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能合成无数妖宠 > 第十七章 气血旺盛,源源不绝
    咻~

    嘭!

    火焰箭矢,速度奇快。

    可是,陌白已不是两年前那个陌白了。

    躲过王田远距离一箭,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如今的他,借由白焱妖莲的妖火,将莫问天的《白焱炼体决》修炼至小成境界,一身气血值更是被推到了一百二十五石之力,比之普通一阶御妖师亦不城隍多少。

    如果妖莲附体,气血更是直逼二阶。

    虽然有所不及,但是在传奇契约妖兽白焱妖莲的附体下,哪怕是一般二阶亦有一战之力。

    附体白焱妖莲,虽然对气血的消耗比较的大,但是陌白却丝毫不担忧。

    无论是炼妖壶储物空间中的凝血液,亦或是炼妖壶的灵气值,都可以做到补充气血的效果。

    是了,灵气值不仅仅可以推演功法、驯化妖兽、提升气血实力。

    更能在关键时刻,做为陌白的气血备用源,源源不断的为陌白供应气血值。

    只要灵气不断,陌白的气血便不会耗尽。

    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陌白不会这么做,毕竟这实在是太过于浪费灵气值了。

    “嗯?有些门道!”

    王田也没有想到陌白这个普通人竟然可以躲过自己的一箭,心中有些警惕了起来。

    “儿子!”

    陌无双见此,心中大悦,双剑流运用到了极致,将王大虎的阔刀荡开。

    随后便将身上的银霜毒蝎和冰狐解体而出,让其与王大虎和烈焰貂缠斗,自己则快速向着陌白靠近。

    陌白亦是如此,躲过王田致命一箭之后,想也没想便跑向了父亲。

    两父子,眼中含泪,却又带着些许的欣喜。

    至少,儿子还活着。

    哪怕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只要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之前,陌无双一直以为儿子早就身死,心已绝望。

    否则以他全盛的实力,如果他一心想逃,王田和王大虎也不一定能够留下他来。

    那时的他早就心灰意冷,有了寻死的想法。

    王田和王大虎又非常合适宜的出现了,陌无双就没有想逃了,寻死之道有很多种。

    拉一、两个敌人一起上路,亦是件很欣慰的事情。

    当然,按照常规手段,他自然不可能在两人的合击下击杀任何一人。

    但是,御妖师都拥有本命妖魂,如若本命妖魂自爆,那将会产生大于本身实力十倍不止的威力。

    如若自爆时机把握得当,就算是将王田和王大虎两人一起拉来垫背,也不稀奇。

    如今,陌白出现了。

    他心中的希望就有了,太阳再次升了起来,照入他的心扉。

    固然,此时的境地很糟糕。

    但是,儿子还活着,就是最开心的事情。

    固然,他身受重伤,不是王田两人的对手。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招,自爆本命妖魂!

    此刻哪怕是死,他也心安了。

    至少,他今生还能看着儿子这最后一面。

    “白儿,等会你快些逃离。为父会为你拖住他们的。”

    陌无双扶着陌白,咬着牙齿,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父亲,要走一起走,我怎么可能抛弃你,一个人逃跑呢?”

    陌白眼眶含泪,看向父亲,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听话!你从小都听爹爹的话,这次也要听我的。赶快离开这里,我是强大的御妖师,我有方法自救的。”

    陌无双眼神中有些焦急,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看向陌白双眼充满不容置疑。

    这个表情,很熟悉。

    那年部落,校场之上。

    父亲亦是一夜间变得不一样了,从曾今的和蔼变成了冷漠、严肃。

    他每日里都监督着自己训练,每日里加大自己的训练力度。

    幼小时,自己不懂。

    为什么别人可以休息了,可以玩了,可以打雪仗了。

    自己却要勤加练习。

    后来大些了,陌白有些明白了。

    因为这无尽蛮荒中,快乐很短暂,幸福也很短暂,生命更短暂。

    想要快乐、幸福、活下去。

    唯有自己实力强大,才能做到。

    母亲的死,是因为部落实力不足。

    这些种种,随着陌白一点点长大,他都明白了。

    没人对他说教,除了父亲亦没人敢对他这个小少主说教。

    但是,这些事情就像无师自通一样,在如此环境下,慢慢的自己就懂了些。

    所以,自那以后,陌白就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让他练多久,他就练多久。

    因为,他知道。

    父亲是御妖师,他不会害自己。

    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父亲那次改变,是在十年前,冰狐王袭击部落之后。

    这一次,陌白又从父亲身上感受到了改变。

    虽然表情仍然那么的严肃,但是眼眸之中却是柔情一片,言语之间是关心、是责备、是对他的爱。

    此刻的父亲,似乎又回去了。

    回到了十年前,冰狐王袭击部落之前,父慈母爱那段日子。

    陌白这时有些明悟了。

    父亲从来都是那么的慈祥,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只不过,经历的事情越多,表达慈祥、表达爱的方式亦有所改变罢了。

    啪~啪~啪~

    “好一段父慈子孝,真是感动得我潸然泪下啊。”

    王田走在王大虎身后,拍着手掌,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陌白,有多远给我走多远,这两个小喽啰,还不是我的对手。”

    陌无双踉跄的站起身来,伸开双手,护在陌白身前大声的吼道。

    一双眼睛望着王田,满是战意。

    能够在死之前见着儿子,他亦是无憾了。

    此时,只要能拦住王田两人,让自己儿子逃出生天,他就自是心中喜悦。

    陌白自然知道父亲是在强行硬撑,他说的话亦是安慰自己罢了。

    其目的不过是想要骗自己离开而已。

    “父亲,这乃凝血液,你且服下。”

    陌白从炼妖壶中取出拳头般大小的凝血液将之交予陌无双,在他耳畔轻声说道。

    凝血液乃采妖兽精血熬炼而成,不仅仅对提升气血有着显著效果。

    在治疗肉体伤势上,亦不下于三品丹药。

    陌无双没有迟疑,直接一口吞下凝血液,儿子给的东西,他自然不会怀疑,哪怕是毒药他也认了。

    凝血液自然不是毒药。

    服下之后,陌无双感觉自己腹内升起滚滚热浪,似有灼烫感自腹部传来,然后传遍全身。

    整个身子更是变得通红无比,身上伤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体内气血更是瞬间回满,更有大量的气血在自己体内冲撞。

    陌无双只觉自己体内充满了力量,浑身上下,通体红润。

    “给我死来!”

    体内气血旺盛,陌无双持剑主动向着两人攻击。

    他想要发泄,发泄出身体中的能量。

    “刚刚他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猛!”

    王大虎不断接招,手臂震得酥麻,体内气血不断消耗。

    可是,观其对手,仍然一副全盛状态,似乎他体内的气血用之不竭、取之不觉一般。

    陌无双,只凭借肉身气血,不断进攻,打得是越来越猛。

    凝血液只能提升气血,无法恢复灵力。

    所以,此刻陌无双体内灵力亦是消耗得一干二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