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4章 不够帅气
    “你要崩就崩喽,他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随便你怎么崩。”陈休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神色对眼镜男道。

    “喂,这位兄弟,话不能这么说吧,虽说我们今天才是第二次见面,但你也不能拿我的性命开玩笑啊。”凌凌漆一听,顿时急了,赶紧开口示意道。

    眼镜男听到这话,简直要吐血。

    刚才凌凌漆也确实说过,他跟陈休并不是朋友,现在看来并没有骗自己。两人才第二次见面,形同路人,自己拿凌凌漆威胁陈休,根本就毫无效果。

    “他吗的,我不崩他,一枪崩了你总行了吧!”眼镜男被陈休给气的怒火冲天,再也拿按捺不住,直接将枪举起,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陈休,面色狰狞可怖。

    陈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其实他也怕眼镜男会一怒之下真的开枪崩了凌凌漆,那样一来,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了。

    现在眼镜男的枪口离开了凌凌漆,无疑是将自己彻底的暴露在了陈休的剑锋之下。

    “咔嗒”一声轻响,陈休手中的笔脱落成了两截,握着笔套的右手腕轻轻一抖,便听到一阵“哗啦”的脆响之声,就像是薄铁片在风中颤抖的声音。

    鱼肠剑出鞘!

    明晃晃,亮闪闪的刀刃,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

    陈休深吸一口气,身形突然发难暴起,手中鱼肠剑施展着快风斩,凌空一剑斩出,在空气中发出剧烈的摩擦之声。

    “咻”的一声响,剑身像是一根有弹力的软鞭一样,并非直直的刺向眼镜男,而是弯折着抽向眼镜男的手。

    这一系列动作说时迟,那时快,从鱼肠剑出鞘,到剑身锐利的抽在眼镜男的手上,总共也就不到两秒的时间。

    眼镜男举起枪之后,并没有立刻扣下扳机,其实他心里还在纠结,毕竟要是这么公然的一开枪,就相当于把自己彻底暴露了。

    两秒钟的时间,还不够他的念头运转一圈,鱼肠剑便来到了眼前。

    亮堂堂的剑身还反射着商场内的灯光,晃得眼镜男视线受阻,微微闭眼,想要躲避。

    不过根本来不及,“啪”的一声脆响,眼镜男的手臂就像是被鞭子给抽中一样,立刻出现了一道红肿的印迹。

    如果不是怕误伤了凌凌漆,陈休这一剑早已跟刚才一样,直接断了眼镜男的胳膊。

    不过这一记抽打力道也不弱,眼镜男疼的龇牙咧嘴,胳膊垂了下去。

    凌凌漆虽然情报员的职业素养有所下降,但是武道修为却并没有衰退,此时早已反应过来,见眼镜男的手一离开自己肩膀,立刻脚步一滑,身形一矮,从眼镜男的手下逃脱出来。

    紧接着,只见凌凌漆快速拧腰发力,口中一声厉喝,“阿打!”

    一记转身侧踹腿,径直踹在眼镜男的胸口之上。

    眼镜男刚被鱼肠剑给抽了一下,还没缓过来,胸口又挨了一腿,身形直接向后飞去,撞在身后十余米之外的墙上,摔落在地面上。

    “叮!”就在眼镜男摔落在地之后,耳旁突然听到了一声电梯的提示声音,抬头一看,旁边竟是商场的电梯,正好到达这层楼层。

    电梯门打开,眼镜男顾不得手腕和胸口的疼痛,惊慌失措的爬进了电梯,然后赶紧按下关门的按钮。

    “噌!”凌凌漆一脚踹飞了眼镜男之后,伸手一掏,几把短刃飞刀赫然出现在了手上。

    “我说过,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小李飞刀,现在正是时候。”凌凌漆说着,深吸了一口气,气灌右臂,伸手将飞刀朝着电梯内甩了进去。

    飞刀飞进电梯的一瞬间,电梯门正好关上。

    陈休此时已经收起了鱼肠剑,他知道,那名劫匪头子已经死了。

    凌凌漆虽然作为情报人员能力差了一些,但是武道修为还是毋庸置疑的,况且刚刚那几柄飞刀出手的时候,陈休由于离得近,甚至感觉到了空气中有隐隐的气流涌动。

    这就是以气御刀的境界!

    在原剧情的世界中,能达到以气御刀,已经是整个世界最高的武道修为了。

    可是这个世界由于陈休的穿越,导致发生了一些变化,凌凌漆的以气御刀是不是最高境界,陈休也不敢打包票。

    毕竟到现在为止,他只接触过两名唯二的武者,分别是达闻西和凌凌漆。其余人要交手之后,才能知道跟凌凌漆孰强孰弱。

    不过这些并不是关键,陈休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任务是阻止凌凌漆的大腿被李香琴给打伤。

    从商场回去之后,应该就要去赖有为的豪宅了,李香琴正是在那里打伤了凌凌漆,从而也完成了她内心的蜕变,那里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不过说起来,这个赖有为也真的挺神秘的,虽然是香江最大的走私大王,但是又怎么会跟金枪客闹矛盾呢,让金枪客对他痛下杀手。

    难道是他黑过金枪客的货?

    可如果走私之人敢随便黑别人的货,只怕名声早就臭了吧,又怎么会成为走私大王呢?

    有点奇怪。

    陈休有些想不通,也干脆懒得再想,一会儿警察应该要来了,为了避免麻烦,他直接撤了。

    凌凌漆运气扔完飞刀之后,过了一会儿才收工恢复气息,转过身子一看,陈休竟然已经不见了。

    “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身手便能如此不凡,没想到我十年未出山而已,江湖中已经有了这样的高手。”

    凌凌漆暗自感慨着道。

    他已经四十岁了,才达到以气御刀的境界,而陈休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虽然没能以气御刀,但是刚刚那一剑的威力绝对不弱。

    若是等他到达凌凌漆这个年纪,修为未必会比自己弱,凌凌漆心中思量着。

    李香琴见这边的打斗才刚开始,却已经结束了,惊愕之余,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电梯。

    刚才凌凌漆扔飞刀的举动倒是颇为帅气,有点迷住她了,不过,终究是没有陈休那一剑帅气。

    李香琴摇了摇头,脑海中浮现出了陈休的身影。