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3章 你走不脱的
    李香琴找了个借口甩开了凌凌漆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暗暗的躲在了一旁。

    在这种地方打劫,很快就会引来差佬,只要双方一交战开火,凌凌漆首当其冲,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挟持作为人质。

    有这群匪徒出手,倒是替李香琴省事了。

    只是,李香琴躲在一旁之后,眼见十几分钟过去了,怎么商场内仍然是静悄悄的一片,金铺那边刚刚明明传来了一丝骚乱的动静,怎么转眼就安静下去了。

    如果说是劫匪抢劫成功了,照理说这时候应该回来了啊。

    李香琴朝着金铺的方向看去,暗自陷入了沉思。

    又等了一会儿后,她终于按捺不住了,忍不住的朝着金铺走了过去,想要看看那两个劫匪在搞什么名堂,就这种效率,也敢学人出来打劫?

    来到了金铺门口,李香琴听到里面传来乱哄哄的声音,不过都是女店员的声音居多,并没有打砸抢劫的动静。

    好奇的李香琴,探着个脑袋,朝着金铺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顿时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大了嘴巴。

    只见金铺里并没有被抢劫的迹象,虽然很乱,但是柜台柜面都是完好无损的。地上倒是有一大滩血迹,一名受伤的男店员已经被搀扶了起来,靠在椅子上坐着。

    一旁还有两个人靠着墙躺倒在地上,身下血流了一地,几个女店员正在皱着眉头擦洗地面。

    躺在地上的两人正是那两名劫匪,此时脸色惨白,早已经失血过多休克过去了,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李香琴的目光落在了他们的右手处,只见两人右手都齐腕而断,竟像是被人用刀砍掉的一样。

    “这……”李香琴彻底无语了,这两个劫匪明明都拿着枪,而且她刚刚隐隐已经听到了有开枪声,怎么只打伤了一个男店员,自己的手却反而被砍断了?

    难道他们跟自己一样,枪口都是对着自己开的?

    募的,李香琴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直接原地向后一跳,从金铺撤出来,连忙抬头朝着四周扫目。

    果然,只见不远处,陈休的背影映入眼帘,在朝着凌凌漆和劫匪头目走去。

    一定是他!李香琴心中暗自震惊,能一剑斩断这两名匪徒手腕的,一定是陈休。

    那天晚上陈休手拿着一柄锅铲,都能打的她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有了鱼肠剑在手,制服两名匪徒,问题根本不大。

    虽然李香琴知道陈休多半是靠了鱼肠剑的锋利优势,但饶是如此,能一剑斩断两人的手腕,这份身手也着实非凡。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李香琴心中忍不住的暗自啧舌,随后又有些纠结,“他要是阻止自己暗杀凌凌漆,那要不要顺便把他一起给干掉?”

    任你武功再高强,李香琴想要暗杀的话,都丝毫不放在眼里。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作为一名职业杀手,永远不可能跟你干正面,只要你稍有疏忽,很有可能就是人头落地之时。

    陈休朝着凌凌漆和眼睛男走去,这时眼睛男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直接挟持了凌凌漆,将手枪放在怀里,抵在了凌凌漆的背后,打算挟持着他前往金店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老乡,你不用这样吧?”

    凌凌漆扭过头去,看了看对方手中的枪,神色夸张的道。

    自己好歹也是一名情报人员,居然被别人给挟持了,这让凌凌漆很是郁闷。

    “少废话,给我走!”眼镜男已经撕破了脸皮,干脆不再伪装,冲着凌凌漆一声低喝,示意他往前走。

    “去哪?”凌凌漆一脸懵逼之色。

    “前面有个金店,跟我过去看看。”眼镜男神色阴唳的道。

    “原来你们是劫匪,想要在这打劫金店?”凌凌漆终于弄清楚了对方的身份,诧异的问道。

    “哼,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眼镜男一声冷笑,“不过你放心,我们好歹也是老乡一场,只要我能安全撤退,你就不会有危险。”

    “抱歉,别说安全撤退了,你现在已经走不出十步之外。”

    眼睛男的话声刚落,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话头。

    眼镜男一惊,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正是陈休,此时已经来到了身前,距离他十米左右。

    “小子,我知道你会些功夫,不过我就不信你打得过我手中的枪!”眼镜男一声狞笑,恶狠狠的冲着陈休道。

    “喂老乡,我跟你说,有的武者真的能打得过枪,比如我。”陈休还没来得及说话,凌凌漆抢先开口了起来,一脸认真的神色,对眼镜男道。

    “呸!你现在就是我手里的一只蚂蚱,我随时想捏死就能捏死,就你还能打得过我手中的枪?”

    眼镜男朝着地上啐了口唾沫,然后冲着凌凌漆一声喝骂,说着一紧手中的枪,威胁着他。

    “我说的是真的,呐,有本事你把我放开,我准许你用枪,我只用飞刀,咱们来比试比试……”

    凌凌漆还想要解释着,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眼镜男给喝断了。

    “闭嘴!你当我是傻子啊?把你放了好让你跑路?还用飞刀比试。实话跟你说了,今天我要是能走脱,你还有一线活路,要是我死在这里,你也得陪葬!”

    眼镜男一脸不屑的神色,仿佛看傻子似的瞪了凌凌漆一眼。

    “你放心,今天你绝对不可能走得脱。”陈休这时开口了,说着,又从身上掏出了那支笔在把玩。

    这三个劫匪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今天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死,要么落网。

    “放屁!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然,我一枪崩了他!”

    眼镜男被陈休的话给激怒,一声怒吼,把枪从怀里拿了出来,直接顶在了凌凌漆的脑袋上,威胁着陈休道。

    他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自己那两名同伙八成已经陷进去了,他现在满脑子已经在想着该怎么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