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能合成无数妖宠 > 第二十一章 重回部落
    “父亲,我这次失踪了多久?”

    行在路上,陌白看着父亲,疑惑的问道。

    “两年了,总共两年了。”

    陌无双看了看儿子,脸上洋溢着笑容。

    坠入冰湖,失踪两年。

    陌无双其实早就放弃了。

    哪曾想到,失踪的儿子竟然又回来了。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大喜事儿。

    至于这两年儿子去了哪里,他亦不会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

    如果儿子愿意与他分享,他自然欣然倾听,如若不肯,亦不能勉强。

    “竟然两年了。”

    陌白脸上有着些许惊讶。

    他自知时间应当不断,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两年。

    湖底空间,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东西,自然也无法计算时间流逝。

    他每日里吸食凝血液打熬身体,每天都想着该如何离开那个地方,时间便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主要是,凝血液打熬身体,对实力提升非常的明显,修炼起来自然没有那么在意时间的流逝。

    “是啊。两年来我一直来白焱湖观望,冰湖却再未化过。”

    陌无双仍然笑着,两年的等待,能够等来儿子,自然是值得的。

    “对了,父亲,王魁队长和铁牛他们怎么样了?”

    如若说这两年来陌白最为担忧的是什么,那自然是被冰狼王击伤的狩猎队队员们了。

    陌无双听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将这两年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那日陌白将冰狼王引开之后,王魁和铁牛他们深受重伤。

    整个狩猎队出来十五个人,重伤十一个,死了四个。

    王魁队长,与冰狼王硬碰硬,虽然挡住了它的攻击,却落得个经脉破碎的下场。

    虽然性命保住了,但是终生无法修炼,身体气血之力也衰退了一大截。

    因为是他带队,把少主给搞丢了,这两天来,他日日自责,每日与就作伴,甚是颓废。

    再是铁牛,左臂粉碎,右臂亦留下残疾,虽然还能修炼。

    但是一个残疾人,天赋亦不算好,恐怕也没有希望成为御妖师了。

    其余队员虽然受伤,却没有王魁二人严重,修养几个月后便也是恢复如初了。

    陌白听到这里,拳头紧握,心中说不出的愤怒。

    “哎!都怪我。要不是我想要急着击杀冰狼王,他们也不会有如此劫难,儿子你也不会整整失踪两年,才脱离苦海。”

    陌无双有些自责,说着眼眶都有些红润了。

    “父亲,这不怪你。你也是为了部落着想,你也是想要为母亲报仇。”

    陌白捏得泛白的手有松了下来,看着父亲说道。

    “对了,那冰狐王追着你去了,它到底有没有追到你?”

    “追到了,后来白焱湖破裂,冰狐王被这白焱妖火给烧了个干净。”

    陌白说着,将白焱妖莲唤了出来。

    对于湖底的遭遇,陌白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父亲。

    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关于炼妖壶的部分陌白自然会省略过去。

    听完陌白的解释之后,陌无双瞪着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说你在湖底遇到了一个洞府?是前辈高人留在那里,还契约了一个传奇妖莲?还有一本传说级别的炼体功法?”

    陌无双思索了良久,才看着陌白,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想要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

    “对的!”

    得到陌白的肯定,陌无双有些不淡定了。

    这妖兽、功法品质共分为,普通、稀有、史诗、传奇、传说、神话几个等级。

    对于一般部落而言,能够有一本稀有功法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大多数部落里修炼的功法都还是普通级别。

    陌白这出去了一趟,直接给学了一套传说功法回来,这如何不让他惊讶呢?

    如果说功法还能传承,是为死物。

    那妖兽,就更加的不得了了。

    每个妖兽都是独一无二的,只能一个人契约。

    在极北之地,这个资源困乏的地方,能够遇到传奇妖兽只能用运气逆天来形容。

    “父亲,那前辈叫做莫问天,您听说过这号人物吗?”

    陌白看向父亲,有些好奇的问道。

    “莫问天?嗯....没听说过这一号大人物。”

    陌无双思索片刻,没有从记忆中检索出关于莫问天的信息。

    “那军皇山呢?”

    “没有听过。”

    听到父亲的回答,陌白略微的有点失望。

    莫问天到底是谁?

    军皇山又在哪里?

    陌白本以为父亲见多识广,就算没有听说过莫问天,也应该听说过军皇山吧?

    可是父亲的答案,让他失望了。

    “儿子,你也不必失望,你父亲我虽然去过镇里,但是再往上的天风城却是没有去过。等你去了天风城,或许能够找到前辈的踪迹。”

    陌无双看着陌白,笑着说道。

    陌白听此,也是笑了笑。

    是他太过于着急了,能够自创出《白焱炼体决》这种传说功法,莫问天的实力定然不低。

    自己现在不过是个还未成为御妖师的普通人罢了,这么着急的知道前辈的身份和军皇山在哪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他相信,只要自己实力够了,这些疑问将会迎刃而解了。

    .......

    陌白三人实力都不算低,赶起路来自然比一般人快了不少。

    一路向着冰狐部落前进,零零总总花了一个时辰。

    冰狐部落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没有多少变化的部落,陌白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

    两年了,终于回来了。

    “少....少主?”

    “少主回来了!”

    “少主没有死,少主回来了!”

    .......

    跟着陌无双进入部落,部落民众自然是看到了陌白。

    一时间无数情感汇聚心头。

    特备是经历过那一战的狩猎队队员们,他们的感受最是百感交集。

    狩猎队练武场便,王魁坐在石墩上,手里拿着一壶烈酒,不时向着嘴里灌几口。

    两年前,他带着陌白出了部落,遇到冰狼王的袭击。

    少主为了他们引开冰狼王,然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自从那次之后,他被伤了根基,今生无法再修炼气血。

    但是,这不是他最伤心的地方。

    陌白的失踪,才是让他最为心痛的根本。

    “魁哥!魁哥!你快醒醒,少主...少主他回来了。”

    铁牛跑到王魁的身旁,冲着他大声喊道。

    王魁有些迷糊的看向铁牛,醉醺醺的说道:“铁牛,都是哥对不起你,让你丢了一臂。还有少主......”

    “魁哥!少主......少主他回来了,少主没有死!”

    没有死!

    回来了!

    听到这里,王魁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王魁队长,我回来。”

    听着熟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王魁眼眶瞬间红润了起来,手里的酒壶咕噜一声掉落在地上,热酒洒落满地,不消片刻便被冻成冰渣。

    王魁站了起来,转过身去。

    看着那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噗通~

    王魁看着陌白,跪倒在地,流着泪吼道:“少主,你.....你回来了....”

    “王大哥,你不必如此自责,荒野区本就危险无数。无论是不是你带队,该遇到的都会遇到。而且,这次遭遇没有让我受伤,还让我实力经进不少呢。”

    陌白连忙跨步向前,将王魁扶了起来,言语间称呼都发生了改变。

    “我...”

    “王大哥,其他的不必说了。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走,上我家去,咱们喝上几杯,不醉不休!还有铁牛大哥也一起吧。”

    “好!不醉不休!”

    “.......”

    陌白没有过多的安慰和解释,他知道有些话说多了也没有什么用。

    大家都是同个部落的兄弟,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酒不能解决的。

    看着儿子如此作为,作为父亲的陌无双不由笑了。

    心中甚是欣慰。

    看来这次经历,让儿子也长大了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