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能合成无数妖宠 > 第二章 葫芦项链
    次日,冰狐校场。

    一大早,校场上便有十多幼小身影,立于此处。

    “马步必须标准,实在挨不住了,就给我歇着,别浑水摸鱼!”

    在他们前方,一个粗矿大汉,光着臂膀,宽大的脸上嵌着一道半尺长的伤疤。

    伤疤由上自下,贯穿整个脸颊。

    随着他的一身暴喝,人群里原本浑水摸鱼,马步蹲得不标准的孩子,直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妈,我要妈妈~我不要打熬身体了。”

    这是个约莫六七岁的男孩儿,稚嫩的面颊上挂满一滴滴晶莹剔透的冰珠子。

    这是他刚刚落下来的泪水,还未离开脸颊便被这无尽寒冬冻成冰渣。

    “哼!别他妈的像个女人一样!给我站起来,在这无尽蛮荒中,只有自身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保护部落!懦弱,只会死得更快!”

    粗犷壮汉,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忍,很快又被他掩盖下去,看着一众少年,面色严肃。

    那个摔倒在地的少年,仍然带着泪光,看向那个粗犷的男子,心中只有委屈。

    其他少年没有多语,咬着牙关,苦苦支撑。

    在这蛮荒部落里,每日里的马步训练已然是家常便饭了。

    蛮荒中的恐怖妖兽,他们也或多或少从大人口中有所耳闻。

    只不过,未身临其境,不知其恐怖之处。

    一个时辰之后.....

    “好了,今天的训练结束了。回家之后,莫要懈怠,在室内暖和的地方也要多多打熬身体。看看陌白少爷,五年来,每日都加练一个时辰,从未懈怠。

    你们这些臭小子,多跟陌白少爷学学!”

    粗犷中年看着一众少年,笑呵呵的说道。

    身为冰狐部落的教头,从小到大他也是这么训练过来的。

    于他而言,这群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他相当于一个长辈的角色。

    几岁的小男孩在这冰天雪地里蹲马步,忍受着寒冷、肌肉酸痛的煎熬。

    作为长辈,他的内心自然是有些不舍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他是长辈,所以他必须把这种不舍之情掩埋于心。

    无尽蛮荒,危机四伏,妖兽肆虐。

    说不准,下一刻就有妖兽攻击部落。

    自身没有实力,最终只会落得个命丧妖兽口的结局。

    所以,训练之时,他极其严苛,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皆因,他知道。

    知道这无尽蛮荒中的生存规则和困苦。

    但是,训练之外,他仍然是长辈,那个有些有肉的长辈。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瘫软在地的少年郎们再次将目光集中在那座‘冰雕’之上。

    一动不动,气息沉稳。

    缓慢走动活动紧绷肌肉的孩子们,眼神之中透露出羡慕、敬佩之意。

    天寒地冻,蹲一个时辰马步已经到了他们的极限。

    陌白却比他们多蹲一个时辰,想一想心里都有些发怵。

    心底也不由升起了一丝敬佩之意,首领的儿子果然不一样,仅仅这番意志力已经超越他们太多了。

    “王教头,我也要加练!”

    说话的是一个同陌白年纪相仿的少年,他歇息了半刻之后,便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大山说道。

    八年前的灾难他也曾亲身经历过,所以王大山的话,他更加能够体会。

    “好!有胆气!”

    王大山听此,大声叫好。

    虽说冰狐部落属于极夜镇,但是在这无尽蛮荒中,人类其实活得不那么如意。

    镇里想要照顾部落,也有些远水难解近渴的味道。

    真正危机来临之时,靠的还得是自己部落的力量!

    下一代里能够多些努力、上进的年轻人,他这个教头也就心满意足了。

    “教头,我也要继续练习。”

    “教头,还有我!”

    ......

    很快,有了带头者,一溜少年们纷纷站起身来,再次蹲起了马步。

    “好!好!好!”

    王大山连说三个好字,只觉自己鼻头有些酸酸的,心中说不出的欣慰。

    “加练可以,但是莫要逞强,扛不住了就给我歇着。每次加练不得超过一刻钟。”

    王大山看着众人露出欣慰的笑容,略显关心的说道。

    “是!教头!”

    孩子们大声回应,脸上露出一丝坚毅。

    不过,这种坚毅能够持续多久,没人能够知道。

    三分钟热度,这对几岁、十来岁的小孩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时间,缓慢流逝。

    一刻钟,很快便过去了。

    孩子们纷纷站起身来,不断走动,这是在活动肌肉,让肌肉保持松弛状态,避免劳损。

    呼~

    陌白长舒一口气后,站起身来。

    然后在校场内缓慢走动,疏经活血。

    “陌白少爷,首领叫你训练完之后,祖祠找他。”

    见着陌白训练结束,王大山走了过来,对着陌白说道。

    “是!教头!”

    陌白看着王大山笑着回应道,然后迈着步子向着祖祠走去。

    祖祠内,陌无双已在此等待多时。

    “父亲。”

    陌白进入祖祠,对着陌无双鞠躬行礼。

    “跟着我跪下。”

    陌无双跪在中央的蒲团上,言语间充满了不容置疑。

    然后便对着祖祠的牌位,三叩首。

    对于父亲的话,陌白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

    跟着陌无双对着祖宗牌位叩首。

    “小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陌无双跪在蒲团之上,眼神之中满是沧桑。

    “父亲,我......”

    陌白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事情发生的前几年,他曾多次询问,但是父亲却是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如今突然这么说,他的心中不由咯吱一下。

    “行了,我知道你想问。只是我不说,你也就不问了。

    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

    陌无双说道这里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那场冰狐袭村事件,让我们部落损失了三名一级御妖师。你的母亲便是其一,还有你铜叔、烈伯都忘于那场灾难之中.....”

    陌白听到此处,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附着在脸颊上,眨眼间便被冻结成了冰渣子。

    虽然,他早就知道母亲已经去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但是,当这件事情从自己父亲口中说出之时,又是别一番滋味。

    陌白紧紧的拽着拳头,咬着牙,流着泪,对那蛮荒中的妖兽充满了恨意。

    “好了,不许哭!人生一世,总有生死。无尽蛮荒凶险无比,此间不过小打小闹罢了。”

    陌无双看着妻子的牌位,眼睛已泛泪光。

    “这是我们陌家祖传之物,现在爹爹把它交予你,你切记要好生保管。”

    陌无双强忍着泪水,将一枚黑不溜秋的葫芦状项链自脖子上去了下来,然后站起身来,递到陌白面前沉声说道。

    “是!父亲!”

    陌白双手接过项链,梗咽着回答。

    “好了,去吧。以后的训练你大山叔全权负责,争取早日达到十石之力,进入狩猎队。”

    陌无双挥了挥手,示意陌白离开。

    陌白点头回应,心中虽有些疑惑。

    但是,父亲不说,他也没问。

    这是他同父亲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