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1章 他乡见老乡,背后放冷枪(求推荐票)
    “先生,这个痰是不是你吐的?”被痰吐中的男子转过身,面无表情,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

    “是啊是啊,有什么问题啊?”凌凌漆转过身,点了点头。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一下而已。知道是谁吐的就行了。”眼镜男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随手扯了张纸巾擦拭着。

    “听你的口音,你好像是鲁州来的?”凌凌漆干脆跟对方闲聊了起来。

    “哎是啊。”

    “咱们老乡啊,你是鲁州哪的?”

    “我是鲁州泉城的。”

    “哎,我也是啊!”

    “这可巧了,你是哪个村的?”

    “上阳村。”

    “哎,上阳村,我们三个都是上阳村的。”眼睛男说着笑了起来,伸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两名同伴。

    旁边两人连头都没抬,只是阴恻恻的扫视了一眼。

    “哎呀,老乡啊!”

    “老乡老乡!”

    凌凌漆和眼睛男他乡遇故知,四只手握在了一起。

    陈休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心中暗自摇了摇头。

    看来十年的尘封,确实是让凌凌漆的职业敏感性下降了很多。

    李香琴没跟对方说过一句话,却已经察觉出了对方三人不简单,而凌凌漆跟对方又是聊天又是握手的,却看不出这三人有异常。

    如果不是这里凌凌漆过于大意了,商场内也不根本不会发生那剧惨案,特别是那个可怜的奶爸,去给孩子买个冰激凌,却没想到竟会跟自己的孩子天人永隔。

    陈休是受过现代社会洗礼的,有着正确的三观,如果说他穿越到凌凌漆世界之后,最想做的事,莫过于拯救那对可怜的父子了。

    所以,陈休此时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那场悲剧在自己面前重演。

    李香琴看着凌凌漆跟眼镜男聊得火热,并没有插话,一来她有些摸不准这三人的意图,二来,这三人身上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凌凌漆跟这三人搅和在一起,很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李香琴也是想要借刀杀人,省的自己出手解决凌凌漆了。

    不多时,陈休已经吃完了饭,而凌凌漆还在跟眼镜男聊得火热,两人竟在探讨一条狗的去向,以及那个偷狗贼是谁。

    凌凌漆并不知道,对方之所以一直这么热情的跟他聊天,其实是拿他当羊沽,等会方便挟持做人质,便于他们打劫金店之后的撤离。

    眼镜男边跟凌凌漆聊着,边暗暗留意着一旁陈休和李香琴的神色,见他们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之色,便对身旁的同伴使了个眼色。

    接着,他身旁的同伴喊来服务员,将两桌的帐一起给结了。

    “今天由你请客,真是太感谢了。”凌凌漆见状,客套的说道。

    “别客气嘛,一顿饭而已,咱们又是老乡,不用说这么多了。”

    眼镜男起身搀扶着凌凌漆的肩膀,假装很热情,其实却是已经暗暗挟持住了凌凌漆,簇拥着朝外走去。

    凌凌漆根本没意识到不对劲,仍然是有说有笑的跟着眼镜男一道出门右转。

    这时,眼镜男的两名同伴,出了餐馆门口之后,一声不吭的直接左转。

    “哎,这两位兄弟干什么去?”凌凌漆好奇的问道。

    “哦,他们去隔壁取点东西,很快就回来,我们在这等他们一会儿吧。”眼镜男安抚着凌凌漆道,胳膊始终不离凌凌漆的肩膀。

    李香琴知道餐馆左边是个金铺,而且那两名同伴临走之际无意间露出了腰间别着的手枪,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是仍然没逃过李香琴的眼睛。

    她隐约猜出了这三人的意图,原来是劫匪,这样也好,一旦出了事,凌凌漆跟他们搅在一起,首当其冲,很容易成为枪靶子。

    因此,李香琴假装笑盈盈的对凌凌漆说道:“对啊,你难得遇到老乡,不如就在这多聊一会嘛,我先去下洗手间。”

    说完之后,便借故离开,置身于事外。

    凌凌漆压根没想到这几人竟是劫匪,点了点头的便跟眼镜男留在原地,等另外两名同伴过来。

    陈休见此时情景确实是跟原剧情一样,接下来,便是这几名匪徒行凶作恶的时间了。

    想到这里,他直接转身,也朝着金店的方向走去。

    “抢劫!”

    陈休刚刚赶到金铺,并听到一声沙哑的嘶吼声,接着便是“砰”的一枪,眼镜男的一名同伴,直接开枪打在了一名男店员的腿上。

    “啊!”金铺内顿时乱作了一团,女店员们惊呼一片,吓得纷纷双手抱头。

    “我只说一遍,你们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给我闭嘴,谁要是敢再发出一点声音,我就一枪崩了他!”两名劫匪拿着枪指着众店员,神色凶狠的道。

    女店员们吓得纷纷用双手拼命的捂住嘴巴,连连点头,根本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一名劫匪从包里拿出一个榔头,正要一锤敲碎柜台玻璃的时候,突然,一阵“踏踏踏”的脚步声从金铺门口响起。

    声音虽然不响,但却很沉稳。

    劫匪一惊,双双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个弱不禁风的年轻人,赤手空拳的踏步走进了金铺。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手里没有拿着任何武器,但是两名劫匪却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威压,心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惊慌了起来。

    他们在香江混迹了这么久,打劫过大大小小的各种店铺,也跟差佬交过战,即使是面对荷枪实弹的O记,也从没像今天这样心慌过。

    今天这是怎么了?两名劫匪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慌之色。

    “滚出去,今天这里不营业!”

    一名劫匪壮着胆子,将枪口调转,对准从门口走进来的陈休。

    “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干这种龌龊的勾当?”陈休扫视了两名劫匪一眼,神色冰冷的道。

    “关你屁事,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再不滚,老子就一枪崩了你!”劫匪咬着牙,怒喝道。

    “念在你们都是鲁城老乡的份上,自断右手,然后前去投案,我就不再跟你们计较。”陈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在手中把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