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8章 你要的茶
    恐龙头骨是在北将军的地盘遗失的,北将军一心想要找回恐龙头骨,想要让南将军将这个案子交给他接手,不能让国宝就此失踪。

    南将军知道,一旦将这个案子交到北将军的手里,只怕自己的行踪极有可能会暴露,再加之北将军已经对他起了疑心,所以才会杀人灭口。

    可怜堂堂一代猛将,竟然就此死的不明不白。

    陈休倒并非一味的圣母,只是因为北将军死的实在是太冤,而且保住北将军,还能洗脱李香琴的污点,也算是替凌凌漆和李香琴解决了后顾之忧。

    此时陈休已经挪步来到了会议室门口。

    门口北将军的警卫见到了陈休,误以为是秘密总部的人,而秘密总部的其他人却又误以为他是北将军的人,所以并没有人对陈休的行为举止有所质疑。

    “兄弟,我在救你。”陈休靠近警卫之后,低声说了一句。

    “什么?”警卫一愣,一时没明白陈休说的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陈休手掌快速的一闪,在警卫的脖子处狠狠的一击,警卫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陈休一把扶住警卫的身体,让他靠着墙,让人远远的看去,误以为他仍然在站岗,不至于让人起疑心。

    北将军一旦被杀,这名警卫也逃脱不了,所以,陈休确实是在救他。

    做完这一切之后,陈休这才倚着门,侧耳倾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南将军,你这件事做的不太地道吧?”会议室内,南将军替北将军点燃了一根香烟后,北将军抽了一口,然后开口道。

    “北将军说的是哪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南将军接着替自己点着了烟,吐了一口烟雾,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李香琴一眼,然后故作调侃的道。

    李香琴推了推平面眼镜,假装斯文的笑了一下,不知底细的人看上去,还真的会以为她是南将军的秘书。

    “啪!”北将军也懒得多啰嗦,直接将一叠资料仍在了桌子上,“你居然派他去调查恐龙头骨的案子,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消沉了十年了吗?一直都是个后备情报员而已,现在会不会开枪都不知道,能查出什么?”

    北将军说着怒气不由自主的上来了,恐龙头骨可是国宝,这么重大的案子,南将军竟然办的如此儿戏,实在是令他难免生气。

    “呵呵,北将军,我想你是误会了,凌凌漆一直都是个优秀的情报员,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接受任务而已,这次的任务安排,我觉得并没有问题。”

    南将军依然打着哈哈的道。

    “南将军,恐龙头骨是在我的地盘丢失的,我希望这个案子能交给我来处理。”北将军盯着南将军看了一会儿,然后直接说道。

    南将军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一闪即逝,极难察觉。

    “北将军,这件案子现在是我在接手,你这个要求恐怕不妥吧?毕竟,没有这样的先例啊。”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件案子不管你交不交给我处理,我都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北将军一开始也只是对南将军稍有疑心而已,现在听到他这番话之后,心里更加笃定了南将军心里肯定有鬼,干脆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这么做,那我也没办法阻拦你,这件事就谈到这吧,阿琴,送北将军出去吧。”

    南将军神色阴骘的沉默了几秒,然后转过头吩咐着李香琴道。

    李香琴点了点头:“是。”

    说着站起身,借意要送北将军出去。

    北将军虽然想到南将军会对自己动了杀机,但是压根没想到,他竟敢在会议室直接动手,再说了他的警卫员就在外面,一旦闹出动静,只怕轻易不能收场。

    因此,北将军丝毫没有警惕,整了整衣领,冷哼了一声,踏步朝着门口走去。

    南将军跟着站起身,目光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机,对李香琴使了个眼色。

    李香琴突然有些慌神了,假借着起身送人,避开了南将军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人。

    昨晚陈休说今天北将军会来秘密总部,没想到竟然真的来了,难道他真的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

    他一直叮嘱自己不要对北将军动手,还说这是一份机缘,自己究竟该不该下手?

    李香琴心乱如麻,心念电转,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脑子已经转了几十圈,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南将军眼见北将军已经快要走到门口了,而李香琴还在傻愣着,顿时目光凶狠的瞪了过去,口中低低的“嗯”了一声,似乎是在示威,也像是动怒。

    李香琴被南将军这么一瞪,不由得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摸腰后的匕首。

    这些年来,她已经活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工具人,只要金枪客一下令,她就会立刻执行。

    由于李香琴耽误了几秒钟,北将军此时已经走到了会议室门口,眼看就要拉开门走出去了,而李香琴还没出手。

    金枪客眉头一拧,果断的伸手入怀,打算掏出金枪,亲自动手解决北将军。

    “扣扣扣!”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将军,您的茶到了。”

    接着,“咔嗒”一声,门被从外面推开,露出一条缝。

    “我没要茶!”金枪客正要掏出枪,被门外这么一打扰,心中一惊,连忙把手缩了回来,随后一声怒喝。

    这群猪脑子的家伙怎么这么能坏事,自己什么时候要茶了?金枪客心中怒火大盛。

    “哦不好意思,是我记错了。”门外的声音接着响起,随后便离开了。

    金枪客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待会儿一定要查出来这个混蛋是谁,让他彻底从秘密总部消失!

    他还以为门外说话的真的是自己秘密总部的人。

    一旁的李香琴却愣住了,满头大汗,神色极为紧张,因为她听出了门外的声音,正是昨晚闯入自己住处,拿走鱼肠剑的陈休。

    这家伙怎么混进来的?李香琴突然觉得一阵后怕。

    她知道,陈休刚刚是故意敲门的,目的就是要阻止自己暗杀北将军,如果刚才自己没控制住,真的下了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北将军对这一切并无所知,自顾自的拉开了门,走出了会议室。

    “喂,醒醒,怎么站个岗还能睡着了!”一出门,就见到靠在墙上的警卫闭着眼睛,北将军恼怒的将他推醒。

    “抱歉,将军,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陈休下手并不重,警卫很快就被推醒了,连忙胆战心惊的解释。

    北将军摆了摆手,示意他闭嘴,直接带着人离开。

    既然谈不拢,也就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