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女生小说 > 女编剧的手稿 > 第010章树海粼光(四)
    树海粼光(四)

    (G)第二夜。视频。

    默片恋,根本是坑儿,都是老大不小的成人。

    许东服务区时,秦旭就识破我是一个赝品,那他就有理由怀疑我,比如像是替马斯洛,甚至弗洛伊德卖书的那路货,一路吧啦吧啦的,“小羊羊,回家家,找妈妈”。

    我爱你,我的默片女主——“爱你三天两夜,只求闭上鸟嘴”……唔,怎么跟歌词儿似的,朗朗上口啊。

    药劲儿彻底过去,大概到了早上八点多钟,此时我已周身井然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可是,起床,穿衣,洗漱,早餐,包括怎么上的车,每一样都是悬念,毫无印象。

    身上的M65不仅拉好拉锁,而且还摁好了铜扣……没,没有星点儿感觉……就那两片安定,不至于吧?

    秦旭拉上车门,刚一点火,我脑袋里忽的一激灵,解开安全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他没得及反抗呢,我的手已经插进了他脖子里,顺着脊柱使劲往下捋。

    他开始用胳膊肘挡我,直到把我挡回车座上,这才拿起手机发短信。

    “怕了吧。哼哼哼!看你还敢不敢折腾我啦!告诉你,柳心儿,我是穿越时空的怪兽。呵呵,逗你玩儿呢。返祖,懂吧。我属于罕见病例,返得有点儿着急,返得有点儿粗犷。”

    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家伙心心念念的荒原,哪里是什么憧憬呀,简直是迫切的生理诉求……怕啦,怕啦。

    雨过天晴,车少人稀,一路的好心情。遗憾的是,默片依旧——他开车,我呢,就只有干瞪着他开车。

    中午下高速,索性去了附近的一处景点。吃饭是一方面,我有私心的,我想跟秦旭留几张合影。

    凡事总要乐观点儿嘛,万一哪一天,他跟我要这些照片发朋友圈呢,不是没有可能,事在人为呀。

    合影的主意,并没使秦旭感到不自在,相反,他很乐意,无论我俩摆拍的姿势有过搞,有多嗲,有多呕,他人真好,眉头都不带蹙一下的。

    吃饭时,我俩连比带画的场面,多少吸引了一些周围人的关注,他们眼神里流露出某种,我瞎猜的啊,不一定准,某种惋惜之情……对不起啊,我们不是存心。

    秦旭,可没我这么敏感,他自顾自地吃饭,偶儿才想起我,抬头看我一眼,我脑海里恍然闪出一个问号。

    诶?为什么眼睛会说话呀?

    我瞎猜的哈,仁者见仁,我只拿秦旭的眼睛说事儿。

    这说明我很在意他呀,不然,哪有这么神奇。他眼波流转之间,总觉得慢了一帧,留出一抹空白,而我那无尽又无脑的遐思里,便自认为,那一抹空白里全是我的影子……想当然,又不犯罪,是吧。

    可是,第二夜了呀,默片里的最后一晚。

    反正我就在浴室里磨叽。洗两遍澡,吹两遍头发,洗两遍衣服,捯饬一个多小时才算消停。

    秦旭早就睡着了,想必是真累了,累得连鼻鼾都省掉了……有点儿不信,又装。

    扭亮了所有的灯,顶灯那么刺眼,打开电视,晃眼的雪花,闹心的噪音,他的呼吸依然轻盈无声……嘿,装死么。

    干脆动手,我拧了拧他的脸,还有鼻子,还有耳朵,我撅他的手指,晃他的胳膊,跟提线木偶一般……嗯,死透了。

    那好吧,秦旭,剩下的交给我咯。

    我先把手机设置好,再固定到电视机上。依次闭掉床头上的中控开关,只保留够用的光源。

    掀起被单,我像一头驯服的小鹿卧进他怀里。

    暖融融的地方,除了两种动静,他的心跳要慢一些,我的心跳要快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过会儿到了荒原,耳畔只有呼啸的风。

    不知是谁,熄灭了最后一线光源,两条结实的胳膊束缚着我,再也无法动弹。

    三片安定足以放倒一头牦牛,我在秦旭水杯里融进去四片安定呀,怎么对他就不见效!

    我只要一次,哪怕象征性的一次,就足以要挟他甚至威胁他报警,镜头的位置非常好,任谁都百口莫辩……怎么着都成啊,只要能让他调头回家。

    镜头上的小红点,闪了一夜。

    我盯着那小红点,睡了一夜。

    (H)大峡谷。树海。

    最后一天。

    穿过孜坝县城后,按照辛雅发来的地图,车很快驶上了乡村公路。

    “勘探队”——蓝底白字的铁皮牌,孤苦伶仃的水泥杆。

    哪有岔口啊?前后都是笔直的柏油路。没有岔口,何来的路牌?“勘探队”,宿舍?营地?公墓?

    车从“勘探队”牌子底下驶下公路后,便再也无路可走。

    树海,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淹没了我们,遮天蔽日,密不透风。秦旭也开始发怵,打开车灯,踩着刹车,愣了半晌。

    这里,背后紧挨着公路,附近到处是人烟,怎么可能是末路人的末路呢。

    不对。辛雅应该在更幽冥,更漆黑的地方等着我们,那里才配得上树海的气氛。

    我拍了拍秦旭的肩膀,他这才缓醒过来,我朝前指了指窗外的黑暗,又朝后指了指公路那边依稀可见的亮光。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松开刹车,小心翼翼地在密林中穿行。

    摇摇晃晃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吧,车头慢慢抬高,眼前渐渐露出天色,发动机越来越吃力,油门干脆踩到底,却也只能看到一小片铅灰色的天空。

    车子地扭动着笨拙的身躯向上冲,分分钟爆缸的危险。幸运的是,兴许就在爆缸的前一秒,车头哐的一声趴到了地面上,天际线也不知从哪儿猛地一下掉到我们眼前。

    呼啸的山风,令人我毛骨悚然……背后的山坡是那么陡,车停的悬崖是那么险。

    原来,树海不是里描述的模样,不一定就是毗邻山脚的原始森林。我眼前的这片树海,显然没那么简单。

    这里的树海,淹没了一条蜿蜒幽深的大峡谷。

    我跟秦旭,就站在这条峡谷的东口,至于有多长呢,谁也猜不准,反正峡谷的西口连到了天际线。

    近处吧,你还可以用郁郁葱葱来形容;远一点呢,勉强算是墨绿欲滴吧;再往远处,我甚至只瞄了一眼,便收回视线,不怎么敢看了……汹涌的黑黢黢的波涛,凶神恶煞般的直扑过来。

    车是进不去的,我俩背上各自的包包,徒步向谷底走去。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下到谷底也就用了半个小时吧。

    一顶花花的单人帐篷,突然映入眼帘,我拽了拽秦旭的胳膊,他点点头,我俩撂下背包,背靠着背,很惬意地点上一颗烟。

    帐篷里就她一个活人,就她一个女生,不用问,她就是辛雅咯。

    辛雅边走边朝我热络地打招呼。

    “诶!柳心儿……不用站起来,歇会儿吧,我帮你拿包。”

    “不急,我得过足烟瘾啊。咦?帐篷咋能不装烟囱呢!”

    逗得秦旭直捂肚子,习惯性地又用胳膊肘我,我也狠劲地肘他,其实是想狠劲儿拧他,不,是狠狠地咬他一口……反正,怎么着都不解恨。

    辛雅只是朝秦旭点点头,不怎么情愿理他。秦旭朝我指了指身后,他要返回车里拿落下的东西。

    直到看不见秦旭的影子了,我才敢对辛雅彻底发飙。

    “无耻的骗子!骗我也就算了,干嘛骗秦旭这样的人!”

    “柳心儿!你疯了呀……我骗谁了呀!”

    “这峡谷东西走向,傻子也能从这儿,摸到西口出去!”

    “晚上吧。晚上你能看见树海里的粼光,可能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