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能合成无数妖宠 > 第九章 为了部落
    【冰狐王】

    品质:稀有

    气血:115

    灵力:106/500

    描述:一只受到致命伤害的冰狐王,实力十不存一。

    不可炼化

    当陌白将目光聚集到冰狐王身上之时,一串串数据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对此,陌白并不陌生,之前他可是炼化了大半个地窖的冰狐尸体呢。

    只不过,这次看到的和炼化冰狐尸体时看到的有所不同罢了。

    很显然,这个时候的冰狐王还处于拥有生命力状态,无法炼化,只能看到它的一些基本属性。

    致命伤?

    陌白看向冰狐王脊背上那条长约两尺的刀痕,知道这便是炼妖壶所说的那处致命伤了。

    “全员戒备!小冰给我出来。”

    王魁站定看着冰狐王,如临大敌,大喝一声之后,脚边一个淡绿色的五角星阵法出现。

    随后,一只一人高的冰狐出现在了王魁的身旁。

    陌白知道,这是王魁的契约妖兽,一阶冰狐。

    叽叽~

    小冰狐一出现,眼神便有些闪躲。

    眼前的狐王给了它太大的压力了,这种压力不仅仅是来自实力上,更多的是血脉上的压制。

    “小冰,附体!”

    王魁自然知道小狐狸心中所想,遇到冰狐王,放它自己出去同冰狐王战斗,恐怕直接就被血脉压制得走不动道了,还战斗个屁。

    所以,王魁将之召唤出来,就是为了附体战斗,增加自身实力。

    御妖师,本命妖魂可与自身相融合,前面提升整体实力,增加幅度视本命妖魂的实力和品质而决定。

    除了本命妖魂外,其余的契约妖兽,可以与主人附体战斗。

    每只妖兽附身于御妖师身躯之中,附体顺序大多为:左手、右手、左腿、右腿、躯干、脑袋。

    王魁不是御妖师,但是他拥有契约妖兽,所以这附体能力他也可以享有。

    只见白色冰狐化为一道白色流光没入王魁的左手之中,随之左手臂膀开始泛光,其上覆盖着一层坚硬的冰霜。

    嘭!

    就在王魁附身完成之时,冰狐王发动了攻击,身子高高跃起向着王魁奔来。

    随后,冰狐王的爪子与王魁覆盖着冰霜的手臂发生了碰撞。

    噗哧~

    王魁被这一击击退了四五米,一头倒在雪地上,鲜血子口中喷出。

    哪怕是进行附体状态,他的左手覆盖上了一层坚硬的冰霜,左手气血更是达到了五十九点,却仍然不是这冰狐王一合之敌!

    冰狐王一击没有得逞,没有再继续拼命。

    之前的战斗已经让它气血衰退不少,背上更是有一道致命伤,如果再这么继续肆无忌惮的战斗下去,恐怕早晚得交代在这儿。

    二阶妖兽已然诞生了灵智,只不过心智不高,大多数相当于一两岁的孩童。

    哪怕冰狐王属于狐狸类,天生比较很聪明,心智也不会超过三四岁。

    嗯?这个味道好熟悉?难道那家伙找过来了?

    突然,冰狐王问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它耸动着鼻头,努力的想要搞清楚这个味道从何而来。

    因为,这个味道和刚刚欲要斩杀自己的妖人有着些许的相似。

    冰狐王有些恐慌,那是两个妖人,一同设下陷阱想要将它当场诛杀,虽然它拼劲全力击中上了其中一个女性妖人。

    但是自己也被那个男人一刀给断开脊骨,虽然自己拼命反击,用掉了自己的大招,释放生化气体,将他困在了原地。

    但是,它知道,自己的那点气体不足以迷晕一个同自己境界相当的妖人。

    此刻,如果真的被追上了,自己想要再逃,就无济于事了。

    不过,很快它就发现了这个气味的拥有者。

    那是一个皮肤白皙,带着狐皮瓜帽的小妖人,眉宇间同那个想要猎杀自己的妖人有些相似。

    想来,两人定然有着不小的关联。

    想到这里,冰狐王的目光变得炽烈,阴狠起来。

    看向陌白,眼睛一转不转,似要吃掉陌白才能善罢甘休。

    吼~

    冰狐王声音有些撕裂,四肢绷紧,力量直接通过腿部轰然爆发。

    化为一道白影,向着陌白的方向掠去。

    “少主!快跑!”

    铁牛见此,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双脸通红,将手架在身体之前,用尽全身力气,想要硬接下冰狐王这么一击。

    嘭~

    尚且只有二十三石之力的铁牛,怎么可能是冰狐王的对手呢?

    哪怕冰狐王受了重伤,一身实力有所下降。

    但是它仍然是个不择不扣的二阶妖兽,普通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少主!快....快....快跑!”

    铁牛被震开而是来米远,硬是撞在一根冰松之上,这才落于地上。

    顿时,一口鲜血喷出,躺倒在地,用尽全身力气说出那么几个字后直接瘫倒在地,不知生死。

    “畜生!”

    陌白紧紧的拽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吱直响。

    看向冰狐王,满是恨意。

    自从他加入狩猎队之后,铁牛大哥就对自己照顾有加,虽然这段时间不长,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心、关照,陌白是能够感受到的。

    现在,这么一个关心自己的人,被冰狐王一击轰飞,生死不知,他如何不恨呢?

    八年前,陌白虽然知道母亲的死与这只冰狐王有关系。

    但是,那时他尚且年幼,又躲藏于地窖之中,对着一切没有直观的感受。

    现在不同,前一刻还在嬉笑、关照自己的兄长,就这么被打得口吐鲜血,生死不知。

    这种感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

    吼~!

    冰狐王一击得逞,没有乘胜追击。

    反而将目光投到陌白的身上,一双狐狸眼,凶芒毕露。

    这一刻,所有狩猎队的队员们都知道了。

    这只冰狐王的目标是——陌白!

    “陌白少爷!”

    冰狐再次发起进攻,这次是两个陌白不熟悉的队员出手,挡在了陌白的身前。

    一个背后背着大大的竹篓,里面装着一直冰冻的小狐狸尸体。

    嘭~!

    这两人都不过十多石之力,在冰狐王面前根本犹如纸糊一般。

    哗啦~

    背篓男实力不够,运气亦欠佳。

    冰狐王的爪子自己划过他的肚子。

    霎时,热滚滚的鲜血伴着肠子滚落在雪地上,升腾起阵阵白色雾气。

    背篓男眼睛瞪得老大,双腿一软,整个人失去了支助点,瘫软在了地上。

    “陌白少爷,快走!等你成了御妖师之后,再为我们报仇。你是天才,比我们这些终生无法成为御妖师的人更加可贵。部落更需要你。”

    王魁带着狩猎队众人挡在了陌白的身前,望着冰狐王,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老大说的对。陌白少爷,你快快离去,将首领找来,或许我们还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陌白还不曾知晓他的名字。

    这些人,陌白大多不认识。

    虽然平日里时常建这面,却从未问过名字。

    其实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了,冰狐王的目标是陌白。

    其实他们可以走掉的,铁牛如果走了,不挡在面前,他就不会生死不知。

    背篓男如果猥琐一点,不那么勇敢,他亦不会被当场开膛破肚。

    但是,他们没有走!

    陌白知道,他们不走,一心一意的帮自己挡住冰狐王,不是因为他是少主。

    而是,他们是兄弟,一个狩猎队出生入死的兄弟!

    最重要的是,他们同自己一样,一切为了部落着想!

    陌白天赋出众,更有可能成为高高在上、实力高决的御妖师,他们就觉得自己有义务让陌白先走。

    他们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是少了一个十几石之力的普通人罢了。

    陌白交代在这里,就是少了一个御妖师。

    一个未来的御妖师!

    部落自古传下来的训责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他们自己亦不会这么做。

    陌白站在他们身后,拽着拳头,当下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独自引开冰狐王。

    不能让这么多的兄弟,为自己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