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4章 借一样东西
    随着神阙穴热流的涌出,在气海,石门和关元**冲击萦绕一圈之后,又转而朝着手三里,曲池和内关穴冲去。

    顿时,陈休只感觉右臂像是被灌注入了一道气流,整条手臂的肌肉和细胞都像是复苏了一样,在张着嘴呼吸,蕴含力量。

    这时,达闻西的攻势已经近前,容不得陈休多做思考,手掌一竖,一掌猛然朝着达闻西拍去。

    “砰”的一声闷响,陈休的手掌和达闻西的脑袋猛烈撞击在一起,陈休脚下微微一晃,而达闻西则是整个人倒飞而回,落在地上,一阵踉跄。

    “我靠!”达闻西顿感脑子一阵迷糊,口中一声怒骂。

    金顶门脑袋上的功夫在武林界是数一数二的,现在竟然被陈休一巴掌把脑袋给拍麻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小小的渔港,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高手。

    达闻西心中不由自主的感到震惊。

    陈休也是微微一惊,没想到北斗真经竟然会在关键的时候迸发出来,如果不是有这北斗真经,只怕今天在达闻西手下还真的要凶多吉少呢。

    这也让陈休心中收起了对这个世界的轻视之心,原本他以为这个世界就跟原剧情一样,武道修为最高的是凌凌漆。

    可是现在一个达闻西竟然都有这么强悍的身手,至于大钢牙,爱美神,甚至金枪客,他们得达到了什么样的修为和境界?

    看来自己对剑圣的武技和功法还是领悟的不够啊,一定要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否则的话,恐怕不仅完成不了任务,反而还会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

    “今天是我轻敌大意了,不过你小子别得意,山不转水转,我们来日方长!”达闻西用力的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点,冲着陈休放下一句狠话,然后掉头便逃离而去。

    干了这么多年的情报工作,逃跑对于达闻西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不过既然他的身份已经被人识破,暂时是不会回秘密总部了,先躲藏一段时间,静观后变,实在不行,就此撤回湾岛也不是不行。

    因此,达闻西的窜逃方向,并非是秘密总部所在之处。

    陈休知道自己的实力,并没有追击。

    刚刚能打赢达闻西实属侥幸,如果不是自己事先说出了达闻西的身份,让他起了疑心,出手之际有些畏首畏尾,只怕此时想着如何窜逃的便是自己了。

    陈休现在决定要做两件事,而且都是迫不及待的。

    一件是尽快修炼剑圣武技和功法,快速提升自身实力,另一件事,则是要给自己弄一把剑。

    修炼的事情倒好说,找处四下无人的地方,便能修炼了,反正武技和功法都在体内,不怕会有所闪失。

    只是,这剑该去哪弄呢?

    难道找个铁匠铺特意打制一把?那样未免太过于招摇了吧,而且这个世界再怎么说也是属于现代社会,自己如果到哪都是拎着一把长剑,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树靶子,摆明了是在告诉别人,自己异于常人。

    陈休努力的搜索了记忆,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手中倒是有一把趁手的剑,而且隐蔽性极高,如果能弄到手,倒是一项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陈休暗暗的点了点头,然后四下看了看,见刚刚跟达闻西的打斗并没有引起巷子外路人的注意,这才悄悄的撤离。

    临走时,意外的捡到了一张证件,上面正是达闻西的照片,看来是达闻西在秘密总部的工作证,刚刚打斗时掉落的。

    …………

    入夜,一栋老式的小楼,屋子里亮着灯火,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一名年轻的女子,身上裹着浴巾,看样子是刚刚洗完澡,正在找吹风机吹头发。湿漉漉的短发,丝毫不影响她那精致的五官,以及眼神中的一丝淡漠。

    经过马桶的时候,女子看了看马桶盖,稍一犹豫,伸出脚尖一点,将马桶盖盖了下去。

    这个马桶盖是一个单向通讯设备,一旦有任务出现的时候,马桶盖会自动现出一个防水的屏幕。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秘密总部见到那个奇怪的男人之后,李香琴的心里突然泛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她突然发现,自己非常羡慕对方的生活态度。

    虽然穿着邋遢,不修边幅,身上还总是挎着一把杀猪刀,一见面竟然还想要揩杜鹃的油。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李香琴发现自己就是羡慕对方。

    像自己这样,永远像是一个工具一样的替人做事,不能有感情,不能有想法,李香琴突然有了一种厌倦感。

    有时候她真的想离开秘密总部,再也不回去了,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金枪客的手段通天,随时可以找到自己。

    再者,自己是金枪客养大的,替他做事也是应该的。

    李香琴越想越觉得心乱,拿起吹风机,对着镜子吹起了头发。

    “呼!”外面突然起了一阵风,吹的客厅的灯泡摇晃了几下。

    一个女孩子,洗澡的时候竟然敢不关窗户,恐怕也只有自己才这么大胆了吧,李香琴笑着摇了摇头。

    谁要是敢擅自闯进她的屋子,就相当于是在自寻死路,李香琴丝毫不担心。

    吹完了头发,放下吹风机的时候,李香琴的脸色突然凝固住了。

    因为她发现,镜子里居然多出了一道人影。

    “小偷?”出人意料的是,李香琴并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而是淡定的放下吹风机,眼睛看着镜子,冷淡的问了一句。

    镜子里的人影摇了摇头。

    “劫匪?劫财还是劫色?”李香琴笑了笑,继续问了道。

    人影还是摇了摇头,“我来问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李香琴右手悄悄的下滑,搭在了抽屉的边缘,神色很淡定的问道。

    抽屉里有枪,子弹是上了膛的,她有自信,能在三秒钟之内,拉开抽屉,拿出枪。

    “一把剑,鱼肠剑!”人影直截了当的说道。

    “哈!”李香琴故作诧异的笑了一声,试图让背后的人影放松警惕,随后眼中神色猛地一变,右手拉开抽屉,一把勃朗宁赫然出现在了手中,转过身子,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背后的人影。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借给你?”

    李香琴声音冷沉,食指搭在了扳机上,周身散发出浓烈的杀气,目光凶狠的盯着对面的人影,质问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