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35章 全力一搏
    “臭小子,真以为你能做得了救世主吗?”

    金枪客见到陈休的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闪现而来,眼睛眯了起来,口中冷冷的吐出一声,

    “我已经修成了龙吟金钟罩第八层,不仅刀枪不入,还能反弹伤害,不怕死就尽管来吧!”

    随着金枪客话声落定,只见他周身肌肉迅速凸起,肌肤甚至都成了金黄之色,犹如被浇筑了一层铜水一般。

    口中深吸一口气,肚腹鼓起,眼睛圆睁,仿若一尊金刚,只是透露出浓浓的邪气。

    “这就是金钟罩的威力吗?我什么时候才能练成这种境界?”

    大钢牙自认为也算是身体素质强于常人数倍,可是在见到金枪客所使出的实力后,也只能是叹为观止,心中止不住的震撼。

    “他似乎还未练到最高境界,不过这种强悍的防御力,已经非常恐怖了。”

    凌凌漆也是一脸震惊的神色,跟着摇头叹息道。

    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是他拼尽全力,只怕杀猪刀也根本无法伤及金枪客分毫。

    更何况,在金枪客的身旁,还有一个仿若鬼魅一般的杜鹃。

    陈休此时已经与鱼肠剑几乎融为了一体,化作了一道电光朝着金枪客斩去,这股气势,让杜鹃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你小子是块练武的料子,只可惜胆敢阻挡我们师兄妹之人,注定是死人!”

    杜鹃眼中暴露出一股浓烈的杀气,口中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随后双手在身前一阵狂舞,犹如层层幻影一般,指关节突地暴涨,似鬼如魅,配合着金枪客,前后夹攻陈休。

    “臭不要脸,居然二打一!”凌凌漆见状,怒吼了一声,挥舞着杀猪刀,硬着头皮朝着杜鹃劈去。

    这两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陈休以一敌二,别说能打赢了,就是能全身而退都几乎不可能。

    凌凌漆虽然没有把握,但是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如果此时不上,等陈休一旦败下阵来,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杀猪刀泛着寒光,从杜鹃的身后袭来。

    杜鹃此时全力攻击陈休,连头也没回,似乎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一般。

    等到杀猪刀及近之后,只见杜鹃的肩膀轻轻一抖,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蹿出来一只手,一掌拍在了杀猪刀的刀面上。

    “叮”的一声脆响,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凌凌漆手腕上感受到的力道,却若千钧。

    “蹬蹬蹬!”

    凌凌漆脚下站立不稳,身形一阵后退,杀猪刀险些拿捏不住,掉落在地。

    “阿漆!”

    “凌凌漆!”

    李香琴和爱美神一声惊呼,纷纷上前接住凌凌漆。

    “我没事,不过这臭婆娘还真够狠,我不是她敌手。”凌凌漆面色惨白,对两人示意了一句。

    瞬间,李香琴等人的心如同坠落冰窟,冰凉透彻。

    连凌凌漆这么狂傲的人,只是交手一招,便自认不是杜鹃的敌手,那陈休岂不是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陈休和鱼肠剑所化成的电光,已经袭向金枪客。

    空气中发出一阵爆裂的音啸之声,随后,众人能明显的感觉到,仓库内的空气在波动,就像是两团能量波狠烈的碰撞在一起一般。

    杜鹃一掌拍退凌凌漆之后,双掌意欲从背后拍向陈休,却突然发现眼前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噗!”

    一道闷响之声。

    陈休和鱼肠剑,快速的在金枪客面前一闪即逝,随后便出现在了金枪客的身后,竟仿佛是从他的身体中穿过去了一般。

    杜鹃一掌拍空,一脸愣怔之色的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金枪客,“师哥,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灭了这小子!”

    陈休落地,背对着金枪客杜鹃,身形巍然不动,右手握着鱼肠剑,剑尖斜朝下,微微的颤抖着。

    金枪客缓缓的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看向陈休。

    “你这是什么功法?”

    语气很冷,听不出任何情绪。

    “破甲之刃!”

    “破尽世间一切防御!”

    陈休冷冷的道。

    就在刚刚,他领悟了北斗真经的第一层心法,破甲之刃。

    果然,剑圣的武技和功法,必须要经过不断的实战,才能不断的领悟和修成。

    达到以气御劲的境界后,几次实战,便能领悟了北斗真经。

    快风斩加破甲之刃,再加上十大名剑鱼肠剑的锋刃,足以破除金枪客的金钟罩第八层。

    金枪客别说反弹伤害了,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感觉肚腹处一凉,浑身的气势便开始宣泄。

    肚腹三寸处,正是他的罩门之所在。

    刚刚陈休突然杀奔而至,就在临近的时候,金枪客心中突然一惊,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的龙吟金钟罩,借助恐龙头骨的能量,练至第八层,周身刀枪不入,唯有三寸罩门是软肋,一旦被破,神功尽毁。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陈休的剑尖没有指向金枪客的罩门,但是金枪客却总觉得是直奔自己的罩门,双掌交替挡在了罩门处。

    可即使是这样,竟然还是被破了。

    周身古铜色褪去之后,双掌之上,露出了一道剑痕。

    闪电般的速度,一剑破开了他的双掌,瞬时击破罩门。

    金枪客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却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师哥!”杜鹃一声惊呼。

    随后抬头怒瞪向陈休,“我要让你给我师哥偿命!”

    说罢,脑袋一阵摇摆,扎着的头发忽然披散,面色惨白,双目血红,十指骨关节一阵噼里啪啦爆响,周身散发出一阵阴森之气,身形闪烁,令人眼花缭乱,根本无从分辨落点。

    “去死吧!”

    杜鹃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刹那间,数十道身影笼罩住了陈休周身,十指朝着他的要害抓去。

    “陈休,小心!”

    李香琴,凌凌漆等人顿时惊呼,满脸担忧之色,提醒着陈休。

    刚才杜鹃可是连子弹都能躲避,此时全力施展之下,身形移动速度根本没人能追的上,众人只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

    即使是陈休刚才斩杀金枪客的速度,此时在杜鹃面前,都成了衬托。

    陈休皱了皱眉,似乎没料到,杜鹃的实力,竟然在金枪客之上。

    刚才斩杀金枪客,虽然实力占了上风,但也有几分运气在其中。

    可是此时,杜鹃施展全力,根本没有取巧的机会,唯有拼尽全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