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0章 三名恶徒
    做完这最后一个任务,她便要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谁也拦不住。

    出乎意料的是,陈休这次并没有再阻止李香琴,而是盯着她的双眼直视了几秒钟。

    “行吧,你如果执意要执行任务,我不会阻拦你,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必须带我一起前往香江。”

    陈休已经看穿了李香琴的内心,这个丫头已经开始蜕变了,只不过需要一个过程,如果自己强行阻止她完成任务,只怕会适得其反。

    所以当今之际,只能是跟着李香琴一起前往香江,找机会阻止凌凌漆大腿受伤了。

    反正他知道凌凌漆会在哪里受伤,到时候提前防范就是了。

    并且这次香江之行,会让李香琴的内心彻底完成蜕变,所以,陈休也没打算阻止李香琴前往香江,否则的话,这个世界有可能会因此彻底发生变化。

    “我为什么要带你一起去?给我个理由。”李香琴看了看陈休,面无表情的问道。

    “因为我自己去不了。”陈休耸了耸肩膀,回答的很简单明了。

    “嗤!”李香琴差点被陈休给逗乐了,一声嗤笑,“你这个人还真有意思,你去不了我就必须要带你去?我们很熟吗?”

    “不熟,不过正如我昨晚所说的,我会送你一份机缘,今天的只是开胃菜而已。”陈休看着李香琴的眼睛,神色自若的道,“我知道你想脱离金枪客,这次的任务,我会帮你,从香江回来之后,我保证你会获得新生。”

    陈休说的很真诚,李香琴突然觉得内心竟然有种被打动了的感觉,就像是遇到了知己一样,从来没有人能这么懂她的内心。

    “先说好,我只负责送你过去,到了香江之后,你千万不要干涉我的事情,否则,别怪我手里的枪不长眼睛。”李香琴转过身子,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故意装出一副凶狠的神色,对陈休说道。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两人踏上了前往香江的轮渡。

    李香琴有南方将军的手令,帮陈休制造一个假的身份非常容易。

    到了香江,李香琴前往落脚点安顿。

    陈休按照约定,刚要准备离开,不过却被李香琴给喊住了。

    “喂,你刚刚过来,人生地不熟的,我请你吃个饭吧,算是对你的谢意。”

    陈休知道,李香琴指的是今天暗杀北将军的事。

    杀一般的人就算了,要是真的暗杀了北将军,李香琴自己也知道,这个罪名得多大。

    陈休确实是帮了她。

    而且陈休竟然能混进秘密总部,这让李香琴对陈休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想要跟他多接触接触,找机会探探他的底细。

    “你别多想啊,吃完这顿饭,我们就两不相欠了,以后别再干涉我的事。”李香琴生怕陈休会误会,又紧跟着解释了一句。

    陈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两人来到了一处商场,这里李香琴曾经来过几次,所以算是轻车熟路。

    八十年代的香江,经济一片繁荣,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小汽车,比渔港城要繁华数十倍。

    这会儿已经是中午时间了,餐厅里爆满,李香琴找了处四人位置的,示意陈休坐下来。

    点了两份烧腊饭之后,李香琴又从包里拿出了一支玫瑰,放在桌子的显眼处。

    陈休瞥了一眼,知道这是她跟凌凌漆约定的碰面信号,只要凌凌漆在这附近,便能看到。

    不多时,烧腊饭上来了,陈休刚要吃的时候,突然旁边响起了一阵拖沓的脚步声,以及一道极为低劣的搭讪声:“美女,一个人?”

    接着,只见一道人影在李香琴的旁边坐了下来,虽然穿着西装,但是却掩饰不住他身上那股街头市井的气质。

    腰间的衣服被撑的凸起一块,像是别着一把刀。

    “你瞎了啊,没看见还有个人吗?”

    李香琴白了来人一眼,同时示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陈休。

    陈休也是一脸无奈,苦笑的摇了摇头。

    “哎呀,不好意思,原来这里还有个人,咦,原来是你啊!”

    来人的声音很夸张的响了起来,说话间,转头看向了陈休,接着又是一声惊疑。

    来人正是凌凌漆。

    陈休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在街头跟他见过一面,所以此时凌凌漆一眼便认了出来。

    “怎么,你们认识?”李香琴见状,疑惑的皱了皱眉。

    “见过一面,不认识。”凌凌漆摇了摇头,说着,很自然的把李香琴面前的烧腊饭端过来吃了起来。

    李香琴气的双眼直翻白眼,这都是什么人啊,简直就是个无赖啊!

    自己最近这是倒了什么霉了,尽遇到一些奇葩。

    一个自称是能知过去解未来的先知,恬不知耻的抢走了自己的鱼肠剑;另一个则是个不修边幅的市井无赖,偏偏还是自己要暗杀的对象,杀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在刷新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下限。

    算了算了,赶紧找机会解决掉这个无赖,早点解脱吧,李香琴心中暗自念叨了起来。

    就在李香琴心中抱怨之际,突然,她的眉头猛地一跳,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她身后泛起,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李香琴迅速的转过头,只见身后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三名中年男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饭,举止十分粗鲁。

    其中一人已经吃完了,一直低着头,目光却时不时的在四处瞟略着,杀气正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这几个是什么人?李香琴满心疑惑,顿时心生警惕。

    作为一名职业杀手兼情报人员,必须随时对周围的环境洞若观火,这是基本素养。

    李香琴正在暗自遐思之际,突然感觉到前方有道目光投射了过来,抬起头一看,见原来是陈休。

    陈休对她笑了笑,很显然,也已经看出了身后那三个人有问题。

    只不过,李香琴看出三人有问题,靠的是常年刀口舔血积累出来的职业杀手的敏感性,而陈休则是靠着对剧情的预知能力。

    这三个人正是打劫金店,在商场内大开杀戒的三名恶徒。

    “嗨啐!”

    就在这时,正在扒拉着烧腊饭的凌凌漆,突然抬起头,看也不看的便一口痰吐了出去,正中李香琴身后一人的裤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