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5章 送一份机缘
    闯进李香琴屋子里的,正是陈休。

    原剧情中,由于恐龙头骨的丢失,金枪客为了故布迷阵,特意启用了凌凌漆,让他去查这件案子,为的就是要让凌凌漆把水彻底搅浑。

    因为在金枪客看来,凌凌漆只是一名被尘封了十年的后备情报员而已,根本不可能破的了这个案子。

    不过金枪客的举动,却引来了北方将军的不满,北将军亲自前来,当面质疑金枪客的举动,而且强烈要求金枪客把这件案子交给他来处理。

    金枪客生怕北将军会坏了他的事,所以趁着北将军不备,让李香琴暗杀了他。

    李香琴当时用的就是鱼肠剑,将剑隐藏在笔中,伪装成秘书的模样,趁着北将军转身之际,一剑结果了北将军的性命。

    鱼肠剑是十大名剑之一,小巧精悍,钢韧无比,乃是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铸,专诸曾将此剑置于鱼腹中,以刺杀吴王僚,鱼肠剑因此得名。

    李香琴的鱼肠剑从何而来的,陈休不知道,但是通过对原剧情的熟知,他知道李香琴手中有这柄剑。

    若是能得到这柄剑,配合着他体内的剑圣武技和功法,实力将会得到大幅的提升。

    而且李香琴虽然是金枪客培养起来的杀手,但终究并非武者,鱼肠剑在她手中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反而成了助金枪客为虐的凶器。

    陈休要走鱼肠剑,其实也是替李香琴好。

    “你放心,我不会白要你的剑,我会送你一份机缘。”陈休早已知道李香琴的真是身份,所以面对着掏出枪的她,显得并不惊慌,依然神色自若。

    “机缘?什么机缘?”李香琴也微微有些诧异,很少有人被她拿枪指着还能这么淡定的,而且这人说的话神神秘秘的,让她心底里难免起了一丝好奇心。

    “我知道你的身世,你的母亲并不是汉奸,你父亲也不是走狗,你的爷爷更不是卖国贼,你的身份其实很清白,只是一直被金枪客利用了而已。如果你能尽早回头的话,还有得救。”

    陈休盯着李香琴的眼睛,缓缓的说道。

    在原剧情中,李香琴暗杀了北方将军,虽然被金枪客给毁尸灭迹了,但是这一条始终成了李香琴的污点,一旦上级要查下来,事情败露,李香琴终究难逃罪责。

    尽管李香琴之前也替金枪客杀过人,但那些都是人渣败类,杀了也情有可原,刺杀北方将军这一条,让李香琴万万难以洗脱。

    原剧情的最后,李香琴虽然跟凌凌漆走在了一起,但是那毕竟是电影,而陈休此时所处于的,是真实的世界。

    李香琴一旦跟原剧情中一样,对北方将军下手,绝对逃脱不了。

    所以他此时想要点醒李香琴,让她对自己助纣为虐的行为开始有所质疑。

    况且,凌凌漆的腿上就是她造成的,如果能让李香琴早日改邪归正的话,对于陈休完成任务也有很大的帮助。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世?”果然,李香琴听到陈休的话后,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瞳孔微缩,紧紧的盯着陈休。

    她的身份是绝密信息,除了金枪客之外,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眼前这人怎么会知道?

    而且,他竟然还知道金枪客就是南方将军。

    李香琴内心震惊之余,同时也泛起了一股杀意。

    她决不允许自己和金枪客的身份暴露。

    “实话告诉你,我是来自未来世界的先知,能知过去,解未来,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我都能知道。”

    陈休一时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干脆胡扯一通,打算先唬住她再说。

    “你既然能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那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将会是你的死期?”

    李香琴并不傻,根本不相信陈休的话,反而“咔嗒”一声打开了保险,枪口对准了陈休的脑门,杀气腾腾的道。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的话,但是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了。”陈休见状,神色并没有丝毫的惊慌,仍然是很淡定的道。

    “明天?为什么明天我就会知道?”陈休越是淡定如水,李香琴心中便越是疑惑不解。

    难道这家伙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

    “明天会有位北方将军前来,找金枪客商谈恐龙头骨丢失的案子,到时金枪客会让你暗杀北将军,你记住,千万不要杀他,否则,你就真的死罪难逃了。”

    陈休盯着李香琴的眼睛道。

    “原来你是北将军的人。”李香琴眼珠子转了转,心里衡量了一番后,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道。

    既然南将军手底下有她这样的杀手,北将军手底下有些能人异士,也是很正常。

    “我说了,我是来自未知世界的先知,不是任何人的手下,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这份机缘我便送给你了,鱼肠剑给我吧。”

    陈休嘱咐完了之后,索要起了鱼肠剑。

    “哼,好啊,想要鱼肠剑,有本事便自己来拿!”

    李香琴对陈休的话有些半信半疑,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从桌上拿起了一支笔,攥在手中,冷笑了一声,对陈休示意道。

    陈休知道李香琴并没有骗他,那支笔里面应该确实是鱼肠剑。

    “这样似乎不太公平吧,你看你左手鱼肠剑,右手拿着枪,能不能先容我去找件武器?”

    陈休皱了皱眉的道。

    今天跟达闻西交手之后,让陈休对自己的身手有了大致的了解。

    凭借着剑圣的武技和功法,如果只是躲避子弹的话,陈休自认为勉强还能做到,但要是在李香琴的枪口下抢夺鱼肠剑,那难度可不是一丁点的小。

    毕竟快风斩是剑招,没有剑在手,很难发挥出足够的威力。

    “我这屋子里就这一把枪,你不用去找第二把了。”李香琴误以为陈休是想要找枪,冷笑着道。

    “对付你又何必用枪呢,我看这个就挺不错。”

    陈休回过头转了一圈,手里拿着一个锅铲,走过来道。

    这已经是跟剑最为接近的武器了,而且没有剑锋,不用怕会伤及李香琴。

    “狂妄自大的家伙!”李香琴见状,误以为陈休是在羞辱自己,气的脸色通红,举起枪口,“砰”的一声,对着陈休就是一枪。

    陈休听出李香琴语气的变化,早已提前做好了准备,眼见李香琴的食指扣下了扳机,还不待枪声响起,便一个急速闪身。

    “砰!”

    子弹打在了墙角处。

    “好险。”陈休暗叫了一声,这种情况,千万不能拖太久,否则自己很可能会有危险。

    紧接着,只见他挥舞着锅铲,脚下步伐闪烁,一记快风斩,朝着李香琴凌空飞劈了下去。

    空气中直接传来强劲呼啸的破风之声。

    李香琴大惊失色,她万万没想到,人的速度竟然能达到这么快的地步,连忙举起枪,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出第二枪,锅铲便已经斩落下来。

    “叮”的一声脆响,锅铲斩在枪口上,将李香琴的手臂直接震麻,枪口直直的垂下。

    “砰!”这时,李香琴已经开出了第二枪,一枪打在了自己的鞋上,直接将鞋尖打出一个洞口。

    吓得李香琴脚下猛地一缩,口中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