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章 拉轰的男人
    嘈杂的环境,拥挤的街头,人来人往的小商贩。

    听着四周小推车轮毂不断撵过的声音,切肉剁肉的案板声,陈休不禁苦笑了一声,确实是穿越了。

    而且眼前这幅场景很熟悉,正是前世港片国产凌凌漆的开头。

    陈休前一段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坐在房间里玩游戏的画面,这是一款RTS类竞技游戏,陈休首发的英雄是剑圣。

    学第一个技能的时候,由于手残,鼠标一滑,竟然点成了最废的镜像分身。

    就在陈休暗自怒骂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游戏屏幕中的分身剑圣,竟然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脱离了陈休鼠标的掌控。

    而且还猛地转过身,一个纵跃,竟然从屏幕中冲了出来。

    陈休差点没被吓傻,直接呆愣住了,接着便是眼前一黑,再醒转的时候,便来到了这里。

    国产凌凌漆这部电影陈休前世不知道刷了多少遍,对里面的情节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星爷应该很快就会出场了,伴随着站街女索要过夜费。

    陈休的目光四处扫视了起来。

    “领悟剑圣基础武技,快风斩。”

    “领悟剑圣成长性内功心法,北斗真经。”

    “接取任务,阻止凌凌漆大腿受伤,替凌凌漆恢复传宗接代能力。”

    突然,一连串的声音从脑海中响了起来,让陈休直接愣在了当场,震惊程度不亚于得知自己穿越了。

    “这……这难道就是自己的金手指?”作为前世看过无数爽文的陈休,自然知道穿越必定伴随着金手指。

    可是自己的金手指,为什么会是剑圣的武技和功法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穿越跟剑圣有关的缘故?

    而且这个任务是什么鬼?替凌凌漆恢复传宗接代能力?

    陈休有些愕然。

    熟知剧情的他,自然知道,这部剧中,凌凌漆跟李香琴一道前往赖首富家中探寻失踪的恐龙头骨,结果李香琴躲在暗处狙击了凌凌漆,一枪打中在他的大腿位置。

    后来李香琴将凌凌漆搀扶到了家中,在精神催眠的条件下,替凌凌漆取出了子弹,包裹了伤口。

    剧情的后续并没有再提及这处伤口,难道说,李香琴虽然取出了子弹,但是这个伤口却损害了凌凌漆的生育神经?

    不过想想也是可能的,李香琴取子弹的时候,由于生疏的缘故,不小心切断了凌凌漆的血管和神经,再加上枪伤本就对肌肉神经有破坏作用,凌凌漆由此落下隐疾,失去了生育能力也是有可能的。

    可怜的凌凌漆,一代英豪,竟然会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陈休摇了摇头。

    “任务完成后有奖励吗?失败的话又会有什么样的风险?”随后陈休控制着意念,暗自发问。

    “任务完成后,时光通道会重新打开,宿主有几率穿梭不同的世界,亦或是回到主世界;任务若是失败,时光通道将会彻底关闭,宿主将会永远停留在这个世界,直至生老病死。”

    随着陈休脑海中响起这阵声音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别的任何的提示和声音。

    看来是必须要去完成这个任务了,毕竟陈休可不想在这个世界过一辈子。

    “你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轰的男人,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那么的亮眼,那么的出众。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神乎其技的刀法,还有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的吸引了我。”

    “不过,行有行规,不管怎么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啊,叫女人不用给钱啊!”

    来了来了,就在陈休在暗自沉思之际,只听见一道幽怨的女人声音响起,站在一间猪肉摊子面前,对着不断剁肉的摊主埋怨着。

    “我以为凭我们两个的交情,是可以讲点感情的,没想到还是一场买卖。”凌凌漆嘴里叼着根烟,眉宇间带着一丝忧郁之色的摇了摇头。

    “讲感情也要给钱的啊!”

    “了解,不过……有的话早就给你了,最近流行吃素,没什么生意,这点肉拿回去吃吧,就当抵过夜费了。”

    凌凌漆拿起剁好的肉,用报纸裹好,递给了白衣女。

    “你有种,山水有相逢!”一斤猪肉才多少钱,白衣女有种遭遇羞辱的感觉,气的将手中的猪肉猛地砸向凌凌漆。

    只见凌凌漆那双忧郁的眼神,突然猛地一亮,随手从案板上拿起杀猪刀,刀刃一竖,一道寒光闪过,直接迎面斩向抛来的猪肉。

    捆好的猪肉直接被斩成两截,凌凌漆再接着手中刀一横,将两截猪肉尽数接住,然后手腕一抖,只见两截猪肉尽数飞到了肉钩上挂住。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在眼睛一眨一睁之际便已完成。

    站在不远处的陈休,见到凌凌漆这番举动,心中不由得暗暗赞叹一声。

    刚刚领悟了剑圣武技和功法的他,身体已经开始起了变化,看东西跟之前产生了很大的不同,能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细节。

    或许这就是成为武者的缘故吧。

    陈休一眼便能看出来,凌凌漆也是个武者,而且已经修炼出了内劲,这也就解释了,在原剧情中,为什么他能靠着一把杀猪刀便抵挡住了金枪客的子弹。

    看来武者的传承一直都在,只不过越是到了现代社会,数量越少了而已。

    尤其是像凌凌漆这种入了一定境界的高手,往往都会选择大隐隐于市,寻常人根本看不出端倪。

    “嚓嚓嚓嚓!”

    就在这时,一阵踏水之声传来。

    “力拔山兮气盖世!”

    一名秃头中年男子,手上提着一串蔬菜,来到凌凌漆的肉铺前,猛地喊了一声。

    “时不利兮骓不逝。”凌凌漆正要喝下手中端着的dry martine,听到这句诗后,手中杯子猛然掉落。

    短短两句诗,将凌凌漆十年消沉时光体现的淋漓尽致。

    “阿漆!”

    “闻西!”

    陈休微微皱了皱眉,他自然认得出来,来人正是达闻西,凌凌漆的好友。

    达闻西虽然在整部剧中表现出来的都是疯疯癫癫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休的潜意识里,却觉得这个人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