一跳。

    “怎么?几天没回来不认得我啦。”张国安玩笑着说道。

    “你怎么今儿回来了?”牛秀凤很是好奇的反问道。

    “我明天还得去银行所以今天就不折腾回去了,顺便回家换一下衣裳。”

    “我就知道。”牛秀凤一脸不开心的小声咕哝一句,“衣裳在柜子里自己找去吧,我去往锅里添点水等会儿吃饭。”嘴上在埋怨,行动却从来都是支持。

    牛秀凤很关系他在那边的情况,当得知全都吃坑里的脏水过日子时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现在他们还吃坑里的水?”

    别多说,你要说五年前吃坑里的水牛秀凤都不会这么惊讶,可现在都已经进入到九十年代还在吃坑水就有点“吓人”了。

    张国安长叹一口气:“哎,没法啊,那里的水浅层都是苦水根本不能吃,打深水井又得花不少钱所以一直没有解决。”

    “那你在那儿怎么喝水?”

    “我......乡镇府每个星期都会花钱买水吃,你不用担心我。”

    “真的假的?”

    “你看看你,我还能糊弄你啊?”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不少,当张国安听到自己的闺女马上就要临盆时露出了喜悦的表情。随后又皱起眉头,按照闺女的临盆时间来看自己肯定回不来,多少有一些失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牛秀凤最近有些劳累不停在打哈欠,张国安见状让她赶快去休息。

    凌晨二点钟牛秀凤睡醒一觉,恍惚之中感受到昏暗的灯光还在亮着,侧头看了一眼发现张国安还在灯下书写:“都二点钟了还不睡,你还以为自己是年轻的小伙子啊。”用着埋怨的口气说道。

    张国安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马上就好,你先睡。”

    不知不觉中天都快要亮了,张国安这才放下手中的钢笔,轻手轻脚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个懒腰活动一下酸痛的颈椎和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