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女编剧的手稿 > 第009章树海粼光(三)
    树海粼光(三)

    (E)十万年。默片。

    真格的哈,我也不是不想继续。

    我能说几句真格的吗?

    那当然柳心儿,随你好啦。

    嗯。我意思是……我对他吧,压根儿就没有免疫。

    换成你习惯的说法,就是诱惑啦,底线啦……吧啦吧啦,一股脑儿的吧啦吧啦。

    别急呀,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好多“吧啦”,在我这儿,就像小时候跳皮筋儿。

    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就是好玩儿,就是童谣,没啥干货,听多了,长不大。

    好东西,咣当一下砸你手里,好么,你缩了,你怂了,你矫情开了,想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嗯。我就是这意思。

    “柳心儿,就咱俩,别矫情了‘哼!不嘛!人家好啪啪!’”

    “滚!我哪有!……那,那你出牌吧,秦旭。”

    “我爱上你了!就是贴着你兜帽偷听那会儿。”

    “滚!太呕了!搞逗呢,人家女生喜欢听你说点儿别的!”

    “可你不是‘人家’啊,更不想对你‘说点儿别的’。”

    “滚!好哇你,我就那么廉价啊,当我柳心儿白送嘛!”

    “廉价的废话,配不上你!我想跟你谈一场默片恋!”

    豁!绝对王炸!火红的萨日朗!一万头小鹿乱蹦!

    默片恋……咦。唔。吁。我晕船了,我在哪儿呢呀?

    “嗯。默片恋……怎么说,秦旭。”

    “就是,我也说不好,就是默默,就是沉吟,就是感应。”

    “那,秦旭,我能破坏一下气氛嘛?……就一下下。”

    “哎呀,柳心儿,车里又不是片场,你尽兴就是啦。”

    “秦旭,你让女生伤得很深?……算了。这是隐私。”

    “嚇!你这哪里是‘一下下’呀,简直是拿白刀子捅啊!”

    “我收回,收回。对不起哈!”

    “没有,没有,相反……是我有问题,是我伤了人家。”

    我愣住了,秦旭伤的那位“人家”,不知为什么,让我很不爽,只三秒钟,便如坐针毡,浑身痒痒。

    我降下车窗,漏出一道小缝儿,风雨打在我脸上,脑海里重映着一部旧片,对白很辣,画风很乱,场景很腐……曾经,在我烂熟的男生里,我是他们的女王。

    可我那早已蚀骨侵髓的习惯性撒谎,每一根汗毛,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眼神,都在撒谎的我,不知道伤到他们没有,或者,伤得能有多深。

    孜坝,树海,末路,身上渐渐热了起来……就现在吧,就是他啦,把我曾经的不堪与愧对,索性还到秦旭一个身上吧。假如,能让他对树海的念头,松动哪怕一丢丢,就有还有调头回家的希望。无论做什么,都特别特别的值!

    我有点入戏了呀,默片女主。

    “诶!柳心儿,赶紧关车窗呀,你那半拉身子都打湿了!”

    “秦旭,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我陪你走完就是!”

    “那就索性十万年前吧!怎么样,带感吧,柳心儿!”

    “‘十万年前’?怎么说,我不懂,秦旭。”

    “你不觉得十万年前的荒原,跟默片更搭吗?”

    “十万年前。荒原。默片。秦旭,我们到底伤你多深啊?”

    “哪有啊,柳心儿!你啊,猜不出远古的荒原有多美!”

    “秦旭,我们下高速吧,我有点累了,这次是真的。”

    这句话,是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三天后,直到我的男主没入树海,这部默片才算映完。

    车在宾馆前停稳后,他示意我赶紧下车,吃饭,洗澡,睡觉。他那连比带画的一通手势,令人眼花缭乱。

    是有点像啊,像一只荒原出没的,笨拙至极的毛毛怪。

    我没动窝儿,抓起他的一只手,轻轻地从方向盘上拿开,揣进我的M65里,紧紧地扣在心口。

    默片,是没有声音的,那我,就只能让他听听这个。

    秦旭凑过身来,吻了吻我的额头。可问题是,这家伙没吻对地方呀?

    不对,不对,我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指着自己的嘴唇使劲摇头。

    他那双会说的眼睛,先是一怔,又眨了眨,脸上的微笑,跟小姑娘害臊似的。他跳下车,绕过车头,从副驾驶座上抱起我,一直抱进宾馆,抱进我们住的房间。

    美中不足呀,我穿的是M65,而非一袭漂亮的婚纱。

    可十万年前的荒原上,一只男毛毛怪,一只女毛毛怪,哪有炸眼儿的婚纱啊。

    (F)毛毛怪。大床。

    我在浴室洗澡,竖起耳朵听外间的动静。

    没有电视,没有电话,没有打火机,什么动静都没有,除了身边的流水和自己心跳。当然不是荒原啦,不然,耳畔呼啸着刺耳的风声。

    这家伙干嘛呢,不会真的是只毛毛怪吧,蹲在桌子上,正忘情地用爪子扒拉着香蕉呢,可也听不到嘴里吧唧吧唧的动静呀。

    豁得一下,有人推开浴室门,窜进来一只长长的胳膊,手里拎着一件又肥又大的棉质长袖T恤,嘲弄似的晃个不停。

    我一把抓过来T恤,狠狠地拧着他的胳膊,随着两声嗷嗷怪叫,那只胳膊这才落荒而逃。

    羞得周身通红,这家伙竟然乱翻女生的包包。

    没错,我是挺邋遢的,孜坝来回满打满算也就一周,手机,电脑,洗漱,换洗,一股脑地都塞进双肩包里,睡衣是我认为最用不着的,眼下,却成了顶顶紧要的。

    秦旭的T恤真的好大,我穿着就跟穿了裙子似的,而且还是那种过膝的长裙。

    不过呢,他要是平常也穿着这件T恤睡觉,那就太棒了,嗯,这味道么,暖融融的,超级喜欢,蓦然腾起一种赚大发了的冲动。

    干嘛要琢磨下一秒呢,想好了下一秒,错过了这一秒,是不是很傻。闪开!闪开!所有的“吧啦吧啦”,都给我闪一边儿去!……就现在,就这样。

    从浴室出来,走到外间还没几步呢,恍恍惚惚地我就意识到出事故了,完蛋,我走错时空了。

    房间漆黑一片!床上鼾声如雷!

    怎么可能呢!我的默片男主呢!

    冷静,矜持……我用得着吗我?

    我径自扑到他身上,他的鼾声陡然升高了八度不说,这家伙竟然敢用胳膊肘我,一直把我从他身上肘到大床的另一边,他才又抱起胳膊翻过身去,继续奏响雷神索尔一般的鼾声……要不是默片,我早就哇哇怪叫着,非咬他一口不可。

    我匍匐着回到他身边,脸埋进枕头里,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事出有异,必作妖。

    等着哈,这才不到两分钟吧,高八度的鼾声降了下来……再忍忍,千万别动……鼾声进入降调,和煦了许多……再忍忍,千万别动……鼾声终于到了尾声,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哈哈哈,快了快了,妖孽就要现出原形了……他的呼吸变得格外轻盈,先是动了动胳膊,又扭过头来,在黑暗中仔仔细细地踅摸我的动静。

    诶!真替他那颗说仰不仰,说扭不扭的脑袋难受。

    哈哈,我又扑到了他身上,可他那鼾声就跟插到了380V工业电门上似的,原本憨憨的吧,现在听起来却是尖尖的,怪可怜见儿的,让你不得不放他一条生路。

    难受!即便地震,只要不是消防员喊他,他就继续装死!

    算了!默片的戏份都压给了女主,要对得起每一张门票!

    有一个词儿叫POV,主观视角镜头。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哈,意思好像是片子除了靠情节推进外,还可以用主角视角推进。你看,非常符合我这位史上最尬的默片女主。

    为了画面的完整和情绪的连贯,以及每一张门票,请跟随柳心儿眼睛里的镜头,继续礼貌观映哈。

    一万个放心好啦,除非消防员叔叔站到他跟前儿,否则,秦旭是不会动弹一下。

    我唰的一下掀开被他裹得死死的被单。

    啊,最吸引镜头的,自然是他那健美而平滑的背部,宽宽的肩膀,挺括的脊梁,小小的腰围。

    顺着脊柱,怎么到处疙疙瘩瘩呀,我扭亮台灯……差点惊出了声儿。

    秦旭脊柱上的骨节,不想我们这样顺溜向下,他脊柱上的每个骨节,都有一个明显凸起的鼓包,像什么呢,怎么形容好呢……皮肤里裹着钩子,倒着的钩子,倒刺儿一样钩子!

    厨子么!厨子的徒弟么!壳子里老是藏着一只怪物?

    几点了?一点啦!还好,还好,两片安定,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